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画风突变,焦虑陡升!《小舍得》里他怕对不起孩子还是自己呢?

画风突变,焦虑陡升!《小舍得》里他怕对不起孩子还是自己呢?
2021年04月17日 00:40 新浪网 作者 读史明治

  妻子一边洗碗一边怼丈夫:“你这画风突变的我都不认识你了。”丈夫一改往日佛系,无比焦虑地喊道:“此一时彼一时,今天你要是去开家长会就知道我的心情了。”

  

  果然,孩子成为夫妻二人吵架的导火索。

  其实,最初丈夫一直都很佛系,最看不惯家长们把孩子送进培训机构,被贩卖焦虑的人天天像洗脑了一样的兜售可以提高孩子能力的课程。

  

  可是,当自己的孩子因为成绩而被别人区别对待的时候,他就再也坐不住了。为此他放下自己的清高,低下头去求了甲方来帮助这件事情。

  原本想着,进了培训机构孩子成绩就能有所提升,可是一场家长会完全击破了他的幻想。也是在这个时候,他才明白其他家长为了自己的孩子成绩好,是下了多大的功夫。

  

  所以丈夫的思维迅速也被同化,开始转向了也让自己的孩子要接受全面的辅导,但是遭到了妻子的坚决反对。

  原本夫妻二人一致通过的教育孩子的方法,显然已经出现了裂痕。但是这突然改变的画风以及无处安放的焦虑,确实和之前淡定形成了巨大的差别。

  

  那么,他之所以这样改变,究竟怕的是对不起孩子,还是怕对不起自己呢?

  心底最深处,依旧是孩子最大。

  天下的父母都一样,为了自己的孩子的事情,总会在一些事情上做出自己从未做过的事情。就像前面所讲的丈夫——夏君山。

  作为一名知名设计师,找他做设计的人可谓是门庭若市,而在这些人之中,就有一位能帮得上自己的人——方总。

  

  只不过,来自艺术家的高冷和矜持,让他总是对这位方总敬而远之。谁曾想,就是这样一个看上去没有什么审美的老板,却是自己孩子一心想上的培训机构的房东。

  看着自己的孩子一天天不开心,甚至还被同学羞辱笑话,被家中其他人含沙射影的冷暴力,夏君山终于鼓足了勇气,主动登门去请求方总来帮助自己的孩子。

  

  虽然最后问题成功解决,但是夏君山的妻子南俪知道自己的丈夫付出了怎样的代价,对于这一个稍微自视清高的人来说,向别人低头求情,那真的是伤害不大但侮辱性极强。即便如此,能换来让自己的孩子进入好的培训机构,所有的所谓低头求情就都值了。

  可是,相比较那些早就开跑的同学,夏君山的孩子的底子着实是薄弱了一些。平时还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感觉,同时夏君山和南俪遵循着自己的教育理念,一直觉得自己家的孩子还不至于那么差。

  

  这个感觉在夏君山去参加了孩子的家长会之后,就完全被推翻。巨大的差距让他开始怀疑自己的教育理念究竟对不对,是不是不利于孩子的未来。

  基于这样的焦虑,温文尔雅很佛系的夏君山着急了。他当下的决定便是,一定要赶紧开始抓紧孩子的学习,像其他家长一样,不能让自己的孩子落后别人,成为别人的陪跑。所以,他真的很担心自己对不起孩子。

  对得起孩子的同时对的起自己,这种“负罪感”不可取。

  在参加家长会之前,夏君山给自己的定义是孩子成长路上的伙伴,只要孩子们能健康快乐地成长,就是他最想看到和一直在做的事情。

  

  但是,真实的现实让他感受到了切身的痛和危机感。他心里明白,自己的孩子别说更优秀的人,就连田雨岚的孩子夏子悠都超过了自己的孩子,不仅进了知名培训机构的金牌奥数班,而且还取代了自己孩子在学校的职务。

  作为家长,在能力范围之内能满足孩子要求的,就一定会去满足。这是来自做父母内心深处的本能。所以,当他决定放下身段去找别人帮忙的时候,他对自己孩子的要求和态度,就已经发生了变化,尤其是孩子在培训机构进步明显之后,夏君山的态度完全不一样。

  

  之前看不惯别人家孩子上培训班,现在却在吐槽自己过往太佛系,而且就连自己的二胎上的幼儿园,都觉得在什么都不教。

  其实,夏君山的焦虑让很多人能感同身受。如果不知道一些事情的存在还好,但是知道之后没有给予,这种心里的负罪感,就会让家长感觉对不起孩子,继而对不起自己。

  

  这样做的结果只有一个,就是让所有人都变成了像田雨岚一样,难道这是大家希望的吗?

  结尾

  夏君山的转变真的是让南俪感觉很突然,而且几乎不认识。其实,这也难怪他有这样的转变。心态再平和的人,也经不住自己在意的人被别人甩在身后。但是,凡事都要讲一个方式方法,跟风的不见得可就是对的啊!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