祭侄文稿外借东京博物馆,是中日书法交流展?书友:是献媚书法展

祭侄文稿外借东京博物馆,是中日书法交流展?书友:是献媚书法展
2019年05月21日 01:59 新浪网 作者 维权骑士品牌馆|文化

之前一直想写一篇关于《祭侄文稿》的文章,可惜没有一个好的思路,就像笔者前不久写的那一篇关于《圣教序》的文章,之前也是计划已久,但一直推脱自己没有一个比较合适的时间来进行这样的长篇书写。但前两天由于状态还不错,就一鼓作气的写下了那一篇关于《圣教序》的文章及两部《圣教序》背后鲜为人知的故事,当时文章成功发表之后也算是满足了笔者的一个小心愿吧!

祭侄文稿外借东京博物馆,是中日书法交流展?书友:是献媚书法展

1祭侄文稿外借东京博物馆

同时,这两天在书坛备受争议的事件,无异乎是台北故宫博物馆外借颜真卿的《祭侄文稿》到日本东京博物馆去进行展览,同时东京博物馆将在2019年1月16日—2月24日举办“书圣之后——颜真卿及其时代书法特展”,当此消息一出,震惊了书坛及海峡两岸,书友们众说纷纭,说颜真卿的《祭侄文稿》,号称“天下第二行书”,在“天下第一行书”《兰亭序》早已不复存在之时,只有这部《祭侄文稿》还遗留于世,同时这部《祭侄文稿》早已经不是一件书法作品了,因为它不仅仅记录了一代宗师颜真卿的传奇人生,而且还记录了盛唐的毁灭,更记录了颜家满门忠烈尽数被叛军碎尸万断的悲壮下场,所以这种见证了大唐战乱兴衰的书法作品能轻易被借到海外去做献媚展览嘛?

祭侄文稿外借东京博物馆,是中日书法交流展?书友:是献媚书法展

关于《祭侄文稿》被外借日本东京博物馆去进行所谓的中日文化书法展览,在这两天的书坛已经是引起了巨大的争议与反对,大家都纷纷抨击台北故宫博物馆的种种不是,所以笔者就不打算继续叙述了,而是反其道而行之,就像前不久在叙述《圣教序》这篇文章时一样来跟书友们讲讲这篇《祭侄文稿》背后的故事,看看为何这篇《祭侄文稿》能被称之为“天下第二行书”?

祭侄文稿外借东京博物馆,是中日书法交流展?书友:是献媚书法展

2祭侄文稿背后的故事

这其中的故事还得从公元758年开始,那是戊戌年的九月,秋风瑟瑟,身为蒲州刺史的颜真卿终于等来了自己的侄子颜泉明,但相见之后,真的是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因为自己的侄子颜泉明给叔叔颜真卿带来的是一堆残破遗骸,还有一支腿骨和一支头骨,而这不是别人的遗骸,正是自己盼望已久的哥哥颜杲卿和自己的侄子颜季明的,最后在侄儿的回忆下,已然天命之年的颜真卿终于知道了3年前那最惨烈的一幕:

祭侄文稿外借东京博物馆,是中日书法交流展?书友:是献媚书法展

天宝十五年正月,在洛阳城内,叛军首领安禄山对着满身血污的颜杲卿怒不可遏,厉声叱问道:你原本是我的部下,若是没有我的提拔赏识,焉能有你今日?可你不仅不思回报,却为何又要反叛于我?

祭侄文稿外借东京博物馆,是中日书法交流展?书友:是献媚书法展

在说这番话时的安禄山看来,当时所有的唐朝守将不是开门出迎,就是弃城篡逆,却偏偏只有自己的部下颜杲卿起来造反,按理说颜杲卿应该是最不应该起来造反的那个人,可是最终他却是最先起来造反了。

祭侄文稿外借东京博物馆,是中日书法交流展?书友:是献媚书法展

3宁死不降的颜杲卿

颜杲卿闻叛军所言,看了看天上高高悬挂的太阳,闭了闭眼,轻蔑一笑,重声说了一句:世为唐臣,常守忠义,安禄山见颜杲卿不肯投降,便当着他的面砍下了他孙子颜诞的手足,但颜杲卿还是宁死不降,便又接着砍下了他儿子颜季明的手足,可是这丝毫没有令颜杲卿畏惧,最后安禄山在万般无奈之下,便把他绑到了桥头的一根柱子上,命人钩断了他的舌头,然后问他“复能骂否”?可是大唐的忠臣颜杲卿不仅接着含糊其辞的谩骂,而且更是将自己被钩断了的舌头和鲜血一齐吐在了叛军的脸上,以表明自己宁死不降的决心,最后安禄山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将他一刀一刀凌迟处死,当时这样的惨景,就连路过的两旁行人也是忍不住泪流满面,同时也无比敬佩颜杲卿的忠义无双。

祭侄文稿外借东京博物馆,是中日书法交流展?书友:是献媚书法展

最后在听完侄子的叙说,颜真卿几乎是泪流满面,即使当时对着那颗残破的头颅,颜真卿似乎也依然能感受到自己的哥哥颜杲卿牺牲时最后的怒气与满腹悲凉,最后九月初三的一天早上,颜真卿他沐浴更衣,正冠而坐,强烈的压抑住自己失去亲人的痛彻心扉,然后写就了这一篇后来号称为“天下第二行书”的《祭侄文稿》。

祭侄文稿外借东京博物馆,是中日书法交流展?书友:是献媚书法展

4祭侄文稿的书坛地位

由于这篇《祭侄文稿》背后是自己痛失亲人的伤心欲绝,所以颜真卿在书写这篇《祭侄文稿》的同时,更是把自己娴熟精湛的书法用笔,以及自己的结体章法等技巧发挥的淋漓尽致,同时这幅作品中的气质与情感更是密切的融合在了一起,所以我们看到的这幅书法作品才会达到如此般炉火纯青,出神入化的艺术境界,同时它在线条方面也是笔法圆转,笔锋内含,因此更是达到了书法作品中的力透纸背,所以在整幅作品的结体方面,《祭侄文稿》打破了晋唐以来结体茂密,字形稍长的娟秀飘逸之风,从而形成了一种开张的体势与结体的宽博平正,所以才说《祭侄文稿》是仅次于《兰亭序》的“天下第二行书”亦不为过。

祭侄文稿外借东京博物馆,是中日书法交流展?书友:是献媚书法展

最后关于“祭侄文稿外借东京博物馆,是中日书法交流展?书友:是献媚书法展”这篇文章及《祭侄文稿》背后的故事,笔者就简单的叙述到这儿了,早在之前,笔者就一直想写这篇文章,可是由于时间匆忙等原因,一直没能如愿以偿,这次无意间看到了书坛到处都是声讨台北故宫博物馆外借《祭侄文稿》去东京博物馆展览的消息,同时也看到有的书友说是促进中日文化的书法交流,亦有的书友说这是在糟蹋中国几千年来的书法文化。

祭侄文稿外借东京博物馆,是中日书法交流展?书友:是献媚书法展

无奈笔者人微言轻,不敢多言,只好简单的向书友们叙述一下这篇《祭侄文稿》背后的凄惨故事,顺便让书友您来说说,这号称“天下第二行书”的《祭侄文稿》究竟应不应该外借给东京博物馆来进行所谓的中日书法文化交流展呢?

墨痴书友

写于2019.1.17

字即练志 学书即为人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维权骑士品牌馆|文化

维权骑士品牌馆|文化

维权骑士士值品牌馆——发掘内容的最大价值,为所有创作者赋能,使得人人都可以在其原创作品的商业应用中获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