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荷拉,雪莉会在另一个世界吻醒你吧

具荷拉,雪莉会在另一个世界吻醒你吧
2019年12月14日 17:07 新浪网 作者 钓鱼人的俱乐部

具荷拉,雪莉会在另一个世界吻醒你吧

下午,带女儿们去看冰雪奇缘。

如果说,过去的那些动画片,让迪斯尼非常成功,而冰雪奇缘、海洋奇缘、风中奇缘、魔发奇缘等等,则让迪斯尼在这个世纪走向伟大。

它开创了女性为主体的审美、价值取向视角,断代了数千年的母系文化从此血脉重燃,它创造了女性榜样,构建了女性与女性合作的共同体的最好模型。

孩子们显然非常开心,4岁的宝宝也看的咯咯直笑。

为了避免剧透,我就说一句,艾莎骑着那匹冰铸的马,从海面上奔腾而来时,诸神在上,她真是美得如一轮蓝色的朝阳。

01

走出电影院,看了一眼手机。

“具荷拉被发现在家中死亡。”

等等!

假消息吗?

再刷几次,越来越多的新闻出来。

韩国警方已经证实,具荷拉被发现在家中死亡,更多调查正在进一步进行。

OMG。

这才几天?

一个月前,雪莉自杀。我写了《她自杀了,全世界开始假装说爱你》。

具荷拉,雪莉会在另一个世界吻醒你吧

具荷拉和雪莉关系甚铁,在 INS 做了直播,素颜,哀悼好友。

开口说第一句话,鼻头就红了。扭过脸,去忍泪。

她说:“雪莉呀!欧尼在日本没法过去,对不起!只能这样和你道别,真对不起!在那个地方做你想做的,过得开心吧!欧尼会带着你的那份努力活下去,会努力!各位我没事,我和雪莉真的是很亲的姐妹关系,想和雪莉道别所以开了直播,对不起!大家请不要担心,雪莉,再见。”

具荷拉,雪莉会在另一个世界吻醒你吧

谁也没想到的是,不到一个月,雪莉刚刚用无声的死亡,对这个曾经一起唾骂她的世界,留下一个讽刺的微笑,具荷拉就死了。

今天不再去分析韩国的财阀文化,以及韩国变态的艺人制度。在我之前的雪莉一文中已经写过。

今天特别想写写具荷拉遭受的双重暴力。

第一重,来自她前男友的殴打和构陷。

2018年9月13日,具荷拉被爆与男友分手,男方控诉她家暴自己。

新闻迅速刷爆韩国在内的一些东南亚媒体。

因为太具备热度啊,都是男人家暴女人,蛤,今天有了一个女人家暴男人啦?

而且,还是女明星耶,从两人的实力对比来看,女方明显比男方有影响力得多,而在娱乐圈,相对而言,似乎影响力=权力?

具荷拉男友(现在已经是前男友)崔某在社交媒体上又晒出了多张伤情照片。

挺悲情的,看起来,脸上三道红杠杠,看起来是指甲挠的。而崔某戏很足,不仅向媒体爆料,还挂着吊瓶接受采访。

深井冰啊,脸上挠俩口子需要挂吊瓶?

再加上那种悲痛的表情,韩国人民炸了,网友纷涌过去具荷拉的社交媒体下疯狂怒骂。

瞧这小样儿,是不是我见尤怜?

我虽然不关心娱乐圈,不过有好事者把这个新闻转给了我,我看了一眼那男的照片,就说:“我不信,这个很像抵抗伤。”

具荷拉,雪莉会在另一个世界吻醒你吧

啥叫抵抗伤?

在凶杀案中,一个人拿着刀去砍另一个人,那个人的本能可能就会抬起胳膊去挡,于是刀就砍在她胳膊上,手上。法医一看就知道,这个是抵抗伤,人类为了保护自己重要部位,而在肢体尤其是手部留下了伤痕。

而另一种抵抗伤则可能是这样,一个人——通常是男性,他在殴打、制服一个女性时,对方一边推他抵抗,一边做着有限的反击,比如挠对方,于是在对方脸上脖子上留下了痕迹。

我见过的一个案例里,一个女孩都快被掐死了,她在拼命地挠对方的脖子和脸。

后来,她侥幸生存。

她说:其实我知道挠脸脖子并不能自救,我知道我自己快死了,但我想,尽可能地给对方制造一点伤痕,警察会从我的指甲里找到凶手的 DNA 的。

我通常很难相信男性被家暴。

因为违反常识。

男性和女性的体重、体能和体力对比,根本不是一个量级好吗?

