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平民皇后美智子:磨坊千金被恶婆婆刁难40年,说多错多差点变哑巴

平民皇后美智子:磨坊千金被恶婆婆刁难40年,说多错多差点变哑巴
2021年06月19日 20:46 新浪网 作者 三小只娱乐奇谈

  日本皇室是很注重血统的,尤其是在婚姻上,皇室的太子要找太子妃,必须在皇室成员中选。但是,前两年刚刚结束的明仁天皇时代,却让美智子打破了这个禁锢。

  

  作为日本历史上第一位平民出身的皇后,美智子的一生,苦涩多于甜蜜,磨砺多于顺遂。

  

  他们的相识也颇有趣,1957年,在轻井泽的网球赛上,明仁太子的对手正田美智子很是厉害,不管他的球打到哪里,她都能不服输地准确打回去。

  一场球赛之后不久,美智子成了太子妃的候选人。

  

  此时的日本社会正处于巨变之中,战败后国内十分贫困,各方势力也不老实,暗自角逐,而且太子妃都是在皇族或者贵族比如华族里面来选,所以皇室根本就看不上这个平民女子。

  

  然而,平民也是不一样的平民,美智子是个“豪三代”:爷爷创立家族企业,父亲是日清面粉厂的董事长,这也是为什么一些外媒会把她成为“磨坊千金”。

  叔叔们也不简单,不是著名大学教授,就是医学教授。

  

  所以,正田家也不是软柿子,十分硬气地表示不让女儿进宫。清醒的父母知道,皇太子妃的位子不是谁都能坐的。

  但是,“昭和灰姑娘”的宣传已经是满天飞了,日本大众很是热切地关注着这件事。

  

  同时明仁太子的坦率打动了自由的豪门千金美智子,再加上裕仁天皇一句“只要太子喜欢,平民出身也无妨”算是把这事给定了。

  

  其实当时的裕仁天皇是希望借助这桩婚事来改善战后日本皇室的形象,与其说是为皇室注入新鲜血液,倒不如说是对当下形势的妥协。

  据传政府从正田家的企业下手才让他们答应女儿嫁入皇室。

  

  美智子带着不计取数的嫁妆进入皇室,在反对的皇室成员看来,不光是平民血统的入侵,更是资本势力的挑衅。

  

  在以良子皇后为代表的反对势力派眼里,落魄的贵族依然是贵族,再有钱的平民也成不了凤凰。

  

  于是,美智子的受气小媳妇时代拉开序幕。

  婚前记者见面会,未来婆婆送来一副美智子急需的白手套,戴上之后却被那些贵族以及皇室人员激烈讽刺没教养,只因为白手套太短了,不能护住臂肘。

  

  还未入主皇室就被套路,对手还是最高位的婆婆,堪称日本版的“甄嬛传”。

  做了太子妃,失去了姓氏,失去了自由,失去了信仰,失去了爱好,她圆圆的脸蛋逐渐变得瘦削。

  

  美智子一切以皇室要求为准,所有的行动都处在监督之下,买一件衣服都要报备批准,处处跟在丈夫身后不能僭越半步,就连宫廷女官都可以对她呵斥,卑微如此,无异坐牢。

  

  不知她还会不会想念少女时挥洒着汗水打网球的岁月,那份豪门千金的傲气和潇洒在皇家完全使不上劲。

  

  有一次怀孕因不堪压力而流产,得来的不是安慰,而是被踩,皇室娶她一个平民不就是想多多生子,她却连孩子都保不住。

  甚至在嫁入皇室十多年后,为皇室生了两个儿子,依然没有改变。

  

  当在机场和婆婆良子皇后送别时,高贵的皇后与亲人一一握手话别,却直接扭脸略过美智子。厌恶、蔑视,都已经到了懒得掩饰的地步。

  

  处在这样的高压下,她却还要和明仁太子一起为了保持人们对皇室的亲近感,发挥皇室作为国家的象征作用,努力去成为人们想象中的理想家庭。

  

  于是,她打破了几百年的传统陈规陋习,坚持亲自为孩子母乳喂养,坚持让孩子们跟他们一起生活;坚持走进厨房,为丈夫,为孩子烧饭做菜;坚持参与到孩子的成长中来,教育他们不要有任何优越感。

  于是,出现在媒体镜头下的明仁太子一家是融洽的普通家庭的样子。

  

  身为日本的太子妃,她还得需要履行自己的职责,跟随明仁太子出国访问。

  本就学识优秀,到哪里都有风范。与艾森豪威尔夫妇会面不卑不亢,与里根总统在宴席上谈笑风生。

  

  无论是民族服装还是洋装礼服,都能轻松驾驭,比当时的泰国王后诗丽吉还要温婉大气,亚洲美后的名头跟美智子才相配。

  

  当时的日本国民盛赞他们的太子妃是皇室外交的头号明星,甚至还刮起了“美智子旋风”,她的服装成为时尚的标向杆。

  

  美国《时代周刊》更是难得的两度把她的肖像作为封面。这真是皇室内部给她多大的难堪,外界就给她多高的荣光。

  

  从太子妃到皇后,经历了流产、一度失声变哑、子宫肌瘤等病痛,熬到婆婆去世才算终于出了头。

  一边要忍受非议等暴力,一边又要在皇室遵循传统下寻求新的出路,美智子真的不容易。

  

  当明仁天皇在晚年对人盛赞他的美智子皇后时,说和美智子结婚是这一辈子都不后悔的选择。

  但是皇后却丢下一句惊呆众人的话:她与陛下从来没恋爱过。

  

  也许说这话时她想起了婚约之后的母亲在媒体面前毫无喜色,从来没看过镜头的悲伤;

  

  也许她已经后悔不该在那场网球赛上赢了他,其实她是输了自己。

  

  她甚至拒绝天皇的好意,表示不会与天皇合葬。

  尽管这六十年来,站在身份的立场可能无法把她放到第一位,但是明仁天皇对她还是用心的,不然她也无法独自一人撑过那四面攻击的岁月。

  

  她现在想要的,仅仅是与他过普通的老年生活。至于身后事,她只要在他的陵墓旁有一个小小祠堂。

  她想的是,万一自己先走,皇后陵墓先于天皇陵墓完成,这是一种僭越。

  

  一辈子了,她已经习惯先想到皇后的身份,然后才是妻子和母亲,最后她才美智子,那个本该有广阔天地的磨坊千金。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