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里吴用为何背叛晁盖?

《水浒传》里吴用为何背叛晁盖?
2019年11月20日 05:01 新浪网 作者 视界奇谈

《水浒传》里吴用为何背叛晁盖?

(一)吴用有何本事?

吴用是山东郓城东溪村人氏,祖居本乡,生的眉清目秀,面白须长,表字学究,道号加亮先生。赞美他的《临江仙》这样说:

万卷经书曾读过,平生机巧心灵,六韬三略究来精。胸中藏战将,腹中隐雄兵。

谋略敢期诸葛亮,陈平岂敌才能。略施小计鬼神惊。字称吴学究,人号智多星。

吴用兵器是掣两条铜链,书中只出现过一次,当赤发鬼刘唐与插翅虎雷横东溪村恶斗五十余合不分胜负之际,吴用用铜链就中一隔,两个都收了朴刀,跳出圈子外来,立住了脚。但也从未见吴用掣两条铜链上阵过。其实这一隔应该就像现在交警示意停车的手势,并没什么功力。

从这赞美词和梁山发展的实际来看,吴用谋略明显胜过朱武一个层次。两人使用的兵器,都没有什么实战功用,仅能吓唬吓唬一般人,朱武在芒砀山一战中,还敢拿双刀上阵。而吴用只此一回,再不见拿出手过。梁山三大军师,论武艺,应是公孙胜为首,朱武次之,吴用垫底(乃入门级)。

《水浒传》里吴用为何背叛晁盖?

反观吴用在十四回的出场,非同一般,作者花了许多的铺垫,为吴用使计谋,智刧生辰纲,梁山小夺泊等故事都设计的精彩绝伦,吴用确实名不虚传。再后来的三打祝家庄、大破连环马、三山聚义打青州、智取大名府、夜打曾头市、两赢童贯、三败高俅等梁山最风光的战斗,都少不了吴用的运筹帷幄,妙计频出。这个时候的公孙胜除了在高唐州大败妖人高廉时大显身手之外,乃是闲人。朱武则完全如同局外人。

(二)吴用为何背叛晁盖?

在梁山发展的几个阶段中,吴用都是毋庸置疑的决策者之一。

先是晁盖集团的核心成员,如果这个局面不改变,吴用会为晁盖殚精竭虑、死而后已的。不要忘了,当初东溪村七星聚义,就是不甘寂寞、当小学教师的吴用主动撺掇、鼓动晁盖,挑起阮氏三兄弟的。

第二个阶段是宋江上山后,问题就出现了,晁盖是山寨之主,但随宋江上山的力量却占了压倒性的优势。每次在聚义厅聚会,宋江总是道:“休分功劳高下,梁山泊一行旧头领去左边主位上坐,新到头领去右边客位上坐。”

《水浒传》里吴用为何背叛晁盖?

这是要干什么?就是给晁盖看的嘛,就是叫板嘛!

吴用的心理起了急剧的变化,这样下去肯定会有第二次“火并王伦”的大戏重演,不看到这一点,危机就在眼前。于是乎,吴用开始主动向宋江集团靠拢,在几次出征中,吴用积极的在宋江鞍前马后,牵马坠镫,这也是宋江立功树威急需的。吴用通过多次磨合,表明了心迹,逐渐获得了宋江的信任,成为宋江最铁的心腹。换来得是:梁山核心集团的成员,名义上的老三、实际上的二把手。这是吴用最看重的。

这时的晁盖实际上已被架空,随时可能成为第二个王伦,但是那样做的话,江湖上舆论将会对宋江不利,而江湖舆论却是宋江的核心竞争力。

吴用在这个问题上,心思已然做了决断,他将赌注押在了宋江这边。晁盖看到了这点,才愤然决定要亲自攻打曾头市,以重树自己的权威。

这次出征,吴用居然没有像以往跟宋江一样地跟着晁盖同去,公然将晁盖抛到了危险境地。

看看被晁盖点将的头领,主要是梁山的旧有班底,竟然没有几个能征善战的:呼延灼是刚降军官,还不带其得心应手的搭档韩滔、彭圮;张横、阮氏三雄只是水军头领,不善陆战;出谋划策的只能以善于冲锋陷阵的林冲充当;而燕顺也不带上搭档王英和郑天寿、杨林也是新上山的头领;杜迁、宋万、白胜原本就没有什么战斗力。

这是一支没有合力、缺乏核心战斗力的队伍,与占尽地利人和的曾头市相比,明显处于劣势。看看宋江出征都是什么部署配置,就明白了晁盖所处的境地。

一开始看到这个出征名单,就心中一怔,感到了晁盖心中的悲怆和愤恨,属于他阵营的的核心成员都弃他而去,背叛了他,他能干什么,只能奋力一搏,也许战死才是最好的结局。

这样的情形,吴用早已心知肚明,甚至是蓄意为之。在晁盖最需要他的时候,不但不跟随晁盖同行,甚至没有任何谋划运筹,只是不痛不痒的拿风吹旗折说事:“此乃不祥之兆,兄长改日出军”。其实是向宋江表明自己已同晁盖划清了界限。倒是林冲鞍前马后的不顾一切,死并将去,力保不被全歼。

同时要说,作为最早追随晁盖的梁山副军师入云龙公孙胜,其行为也令人费解,晁盖出征时不见其跟随或谏言,就是晁盖中毒箭身亡,宋江在做哭似丧考妣一般的表演时,他才和吴用劝道:“哥哥且省烦恼,生死人之分定,何故痛伤?且请理会大事。”

这二人才是此时梁山的正副军师。宝压得真好!

(三)吴用为何上吊?

吴用在招安之后,随宋江北讨南征,看看众兄弟折损大半,心中的追寻功名、坐享荣华之心也渐渐消去,殚精竭虑的辅佐宋江,不过换来的是如此下场,寒心、失望和悲愤是肯定的。眼见宋江被害,知朝廷既已生疑,终将毁于奸谋,不得善终,只好与花荣双双自缢于楚州南门外的蓼儿洼。

吴用的本事在于韬略、计谋,官场尔虞我诈、风诡云谲,不是他一个乡村教师之所愿、之所长,眼见着建功立业后,也不能封妻荫子,明知名利终归雨打风吹去,绝没有自救办法。但他还想留得个清名于世,却做不到朱武般的决然,这是他与朱武的差距,这样的死法也是他的必然。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视界奇谈

视界奇谈

大家好,欢迎关注视界奇谈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