就像是,一个哪怕是重量级普通拳手,和羽量级拳王冠军,放在一起,羽量级冠军也完全打不过重量级普通拳手好吗?后者可以活活打死前者。

女性被控制、被施暴,跑都跑不掉。

而男性被施暴,除非自己心理上完全被控制了,精神不正常,否则,想自保、想逃跑总是没问题的。

当时我就随口那么一说。

没过24小时,具荷拉自己也公开了她那方的事实。

事实上,就是男方一直在殴打她,打她,踢她,甚至乃至打到她子宫出血。

具荷拉,雪莉会在另一个世界吻醒你吧

具荷拉,雪莉会在另一个世界吻醒你吧

从晒出的伤痕照片和医院诊断报告来看,大概可以复原这样一个场景。

具荷拉被推倒在地,猛踢下腹部,踩过腿,或踢过腿,手腕被掰,胳膊被拧住。

而大约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她反抗并挠到了对方的脸。

怎么着?

于是,就变成了“互殴”。

互殴。

互、殴。

我真知道一个互殴的例子。

在那个例子里,一个女人失去了一切。

02

这是我知识星球的一个读者。

她婚后,长期遭受丈夫的冷暴力。

因为是远嫁——为了爱情,她放弃了北上广这样一线城市的生活,回到她丈夫的老家,嫁给了他,并在他家生活。

聪明的读者大概已经可以猜到,这样的日子不会好过。

生了孩子,全是她的事。

从一些小隙口角,到某一次因为顶撞了婆婆,她丈夫冲进厨房抽了她一个嘴巴。

过程是这样的,全家人吃了饭,她捧着碗筷在厨房收拾,孩子哭了,她就喊她丈夫:“你能不能看一下孩子怎么了?”

她婆婆就数落她:“你让他休息一下,别他一回来就支使他。”

她急了:“我也没闲着啊,我不在干活吗?我也是父母娇生惯养的,你儿子天生就该休息吗?”

婆婆被怼了,论事实,她也没说错任何事,婆婆回不出话来,就碰地摔了一个碗。

她丈夫冲进来,一看自己妈抹眼泪,轮圆了胳膊就抽了她一嘴巴。

她急了,就还手。

她一还手,还没够到她丈夫呢,婆婆就尖利地叫起来,叫得像一辆救火车。

她丈夫比她高大半个头,边上还有婆婆帮手,又以及听到声音的公公也冲了进来。

一家子人把她从厨房打到客厅,从客厅又打到卫生间。

肚子上被踹了很多脚,头上挨了很多爆栗,背后被捶了无数下。

她至今都不清楚哪哪是谁打的。

她被打急了,抓起了茶几上的水果刀。

混乱中挥舞。

最后,打斗以她拿到了刀子而结束。

她丈夫在抢刀子时,割伤了手掌。割断了一条肌腱。

就这,一刀,让她面临牢狱之灾。

“要么是等着拘留,要么,你自己签字放弃所有的财产和孩子的抚养权。”

她娘家当时怕她在夫家过得不好,特意陪嫁了半套房子和一辆车,而婚后四年,她的收入也有三四十万。

这逾百万的资产,和孩子的抚养权,都必须要放弃。

否则,就去让她坐牢。

她被打的那些,都最多算

“互殴”。

她像一只陀螺一样被踢的在地上滚,头上被暴雨般地砸了无数拳头,事后十几天她的耳朵都嗡嗡作响。

这些都是一句轻描淡写的“互殴”过去了。

而且,你拿刀子伤人了,他没有。

公婆也一起打我了——谁看见了?他们是劝架的。他们说没打你。谁给你作证?

警方不会去复原她的伤情,重建打斗现场,也不会去逐一验证指纹脚印。

但刀伤,太好取证了。

情节上听起来也很恶劣哦。

男方连恐吓带欺蒙,又是在人家的地头上。

她屈服了。

真的净身出户。孩子如今也见不着。已经两年了。

她跟我说:“损失那么多钱真的不算什么,我心里最苦的就是见不着孩子了。从小他就是我带大的,不知道我走后,他多难受,得哭成啥样。”

残酷吗?

