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围与朱丹: 婚姻里有没有卑微,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周一围与朱丹: 婚姻里有没有卑微,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2019年09月22日 19:43 新浪网 作者 毒眸

文 | 何润萱

《做家务的男人》播到第七期,节目红不红不好说,反正朱丹是又红了一次。虽然她红的路径有点黑:因为在节目里描述自己和丈夫周一围的婚姻生活时比较卑微,和节目里被袁弘宠上天的张歆艺形成鲜明对比。

李诞甚至开玩笑说她是“卑微丹”,因为在第二期节目里,朱丹说自己怀孕的时候周一围进去给她做了一顿饭,几乎就感动得无以复加。连朱丹自己都拿这个造梗,她跟周一围的家靠什么撑起来?她的“卑微”。这也是网友集中“黑”她的两点:喜欢秀恩爱,又姿态太低。

周一围与朱丹: 婚姻里有没有卑微,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李诞称朱丹“卑微丹”

不过,就个人意见,这两点批评都不算完全成立。

朱丹是节目的主持人,自然有控场的职责,将话题绕到自己身上来热场是主持人们一个常见操作。仔细看节目,就会发现她提起周一围的时候大多是暖场和分享。且《做家务的男人》是一档观察真人秀节目,不是那种只需要主持人串场的综艺,朱丹讲述自己的故事完全合理。

在不需要周一围出现的时候,她并不真的会强行尬插。比如在最新一期节目里,张歆艺有问她,如果周一围在她饿的时候惹到她怎么办(前面朱丹说自己在饿的时候特别容易生气),朱丹的回应是:他不会让我饿着。并且迅速将话题转回到吃饭这件事本身。除去几次正常的小儿女情态流露,我倒是觉得,在做主持这点上,朱丹做得不错。

周一围与朱丹: 婚姻里有没有卑微,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此外,从婚姻的脚本来说,世间无绝对正确的范本,只要朱丹没有向所有人推广她的婚姻模式是正确且唯一正确的,她当然有权利选择和任何模样的丈夫相处,自然也包括不讨喜的周一围。政治正确这件事,只存在于群体,不存在于个体。而且政治正确这件事本来就是瞬息万变,比如隔壁的袁弘和张歆艺,两人刚结合的时候,一样骂声一片。但现在一看他们蜜里调油,舆论风向又变了。

周一围与朱丹: 婚姻里有没有卑微,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网友言论

朱丹身上最应该被拿出来说的,或许是她太不想露怯。

去年4月,她接受南都娱乐周刊采访时说“替周先生委屈…我自己知道我幸不幸福就好了。”年底的爱奇艺尖叫之夜上,朱丹也用了类似的言论回应采访,“原来有一天,你的幸福不需要别人知道”。今年1月,在推广自己的文化旅游纪录片《丹行线》时,朱丹依然在说,“只要我认为当下的自己是幸福的,不需要在乎别人的眼光,只需要坚持自己的生活态度。”

真正不在意外界眼光的人,往往不需要将内心的态度宣之于口。

马伊琍算是在婚姻上折戟的女演员代表人物,但她在媒体采访里使用的词句大多是人生无常、女性在任何时候都要独立。马伊琍从不否认她婚姻里那些裂痕,也不特意说“我很幸福”。离婚声明里这位上海女演员的用词考究:此情有憾,但无对错。她愿意低头承认自己是错了,但不代表接下来的人生就完蛋。她的态度是修正主义,不是建筑起一座密不透风的舆论墙。

周一围与朱丹: 婚姻里有没有卑微,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马伊琍文章宣布离婚

饮水自知论成立的前提是真的“自知”,但朱丹自证幸福的频率有点过高,以至于更像是让“他知”成立。

马伊琍私下消化这些情绪困难吗?当然难,成年人的世界,苦痛都是自己的,何况是只需要光鲜表皮的娱乐圈。不是说就该把泪水留给自己,但做明星,要学会内外一统自己才比较舒服。想自顾自地幸福,要么就拗成章子怡曾经那样唯我独尊,别去理会路人怎么想;要么就活得舒展一点,在接地气的世界里和群众打成一片。

