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团是有九九八十一张嘴吗?!

这个团是有九九八十一张嘴吗?!
2019年11月30日 19:58 新浪网 作者 娱情Lab

-Vol.08-

日期:2019.11.14中午

地点:新浪会议室

天气:晴

心情:听力还健在,真是太好了

我累了。

采访还没开始,听着会议室外面一阵嘈杂的脚步声,看着采访对象一个接一个鱼贯而入,去酱就已经提前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不卖关子,这次跟去酱面对面聊天儿的是9位猛男(他们自封的)——UNINE!

但也只是外表猛男罢辽,本质还是一群“你打我一下,我就一定要还回来”的幼儿园小朋友,现场扯头花的场景去酱不要见证太多。

9个人分三批进入专访间,原本还算宽敞的会议室瞬间挤得满满当当,明明从宿舍出发分开也没多长时间,但大家却像许久未见一样激动得你一言我一语,不愧有九九八十一张嘴。

去酱也在围观的过程中记录了9个小故事,看我来揭露UNINE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01

平时我们习惯管明星来公司串串工位、玩玩小游戏、送送小礼物的活动叫“扫楼”,但真没想到有一天会亲眼见证24K真·硬核扫楼。

想必你们已经看过李汶翰发在绿洲的照片了↓

去酱一定要现场揭发:是!摆!拍!

不过照片的产生过程也很有意思。

一进门,就看到李汶翰拎着有明显使用痕迹的扫把和簸箕开始找地扫。工作人员哭笑不得地跟我们转述,说李汶翰一听要扫楼,临出门特意抢了宿舍阿姨的工具,一路拎着来到新浪。

“来,你帮我拍一张照片。”

还没等说完,李汶翰就找好场地、摆好POSE,喊工作人员帮忙拍摄。

然而,李汶翰认认真真扫了不下五分钟地后,被工作人员以对流程为由叫停。

扫把+簸箕:你都如何回忆我,带着笑或是很沉默......

02

一周前才刚刚在生日会聊过天儿的李振宁一见到去酱就惊喜感慨:

“居然又是你!”

“娱情实验室嘛,我记得啊!”

甚至还随口就说出了我们的slogan...

深深一边跟去酱唠家常,一边随手开始翻被我“丢”在桌子上的ID和提纲。

为了保证节目效果,提防机智的深深提前准备答案,去酱眼疾手快地“啪”一下捂住。

见状,深深了然一笑:“哦?很怕我会看到哦!到底写了什么!”

03

姚明明也是个新认识的老朋友。

所谓新认识,是因为我们当天才见到;所谓老朋友,是因为在团体采访之前,我们先做了一轮儿姚明明100问。

等待队友到达的间隙,明明乖巧坐在采访间吃着工作人员提前准备好的午餐——麦叔叔家麦辣鸡腿堡和薯条。

工作人员拿着一打照片准备让明明签名,明明不顾“吃完再签”的劝阻,敬业地左手汉堡,右手签名。

收到明明签名照的小伙伴可以闻一闻上面是不是还有汉堡味儿(。

04

别看按年纪排,管栎是队里的大哥哥,然鹅权威嘛...有些堪忧。

“请给UNINE队内的食物链排个序”,去酱抛出死亡问题。

李汶翰和李振宁一唱一和:

“食物链底端——”

“管栎!”

管栎反抗道:“我不是应该在顶端吗?!”

被无视ing...

去酱好奇追问顶端是谁,没想到,答案竟然是...另外八个!!!

可是一听去酱问有没有被欺负,管栎又立刻义正言辞地袒护弟弟们:“不不不,不是欺负我,是呵护我!”

05

采访前几天,去酱在网上刷到一张合照↓

紧接着,又有人拼了这张图↓

看完只有一个感想:这几个人真的不是复制粘贴吗?这站在一起直接可以玩“消消乐”了呀!

难得有机会问到嘉羿本人的感想,在队友一片“我觉得很像”的感慨声中,嘉羿疯狂摇头,甚至摇出表情包...

