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魏洲的生日愿望竟然是"带薪离职"?!

许魏洲的生日愿望竟然是"带薪离职"?!
2019年10月21日 20:47 新浪网 作者 娱情Lab

-Vol.03-

日期:2019.10.18下午

地点:北京工人体育馆

天气:晴,微霾

心情:这个舞台太梦幻了叭!

这年头艺人过生日不轻松,小有生日会,大有演唱会,粉丝坐在台下欢呼,乍一看更像是给粉丝过生日。

今年的10月20日是许魏洲25岁生日,他照例选择开一场演唱会和白粥(许魏洲粉丝名)们一起庆祝。

用演唱会庆生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去酱我赶在许魏洲个人演唱会“白色时空”正式演出前,围观了一场艺人的“庆生准备”。

抵达工人体育馆附近的时候,整个工体都被包裹在薄薄的霾和不知道哪播放的《我和我的祖国》中,去酱我和摄影摄像大哥们忍住跟唱的条件反射,快步踏进大门。

王菲的悠长声音被震耳欲聋的打击乐击断,气氛瞬间就紧张了起来——台上乐队正在彩排,许魏洲在咔咔咔地拍摄宣传照↓。

这之后许魏洲要参与两场彩排,拍摄过程中他还抓紧时间调整了一下吉他。

在两场彩排之间许魏洲得接受一个采访、吃个三分饱,然后才换上正式的妆发服装再来一场大联排。“因为要掐时间,算换衣服的时间,包括乐队换乐器、上dancer的时间,所以…今天应该会弄到挺晚的”他笑着说。

结束拍摄后,许魏洲换上舒适的衣服又原地做了几个俯卧撑,赶在第一次彩排前,他领着我们到场馆里走了一圈。

“为什么做俯卧撑?”

“其实是个小秘诀,可以把这个肺活量啊、胸啊开一下,等会要唱歌嘛,先热身一下,每个人的秘诀都不一样。”一边走进场馆许魏洲一边和舞台上去酱我看不清人影的工作人员招手,一边提醒我们小心脚下。

台上的dancer们和乐队正在磨合,音浪又逐渐震耳欲聋了。

许魏洲拿着麦也情不自禁抬了音量:“这次dancer其实都是老外,乐手基本上也是,看上去洋气点嘛!也很专业!!”

“舞台有什么特别设计吗!!!”去酱我和许魏洲在舞台音响下对吼。_(:з」∠)_

“你看那个大圆”许魏洲伸手指向舞台中央,“那个就是白!色!时!区!!哈哈哈响音乐了,我们到上面去看看。”

不知道是第一次看到舞台全貌很兴奋,还是觉得大家对吼的场面很好玩,许魏洲心情挺好,很有兴致地领着我们爬上观众席从高处欣赏舞美。

“这里可以看看舞台,快看!”

前段时间许魏洲的拍戏节奏是早上七八点起床化妆,晚上到九十点,然后卸个妆、洗个澡,睡觉时间差不就六七个小时。同时他还要拍mv、录歌、排练演唱会,甚至得一天之内往返无锡,很难想象现在还有这么高的工作兴致。

去酱我想知道这么高强度的工作节奏里,最累的瞬间是哪个。

许魏洲却告诉我他“不能累”:

其实累…就在那个时刻累,累过了想想就也还好。

因为我也不是最累的,我的助理,我的各个宣传…大家都陪着我,大家都是在忙自己的工作,都累。

所以我觉得我自己喊累就太自私了。

接着许魏洲又透露了个私人小秘诀——累的时候只要继续坚持当下的事,久而久之就 不累了 习惯了:“人最怕就是习惯,后来习惯了就没感觉有这么累了。”

生日演唱会既不算工作也不算粉丝福利,但也变成了一种习惯。

穿上96年的高定服饰、准备好多双不一定用得上的新鞋、剪一个新发型、提前三天现场彩排、看看粉丝席里谁戴了皮卡丘的帽子、和工作人员&粉丝们在20号相约北京工人体育馆,许魏洲才有过生日的实感。

其实这也不算福利,这只不过是…都已经快变成一个习惯了。

每次到我过生日的时候,我都没什么实感,没感觉自己要过生日,只有开完生日演唱会之后发现又老了一岁,我才有过了生日的感觉。

“对她们来说,对我来说,这都是一个很难忘的时刻。”许魏洲是这样看待生日演唱会的。

既然生日演唱会不算给粉丝的福利,去酱我忍不住又要给粉丝朋友们空手套福利了:“刚才看你在做俯卧撑,然后…腹肌有没有比之前更明显一点?”

“我不知道,要不看看…?”许魏洲竟然这么好套路?

“好啊!”去酱我怕他反悔,赶紧答应。

(。_。)谁知道人家只是客气客气:“你怎么这么不害臊,你这个女人!我就客气客气~”

没事,去酱我还能套:“之前采访你的时候,你很骄傲自己的腹肌…”

许魏洲慌张打断套路:“我没有,我什么时候骄傲过自己的腹肌?”

在许魏洲的震惊中去酱我坚持念完了自己的台词:“…那粉丝什么时候才有机会得到腹肌照福利?”

结果得到了许魏洲遥远的承诺:“可以,等下次我腹肌练成十块的时候,我就给大家看看!”

行吧,大家(做梦的时候)也可以期待看看。

10块腹肌太远,聊点近的。

开过今年的生日演唱会后,许魏洲“新的一年”就算开始了,去酱我问他有什么新年期待:“比如说我事业有一个什么样的目标,然后一定要实现的事什么的。”

“一定要实现的话…”许魏洲许了个很实在的愿望:“我希望拍的所有的戏,播出之后大家能喜欢,这就是我的愿望。”

至于今后的计划,他笑了笑表示还有待商榷:“之后计划我也不知道,我想等到年底我们一起商量商量。”

问到喜欢的角色类型,去酱我久违地听到了“变态杀手”以外的答案:

“一些适合自己年纪、能把控的角色,18到30岁之间这样子的,别的我觉得没有太多的其他要求。”

于是我进一步追问:“有的人可能就想尝试一下警察,或者一些特别的类型,你呢?”

许魏洲还是坚持以不让观众出戏为唯一标准:“我觉得一个好角色并不是职业去赋予的,是他本身的性格、人生观、世界观。还是要适合自己这样子,演出来大家看着也舒服,没有违和感。”

25岁,许魏洲认为意味着更多的担当。

25岁,离完全到30,而立之年还有点过程,这个过程中我希望能更好地做好自己的工作。

和去酱我聊天的这会儿,其实是许魏洲第一次彩排后的“休息时间”,

补充能量的食物准备好了但他还没顾上吃,一会垫垫肚子化化妆又到了联排的时间了。

去酱我问他:“如果可以趁着生日实现一个不切实际的愿望,你的愿望是?”

许魏洲说出了所有人的愿望哈哈大笑,开玩笑道:

“带薪离职哈哈哈!在家睡大觉!”

摄影by@摄影宫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娱情Lab

娱情Lab

关注娱情,随我去!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