朱丹看起来既不能像马伊琍那样刚硬地吞下外界所有的恶意,又不能真的低下头接受来自外界的意见,整个人端成了一种对抗姿态。

如果去了解一下朱丹之前的故事,可能会明白她的害怕来自何处。

在中国,女性非常容易被一种社会“共识”绑架,这种“共识”有很多个光鲜的名字:好妻子、好女人、好妈妈。但无一例外,都是在强调女性在父权社会里的标签,而不是她们女性的身份本身。如果你不幸曾经有过婚姻失败的经历,又或者在雄性竞争里比较出色(这一点与传统女子无才便是德大大违背),就更容易踏入这种“共识”的圈套。

兼具上述两者的朱丹,身上就有这种“失败者”的过度自省。在第一期节目里,她谈到周一围有两次让她觉得背后冷汗下来的聪明操作,一次是她跟周一围冷战,周先生哄了她还不好,于是说:现在给你台阶不下,一会就没有了,于是朱丹立即好转。旁边的傅首尔和李诞态度则截然相反:我为什么要下去?你为什么不能上来呢?这种差异其实反映的就是不同人关于“自省”程度的不一致。

周一围与朱丹: 婚姻里有没有卑微,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朱丹身上有种“失败者”的过度自省

但在亲密关系里,太想修正自己的那个人就会落了下风,会因此显得卑微,以至于对一丁点柔情就全无抵抗。

她在三年前澎湃的采访里说,以前太好强,现在想要变得柔软一些。这种柔软的意图十分明显,从外在到接受的访谈,朱丹都在强调这一点。但正如她自己所说,她是一个一直很冲的人,意图明确,理想主义,非要在这样的自我外加一个柔软的外壳,是有意识地禁锢自己的本性。

柔软有时天成,有时后成,章子怡从来没说自己要转型,但生了醒醒之后,所有人都觉得她身段婉转了。作为女性,其实完全可以理解朱丹:我的生活里也不缺一些给自己的人生列下KPI的女性朋友,她们往往都是两手都想抓,做好工作再做好一个主流认可的贤惠妻子。但是婚姻有时候并不是和工作一样,是可以天道酬勤的事情。

婚姻的确需要经营,但是它的模式取决于不同的人,全无定法。说到底,身处其中的人最应该做的还是要让自己舒服,无论男女。现在是一个女性意识普遍觉醒的时代,因此很多看客其实也不是黑她,是怕她在这样的婚姻里太卑微,太不舒服。此中另一层深意是,明星的情爱往往是百姓们的一种隐形模范,如果作为公众人物的朱丹都活成这样,想来普通女性们会认为自己将过得更加不如。她们必须为自己的理想生活捍卫舆论声量。

周一围与朱丹: 婚姻里有没有卑微,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朱丹回应被说卑微

对此一种无关痛痒的解释是子非鱼焉知鱼之乐,如果朱丹自己是开心的,那就不关其他人事。这种假想倒也有可能成立,因为内心不牢固的人往往需要自我坚硬的另一半。从周一围在鲁豫采访里的话就能看出来,他是一个自我非常强大,甚至强大到让人产生不悦的人。

周一围与朱丹: 婚姻里有没有卑微,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周一围是一个自我非常强大的人

但不管朱丹是哪种女性,这圈子里都有太多可以更舒坦的参考范例了。婚姻可能是一座围城,但生活终究是自己的。除此之外,偶尔露怯没什么不好,譬如看到魏大勋家里聚餐就想起来自己和老公艰苦生涯的傅首尔,她哭一哭没人会觉得她不幸福,反而更疼惜她。

婚姻里没有卑微,无论女性是追求自得其乐,还是寻求更高的自我价值,但大众对于公众人物显然有更高的期许。这就是公众人物的难处,他们认为自己的生活可以不被普通人们定义,但是他们阻止不了被讨论、被重新解释。现代社会,三人成虎,百人诛心,有些事情就在这些谈论里被慢慢地异化了。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毒眸

毒眸

看透娱乐,死磕真相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