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国寺收藏市场,难说再见!

报国寺收藏市场,难说再见!
2020年01月14日 01:59 新浪网 作者 士值品牌馆丨三农

许久不动拇指,有时候似乎忘了自己还是个写手。毕竟生活的转盘无休无止,停下来总会觉得恐惧。得知报国寺市场将于年底停业的消息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不在年前造访一回,总觉得缺了点儿什么。毕竟,刚开始练摊的第二年,也就是2014年,报国寺的繁华,恍如昨日。因为给身体倒腾周五垡头鬼市的疲惫,决定起床已是十点多,随便对付了口饭,就决定在去房山的半路,先去报国寺溜一圈。

报国寺收藏市场,难说再见!

报国寺收藏市场,难说再见!

已近两点的时间,报国寺还算相对的宁静,只是门口交易钱币的人依然凑了一小撮。进入报国寺,门口右边的店铺除了把几摞书堆在店外,异常的淡定,除了个别店铺的“甩”字外,似乎生活如旧。钱币厅里,已然有的店铺在打包中。出了钱币厅的走廊,卖杂货的老师傅就显得积极多了。门口堆着杂乱的货品不说,店内的纸盒子已经码了一人多高。我问老人家什么时候全部撤完,他半不耐烦的说:“我连合同到啥时候都不知道,先倒腾再说吧!”

报国寺收藏市场,难说再见!

报国寺收藏市场,难说再见!

报国寺收藏市场,难说再见!

报国寺收藏市场,难说再见!

报国寺收藏市场,难说再见!

大殿门口,踢毽子的人依然悠闲而漫不经心,我并没有理会,只是先打开了大殿红木家具的店门。空荡荡的大殿里,要不是我多看了几眼,还真以为没有人,毕竟,店员半躺在左手边的椅子上,不仔细看是真看不到的。因为被店里的一对青花将军罐吸引,和随后来的店主攀谈了几句,听他讲,大殿的合同签了六年,刚刚第二年,什么时候撤店还不一定,大概要到过完年吧。店主是个三十岁左右年轻人,听他话语中不难听出生意的黯淡与对市场停业的无奈。当然,在我看来,市场停业,对于他而言,没准也不算坏事。

报国寺收藏市场,难说再见!

报国寺收藏市场,难说再见!

报国寺收藏市场,难说再见!

报国寺收藏市场,难说再见!

从大殿出来,我走进大殿右手边的民俗馆,说是民俗,其实主要以翡翠玉石为主,当然,靠南的瓷器柜台还是挺能吸引我,毕竟,满柜子的开门老货,让人看着眼馋。老板是个老北京,一直做瓷器生意,开朗而善谈。因为他的店还有半年合同才到期,似乎也不甚着急。我问他市场停业后还继续在别处开店么,他做出了很肯定的回答。当然,他也半无奈的说:“先干着呗,要是万一哪天市场没啥人了,没准也就提前靠走了”。

报国寺收藏市场,难说再见!

报国寺收藏市场,难说再见!

报国寺收藏市场,难说再见!

报国寺收藏市场,难说再见!

报国寺收藏市场,难说再见!

相对而言,可能周六的原因,民俗馆还是有几分热闹。从这种暂时的热闹中走出,我看着门口码的整齐的铁柜子,还有柜子边的百年老树,有一种说不出的沧桑。走过西边的连廊,我看着眼前孤独的过客,总觉得沉寂来的太过突然。人去屋空,似乎只有报国寺本身才能体会这种荒凉。

报国寺收藏市场,难说再见!

报国寺收藏市场,难说再见!

报国寺收藏市场,难说再见!

报国寺收藏市场,难说再见!

报国寺收藏市场,难说再见!

报国寺收藏市场,难说再见!

报国寺收藏市场,难说再见!

从报国寺走出,我看着在高楼中夹存的“报国寺收藏市场”的牌坊,真不知这夹缝中的文化记忆是否还能屹立到未来的日子。毕竟,在不久的将来,涉足于文化收藏22年的这里将是爱国主义活动教育场所了。

报国寺收藏市场,难说再见!

或许,报国寺停业,在某一部分人看来,是件快事。但作为我个人,却莫名的感受文化之殇。当网络的巨浪掀起滔天的鱼龙,高物价与高房价并行,无奈投降的又何止文化行业这微不足道的一个小场所呢?

报国寺收藏市场,难说再见!

或许,报国寺,难说再见。但毕竟,一切都会故去,衰老的,还有我们自己……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士值品牌馆丨三农

士值品牌馆丨三农

汇聚三农热点,专注三农资讯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