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谁是被害者》的悲剧,3种不同类型的自我认知指向不同的命运

《谁是被害者》的悲剧,3种不同类型的自我认知指向不同的命运
2020年08月26日 08:51 新浪网 作者 海燕育儿师

  奈飞出品,多属精品。

  2020年奈飞打造了一部优秀的台剧,一直听说,没敢下手,因为听说逼真的场景很下饭。

  当花了一个周末的时候,疯狂刷完之后,当然依旧是下饭,不过却是五味杂陈,不知道从何处说起。

  

  虽是台剧,依旧沿袭了美剧的特色,在复杂的剧情中展现真实的人性。

  人性是如此复杂,复杂到当《谁是被害者》以8集讲述完一个故事时,却发现人性更复杂了。

  这部剧虽矮小却精悍,可以看到原生家庭、伦理关系、犯罪心理、人性黑暗、自我认同等等方面带来的冲击和反思。

  其中最让我感触的则是社会认同与自我认同的错位与不一致,

  简单解释下,社会认同就是不了解自己,看不到自己内心的,因此就依靠外界的评价来进行自我评价。

  而自我认同,则能够理智看待自己及世界,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由于这两种认同的落差,最终让剧中的人物走上不同的道路。

  

  以方毅任和徐海茵一组以及赵承宽带领刑侦人员开启了探案的过程,在这过程中清晰的展现了一群小人物如何放弃自己的生命。

  这些小人物希望最后一刻能如焰火一样,照亮他人,却只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悲伤游戏而已。

  这些群相展现过程中,呈现出的是两种认同的三种类型:错位者、救赎者及坚定者。

  错位者以自杀结束生命,救赎者不断的在生活中挣扎活着,而坚定者则只为己心,也许有价值观的错位,却活得自在。

  错位者的悲哀

  错位者是以江晓孟为典型代表的,

  他(她)们想以自杀来结束生命,试图通过点亮别人的生活,获得他人及社会的关注。

  他们期盼的是在生命最后一刻能够绽放一回,被理解一回。

  这些人的悲哀在于,他们并没有真正理解鲁迅曾经说过的一句话,

  鲁迅曾经说过: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首先来说江晓孟。

  她曾经是一个善良并坚强的女孩,但是生活在原生家庭中,是她的不幸,毕竟她的父亲方毅任本身心理就有问题,根本无力给予她和妈妈正常的爱。

  所以,当发现可能还会持续伤害她们时,方毅任选择了离开。

  但是方毅任的这种离开,对于江晓孟的打击是巨大了,更离谱的是,当江晓孟试图最后找方毅任签字时,发现父亲竟然根本没看自己一眼。

  这不能怪方毅任,因为他一直沉浸在案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常人若是回单位,最起码抬头四处看看,也会和接待处的人打个招呼,大堂里没有其他人,只有他女儿在,他却看不见,江晓孟绝望了。

  她认为父亲一直是抛弃她的,根本不认可她,更何况整个社会对于她这种底层小人物同样是忽视的态度。

  她太想获得父亲的注意,所以,被李雅均的理论忽悠之后,开启了一系列既是帮助他人自杀,也是通过这种方式获得父亲的注意。

  

  重要的是她要通过这些看上去是凶杀案的自杀,引起方毅任的注意。

  她成功了,但这种成功让人感觉背后发冷。

  看上去,她和李雅均在帮助他人实现所谓最后的人生价值,其实也是杀人者,最起码是见死不救者。

  只不过,以一种冠冕堂皇的理由来说服自己罢了。

  

