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困在时间里的父亲》:亲情片的烧脑打开方式|家庭24格

《困在时间里的父亲》:亲情片的烧脑打开方式|家庭24格
2021年04月22日 13:46 新浪网 作者 价值娱乐

  精神分析理论因涉及现实与梦境的双重空间,以及当下与过去两种时间维度,与此有关的影视作品观影门槛大多较高。

  其内容若触及观众内心,则被奉为形而上神作,诸如《穆赫兰道》《恐怖游轮》《暖暖内含光》等。然而大多此类作品观众看罢只觉云山雾罩,只能被小众影迷接受。

  

  那么表意多样繁杂的精神分析影像,与家庭亲情片能否完成融合?从电影《困在时间里的父亲》所获得的褒奖不难看出,答案是肯定的。

  本片是佛罗莱恩·泽勒的银幕处女座,改编自同名舞台剧,IMDb评分8.2,包揽了本届奥斯卡6项提名……无论是观众还是业内媒体,对于片中内化情感关系的外化影像表达,以及由演员传达出的细腻人物情绪,都极为赞赏。

  叙事:情节繁复与内容失忆相呼应

  如何在封闭的有限空间内,展现一位阿尔兹海默症老人错乱而复杂的思绪呢?

  若是大卫·林奇、查理·考夫曼来执导,或许会用仪式感极强的象征性场面来呈现其精神紊乱。而在《困在时间里的父亲》中,导演佛罗莱恩·泽勒将人物混乱的思绪,外化成零碎肆意的情节。

  父亲安东尼(安东尼·霍普金斯 饰)随着年龄增长,记忆力衰退,总是蜷居在公寓内,只有大女儿安妮(奥利维亚·科尔曼 饰)偶尔来看望他一番。

  

  然而,女儿也有自己的生活。在跟父亲表明自己要和新结识的伴侣搬去巴黎时,安东尼的日常也被一些不可思议的突发性事件包围。

  不速之客(马克·加蒂斯 饰)声称自己是安东尼的女婿,并要将他赶出家门;一个自称是安妮的陌生女人(奥莉维亚·威廉姆斯 饰)为安东尼提供晚餐;女护工(伊莫琴·普茨 饰)与许久未见的小女儿露西(艾薇·维 饰)长相相似;安妮的新伴侣(卢夫斯·塞维尔 饰)总是对安东尼抱有敌意……

  

  导演就是要让父亲沉浸在“剪不断,理还乱”的混乱记忆中。整部电影不是“从失忆到真相大白”的老套剧情片,而是让观众随主人公一步步走向思绪混乱之境的故事。

  这一处理遵循了人物的内在精神逻辑。一个患有失忆症的老人,在亲情缺失的情况下,其记忆难以恢复。虽然他极力使思想清晰起来,但总无济于事。

  电影直到结尾对于人物关系也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真相,观众也混淆于安东尼的记忆里。然而混乱背后,实则蕴藏一条真实的情感线索——失智老人情感世界的脆弱。

  正如影片结尾,安东尼在得知自己已经被送进养老院,并从护士口中得知女儿安妮已搬去巴黎时,“老小孩”哭着找妈妈。老人晚年的凄凉,终将和他找不回的记忆一样,不见尽头。

  

  而剧情里不明晰的幻象,又伴随着情节的重复,促成父亲的孤独感。

  当女婿跟女儿安妮建议,将岳父送进养老院时,父亲在屋外恰巧听到夫妇的对话。在处理这一场景时,导演用了情节的重复,以确认女婿对于岳父的嫌弃,从而强化了安东尼悲苦的晚年处境。

  

  

  私密、封闭、重复的叙事空间,即父亲安东尼所沉浸的主观世界。形式的凌乱和内容上的失忆主题遥相呼应。

  影像:失忆外化下的时空扭曲

  如何将内心深处的情感进行影像化、象征性的表达?

  这就要提及本片的技巧:对于模糊复杂时空的构建——扭曲的空间与混淆的时间。看似错乱,实则有逻辑可循。

  

  扭曲的空间营造,体现在两方面:封闭环境的宏观相似性,与室内陈设的微观混淆性。

  因为是室内剧电影,场景环境较为单一局限。室内结构大致由客厅、卧房、走廊等小场景构成,同一化的小场景又组成三个不同的大环境(父亲的公寓,女儿的公寓,以及养老院),从而造成不知身处何地的混淆感。

  

  小场景与大环境所构成宏观层面上的相似性,唯一不同的是通过色调、灯光等影像手法所烘托出的微观氛围。

  公寓走廊为暖色调,自然光照进室内,色彩也更多样;而养老院的灯光以冷色调为主,蓝绿色暗示此处是冰冷的医院,亦象征外界环境对于患病父亲的冷峻无情。

  

  公寓(左);养老院(右)

  另外,一些室内细节以及道具,也在提醒观众,主人公处于一种记忆错乱的状态。

  卧房窗户外的景致也有区别。以街角房舍和森林公园两种场景,区分公寓楼与养老院。

  客厅墙面上小女儿画的画,在养老院大厅中并不存在;公寓走廊的黄色座椅,也同样出现在养老院走廊中。两处细节都暗示观众,此时的父亲可能是处于记忆错乱的边缘。

  同一道具出现在不同场景下的设定,外化了主人公的内在世界。空间的扭曲,使观众对父亲的精神世界有了更为直观的体悟。

  

  消失的画(左);同样的黄椅(右)

  时间上的扭曲,主要通过含混的事件,以及人物形象与角色身份间的不对等凸显出来。

  首先是含混的事件。大女儿到底是在伦敦照顾父亲,还是要跟爱人搬去巴黎生活。父亲的言语总在制造小女儿周游世界的假象,事实上在养老院,父亲通过空间的跨越,看见小女儿已死的事实。

  其次,是人脸、名字与角色身份间的不匹配。小女儿的脸与家庭护工的脸相似;大女儿的脸又与女护士的脸相混淆;同时,不同人物分享着同一个名姓,不同的名字又集中出现在同一角色身上。

  

  然而关于时间的恒定性,本片则通过道具手表加以呈现。

  父亲自始至终都在维护这块表,暗含他试图理清凌乱的时间。开场父亲之所以辞退女家庭护工,是因为他怀疑对方偷走了他的表。对于时间的极力挽回,实则是父亲对已随时间消失的亲情记忆的珍视。

  时间对应两个女儿,寻找时间的象征物手表,实则暗示父亲在记忆中搜寻两个女儿的形象。

  

  混乱的记忆,有限的时空,同样能拍出一部出彩的家庭片。

  国内创作者在处理类似情感失忆,或发生在封闭环境下的情节时,总会以第三人称的视角加以叙述。看完《困在时间里的父亲》,在如何利用有限的材料(人物、环境、道具)创造复杂叙事上,对编剧、导演来说。或许是有启发的。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