“我觉得得去看眼科”,嘉羿金句频出。

“要归功于亚洲邪术美容,哦不,美颜”,一旁的李汶翰跃跃欲试补充道。

“是因为笑容的弧度啦”,管栎一本正经进行最后的归纳总结。

不过,虽然嘉羿自己并不觉得几个人很像,但他倒是不介意时常因为沙雕而出圈:“挺好玩的。”

事实上,让去酱产生误入幼儿园错觉的“罪魁祸首”是杨杨胡春杨。

和哥哥们的吵吵闹闹不一样,杨杨进来就安安静静乖乖坐到座位上。

看到去酱放在桌上的拍立得相机,杨杨产生了仔细研究的好奇心,得到去酱许可的眼神,他小心翼翼把相机从保护套里掏出来,拿在手里把玩。

顺便认证下,杨杨的手!是真的!好好看!

大概是因为之前玩的都是高端拍立得,去酱的版本太初级了,杨杨颠来倒去怎么都拿不对,既找不到取景框,也找不到快门按键。

去酱感觉自己像幼儿园小阿姨一样哄着小朋友:“要这样拿,按这里就可以拍。你要玩一下吗?玩的话我给你再拿一盒相纸。”

于是,杨杨拿起拍立得嗖嗖嗖就给自己拍了一张。

但很可惜的是,这张照片被他自己放进上衣口袋偷偷装走了,去酱连个影子都没看到...

刚刚大学毕业的夏瀚宇同学现场接受了一波“毕业回访”。

管栎:“喂,你好,是小夏同学吗?”

夏瀚宇:“干什么?”

(此时表演欲超强的嘉羿同学插话:“我不知道,你打错了。”)

管栎:“请问你现在毕业了在社会上有找到工作吗?”

夏瀚宇:“没有,我是无业游民。”

去酱忍不住问出最关心的问题:“有月收入吗?月收入多少?”

还没等夏瀚宇反应过来,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姚明明和管栎一个接一个抢答:

“一百万!”

“收入可观!”

夏瀚宇思索了一下,给了去酱一个“反正饿不死”的答案。

一旁的工作人员看小孩子过家家看得一脸无奈。

采访之前,去酱在做功课时意外听到陈宥维被曝有闻袜子的小怪癖?

去酱决定现场给他一个为自己澄清的机会。

“我闻也是闻洗过的袜子”,陈宥维敲黑板、划重点式强调。

“并不是哦,我好几次看到他脱下来直接闻”,何昶希“检举”道。

“穿在脚上洗的吧!”

眼看两个小朋友马上就要开始新一轮的“菜鸡互啄”,去酱赶紧转移话题:“其他人有什么小怪癖吗?”

陈宥维坏笑调侃:“就还好吧,他们经常闻我的。”

全场尖叫。

被推选为全队“冷场王”的何昶希让去酱现场领教了一下什么叫做一秒到北极。

倒不是因为他讲话不好笑,而是因为,希希同学是这样回答问题的↓

去酱:“集体生活最让你们想吐槽的一点是什么鸭?”

希希:“最想吐槽的可能播不了吧。”

去酱引诱:“没事儿,你说的不合适我们可以后期哔掉。”

希希:“那全程哔——”

去酱继续:“用三个词形容UNINE在唱跳男团当中的地位。”

其他小朋友小车开得飞起,什么“快、准、狠”啦,什么“长、硬、快”啦...

在接收到去酱“说点能播的”提醒之后,希希机智道:“哔——”

连队长李汶翰都忍不住吐槽“何昶希人送外号话题终结者”。

emmm...

想必看了去酱这波爆料,现场的热闹大家都能get到了。

反正采访结束之后,我瘫坐在工位,脑海中只剩三个字:

我聋了!

Q

正片《立个flag·UNINE篇》,于下周一在微博@娱情lab上放出,记得关注呦~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娱情Lab

娱情Lab

关注娱情,随我去!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