残酷。

具荷拉作为明星,有自己的律师,也请得起律师,因为自己有经纪公司,经纪公司也会联络媒体去为她发声。

对于普通人而言,她们有什么?

她们……真的是,打落门牙,也和血吞的。

03

后来具荷拉全面反击,晒出伤情报告,受伤照片。以及对方凌虐、要挟她的一些关键证据。

具荷拉,雪莉会在另一个世界吻醒你吧

可具荷拉在接受警方调查之后突然转变态度,用“毕竟相爱过”的说辞请求和解。

原来男方拿着偷拍她的裸露视频,声称要发给媒体,而且已经设置了邮件发送,说:“要彻彻底底毁了你。”

具荷拉崩溃下跪,求他放过自己。

具荷拉,雪莉会在另一个世界吻醒你吧

在电梯口,具荷拉甚至被迫下跪求饶。

这些事实相继曝光后,引发了韩国妇女群体的愤怒。

她们大约也和我一样,有一个基本常识。

她打你?别逗了。

别逗了好吗!!!

我们都太清楚了!!你别他大爷的找抽行吗?!

身为女人,我们,都很清楚,什么叫家庭暴力。

我们,特指,女人。

具荷拉,雪莉会在另一个世界吻醒你吧

当地时间23号,大约有3.5万名妇女走上法国巴黎和其他城市的街头,她们举着紫色的标语牌,抗议家庭暴力。

你能想象吗?就在今年,2019,法国仍然有至少137名女性,被自己的伴侣或前任杀害,死于来自亲密关系里的暴力。

人们举着标语牌,紫色的标语牌,上面写着受害者的名字,还有“别再谋杀了”的标语。

2019,在公认妇女地位已经很高的德国,反家暴已经做得很成体系的欧洲,妇女依然面临着如此严重的亲密关系中的暴力。

那我们国家的情况又怎么样呢?

具荷拉,雪莉会在另一个世界吻醒你吧

人民日报消息:

全国2.7亿家庭中,有30%的妇女曾经遭受家暴。

平均每7.4秒就会有一个女性遭受丈夫的殴打。

我国每年有15.7万妇女自杀。其中60%妇女自杀是因为家庭暴力。

家暴致死,占妇女他杀原因的40%以上。

而面对暴行,女性平均要经历35次以上的家暴才会选择报警。

容我弱弱地加一句吧,那些经历了35次家庭暴力后的妇女,就算是报警了,也未必能得到好的保护。甚至,她们也未必能够取证到自己丈夫对自己施暴的证据。

讲个就发生在一线城市的例子吧。

玲,受过高等教育,嫁的是一个高等教育背景的凤凰男。

但这个男人明显是人格扭曲的一个人,他丧父,自幼由母亲抚养长大,他母亲是他唯一的重视的人,除此以外,其他人在他眼里都是工具/牲口。

他母亲对他严厉,小时候一言不合就是毒打。他觉得这是母亲爱他。

而且,“正是因为母亲毒打我,我才有了今天的出息。”

一个自幼被严重虐待的人,在成年后,人格极其分裂。

一,他无限追求成功,堪称厚黑学大全,只要成功,他就能从母亲那获得嘉许。

二,他对妻子儿女各种施虐,一言不合,就毒打他们。尤其是一旦他母亲发出指示,说谁谁谁要管教,他立即冲上去执行。而他母亲,几乎大字不识,是个文盲。生活在一线城市,会因为孩子不肯吃她放了一周的馒头,而大发脾气,说孩子该揍。

于是,他就冲上去,当着奶奶面毒打孩子给奶奶出气,要一直打到孩子跪地向奶奶道歉求饶。

玲不止一次报警。

但警察来了以后,都是和稀泥。

她浑身颤抖地描述了她丈夫如何毒打孩子,警察听着,表示了同情,然后,说:“有时候孩子调皮是没办法,我在家也打我儿子啊。”

“我在家也打我儿子啊。”

有一次,她不在家,是她儿子自己受不了毒打,自己打了110报警,但警察来了以后,先把她儿子教训了一顿:“你要是好好听话,成绩棒棒的,你爸爸怎么会打你?年纪轻轻的不学好,你爸爸打你也是为你好,为你好啊。”

而她多次想去警察那拿自己的报警回执,都被无理由拒绝了。

她也想坚持索要回执,可是又怕再坚持下去,惊动她丈夫,回到家又是一场毒打。

所以,这个闭环,谁来给她打破?

