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怎知道,误了人,年少自恁虚度,姜夔痴情一生终究受制于贫苦

怎知道,误了人,年少自恁虚度,姜夔痴情一生终究受制于贫苦
2020年08月13日 23:51 新浪网 作者 南美小猴子L

  导语:

  白石道人姜夔,是继苏轼之后又一难得的艺术全才,可谓是天之骄子,然而终其一生都不大顺利,屡试不第,贫苦也导致了姜夔在感情上颇为悲凉,孤云野鹤也有着苦闷的失意感伤。

  

  姜夔虽说一代才子,但一生清客,布衣卿相以至于贫穷到死后需要朋友“众筹”来为其捐资安葬。自幼孤贫的姜夔也免不了神伤,尤其是遇上了可爱的姑娘,而这难忘的恋情“纠缠”了姜夔一生,难以忘怀。

  

  在姜夔年轻时刻,曾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恋,在合肥与一对擅长琵琶的姊妹相遇,并与其中的一位产生了情愫,然而“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姜夔落魄的连生计都难以维持,又怎忍得心爱的姑娘一同受累,凄美于是诞生了。

  姜夔,一贫寒士子实在不敢全盘托出,不仅仅是为了自己也为了情人,待到情思笼罩终于鼓起勇气追求,却在这茫茫人海中失了联络,一去经年再无见路。

  

  才子佳人本是绝配,是上天许下的良辰美景,姜夔却只得“空叹时序侵寻”,后来的后来“只怕春深”。

  姜夔《白石词》收录有八十四首,接近三分之一都在回忆年轻时代的那一段邂逅,那“燕燕轻盈,莺莺娇软”的身影撞进了姜夔的身心,而这一碰撞便留下了一世的眷恋,成了梦中离魂。

  

  月下笛·姜夔与客携壶,梅花过了,夜来风雨。幽禽自语。啄香心、度墙去。春衣都是柔荑翦,尚沾惹、残茸半缕。怅玉钿似扫,朱门深闭,再见无路。凝伫。曾游处。但系马垂杨,认郎鹦鹉。扬州梦觉,彩云飞过何许。多情须倩梁间燕,问吟袖、弓腰在否。怎知道,误了人,年少自恁虚度。

  旧日情人再无见路,此间感伤耐人寻味,于是只得借酒浇愁,《月下笛》是念念不舍割舍不下的情思。夜来风雨连绵,打落了片片梅花,黄莺声声,姜夔却感到了清苦寂寞,昔日佳人秀手织出春衣,现如今却各自飘落无复相见,无限的惆怅情思就如同那半缕残茸,难以排解。

  

  曾经的一切一切,就犹如扬州一梦,如今就只剩下垂柳、鹦鹉,其余的早已烟消云散去了。梁间的燕子,你是否能够告知我佳人何在,罢了罢了终究还是“年少虚度误了人”。

  柳永有“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然而姜夔更多是孤云野飞、去留无迹的意趣,清幽冷隽。

  

  王国维曾评价姜夔是“有格而无情”,但事实上姜夔是长情的,只是更懂得内敛深藏,生活已然如此不顺,不加节制的爱意与思念只怕更是伤神,也只有实在难以喘息时刻才得以倾倒而出。

  记曾共、西楼雅集,一曲琵琶几多幽恨,然而终究还是要曲终人散!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