  江晓孟太想获得认同了,缺少父爱,那就想办法在最后获得父爱的关注。

  只不过她偏激的认为,好好沟通是不行的,需要的是剑走偏锋,只有这样才能获得父亲的关注和不舍。

  而其他人呢?同样是如此,不管是这种或那种原因,都期望能够获得他人及社会的认同,唯独缺少的是自我认同,所以都活在痛苦的深渊中。

  顺着因自杀引发的社会关注来说,可以看到一条长长的在期望获得社会认同的路上,留下的却是残酷的景象。

  人生的悲剧和诉求各有不同。

  苏可芸是一个过气歌手,在辉煌的时候没有把握住自己,吸毒让自己歌唱生涯结束了。

  戒毒归来时,时代已经变了模样,人到中年却发现被人遗忘了。

  她忘不掉曾经红的模样,所以想要再次复出,只可惜已经没有人认可她了,她已经是昨日黄花。

  她渴望再次获得认同,在认同中才能找到活下去的勇气。

  

  剧中有一个有意思场景,面对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还活着的苏可芸在无人知道的角落里很开心,她又一次被虚幻的认同了。

  但是,她也知道,即使此刻不想死,她的心理状态也无法承受可能面对的现实落差,所以只能在虚幻中了结。

  游程浩是KTV的小哥,只不过生理上是男性,心理上却是女性。

  他想要做变性手术,父母强烈反对,同时由于自己男性身份与心理女性带来行为上的落差,在社会上并没有获得认同,还经常受以他人的霸凌。

  

  他痛苦的根源在于对他人认同的渴望,他做不到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所以才会一步步滑入绝望的深渊。

  最终外部的认同压力,再加上自己并不能很好的应对,让他走上了不归之路。

  张聪健是房产中介,销售明星,高压的工作让他不幸患癌。

  

  公司要开除他,因为他已经无法为公司获得更大的利益,这时他想起来要揭露公司背后的丑陋,只可惜没有人听他说话。

  庄秉荣是一个盲人木雕师,他的木雕作品被弟弟盗用参加比赛和巡展。

  弟弟获得了财富和荣誉,虽然明明知道被欺骗,依旧无法走出关键的一步。

  

  童话故事欺骗了他,他以为自己并没有能力去追求阳光。

  他没想过通过其他方法,也能让大家知道真相,他想要获得社会认同,希望被其他人记住名字,却是通过偏激的方式来得到。

  当年只有17岁的的刘光勇太年轻,在头儿的威胁下,误把人质打死。

  出狱以后对此事愧疚于心,搬到人质女儿住处附近,试图弥补一切,却怎么也弥补不了自己的心结。

  

  他不知道要真正认同自己其实并不难,只不过他没有想过罢了。

  周洋是一个住在疗养院下半身有瘫痪的人,在疗养院里见到了这家“黑店”的冷漠和自私,然而他却人微言轻,根本得不到任何人的回应。

  周洋的唯一心愿是以自己的死来揭露疗养院的丑恶行为。

  

  自强者会通过各种方式来寻找破局,而弱者只会以头抢地,以为只有鲜血能够唤醒关注。

  当年,唐雎和秦王的对话也许能说明问题:

  秦王曰:“布衣之怒,亦免冠徒跣,以头抢地耳。”唐雎曰:“此庸夫之怒也,非士之怒也。夫专诸之刺王僚也,彗星袭月;聂政之刺韩傀也,白虹贯日;要离之刺庆忌也,仓鹰击于殿上。此三子者,皆布衣之士也,怀怒未发,休祲降于天,与臣而将四矣。若士必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天下缟素,今日是也。”

  自古华山是不是一条路?

  对于这些人来说,只剩下一条路可以走了。

  他们每一个人,都期望自己的声音被听到,自己的诉求被重视,然而这个世界太残酷,残酷到你必须拼尽十二分的力才能到达目标。

  只是这些人,认为凭借自己的能力无法达到,所以选择了激进的方式去操作。

  

  徐海茵在最后其实说了,面对人生的苦难,方法只有一个:活下去,想尽办法的活下去。

  只是这些人对于自我认同并没有达到一定的高度,面对生活的困苦找不到出路。

  他们不知道如何与自己的内心对话,如何在不断的对话中寻找出路。

  他们不知道同样面对艰难环境的,还有自我救赎者和坚定者。

  不知道,人生困难重重,其实还有一个信念,那就是活下去。

  那么自我救赎和坚定者又如何去面对人生难题呢?

  下回分解。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