我们都会埋怨受家暴的妇女不自救。

04

但实际上,长期被家暴的妇女,无人协助、没有社会系统化的救助的话,她们真的绝少有能力逃脱这样的关系。

因为,就像温水煮青蛙一样,她已经慢慢地在控制的毒液里,丧失了逃离的能力,和清醒的大脑。

这些控制会包括:

经济控制。家暴男也知道自己所做的事会天怒人怨,伴侣很容易逃离。于是,他们往往精于控制,在受害人忍受到临界点之前,他们就已经一步步控制了受害人的软肋。比如,让她辞职,失业在家,剥夺她的经济能力。而财产又牢牢控制在他手里,他会威胁她,如果你离开我,你一分钱也拿不到。

精神控制。家暴男除了肢体暴力,精神暴力随时随地。他贬低她,他羞辱她,他不停地给她洗脑,告诉她她什么都不是,他是瞎了眼才会娶她。如果不是他好心收留她,她走出去,连狗都会嫌弃她。

环境控制。家暴男不一定会对外人不好。在外人眼里,他可能彬彬有礼,体面斯文,甚至慷慨大方。而他建造了一个“我是正常人,我老婆是个废物、拖累、脑子有问题”的环境。并告诉受害人,你就是人憎鬼厌,除了我,没有人会喜欢你,容忍你。

子女控制。家暴男最善于运用的控制就是子女控制母亲,或用伤害母亲来威胁子女。妻子和孩子,就像是他绑架的人质。

上文里写到的玲,为啥没有离婚?

因为,按照中国先行法律,她有两个孩子,一儿一女,如果离婚,必然有一个会留给她丈夫。

无论哪个孩子被留下,都可能被她丈夫完全摧毁。

她丈夫会把她逃离的愤怒,都发泄在这个被留下的孩子身上。

孩子一定会三天两头遭打毒打。而求助无门。

“现在不离婚,我们处处顺从他,小心翼翼地看他脸色,我尽量让孩子们远离他,如果他有怒气,马上把孩子带进房间,他打我骂我几下。至少不会伤到孩子。”

这就是玲的最后防线。

“我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但,至少我在,还能挡一挡孩子遭受的暴力,等他们稍微再大一点点,大的能够住校自理了,我带走小的,离婚。”

谁能帮她想到更好的自救之路,请在文章底下留言。

我们不要责备这些妇女不自救,想想具荷拉。

她年轻、美丽、有很高的收入,也有前途,也有律师,也能请到最好的心理医生。

有近20万的韩国女星,愤而上街为她请求公道。

又怎么样呢?

但是,在如此清晰的证据下,她被前男友崔某毒打,依然被定义为互殴,男方仅仅因为偷拍她的私密视频并威胁曝光,而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半——以及缓刑3年。

说到底,他几乎没有受到任何真正的惩罚,连一天牢都不必坐。

具荷拉在判决结果出来后,曾经表示失望。

并在今年的5月,再次试图自杀。

而雪莉自杀离世时,她一度流泪说:让我带着你的那份努力好好活下去。

……

这算是自勉?自救?

但是,她还是选择了离开?

这个世界,对于她和雪莉那样的女孩,甚至对于太多的女孩,都实在是,太严厉了。

而伤害这些女孩的人,却受着保护,受到无止境的宽容和谅解。

所以,具荷拉也去了另外一个世界吧。

只希望,雪莉在另一个世界,可以吻醒她。

而那是一个冰雪奇缘一样的奇幻美丽新世界。女孩子们相亲相爱,我们互相抱持,再也没有伤害、羞辱、贬低和剥夺。

我国8100万已婚妇女曾遭受家暴。平均每天有11675名女性受到丈夫殴打,每年4261621人,每年94200名妇女因家暴自杀,平均每天258个,5.58分钟就有一个。

具荷拉,雪莉会在另一个世界吻醒你吧

而在阅读这个文章的时候,您大概需要花费3分钟时间。

在我们阅读的3分钟里,

24个中国女性,遭受了家庭暴力。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钓鱼人的俱乐部

钓鱼人的俱乐部

钓鱼,我们是业余的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