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推磨的记忆(散文)

推磨的记忆(散文)
2021年01月15日 09:08 新浪网 作者 时尚听白

  作者:周武山

  

  在六七十年代的时候,我们村里基本上家家户户都有自己的磨坊,各家随时用人工把粮食磨成面粉,蒸干粮、煮粥等。四十年以前,我家南院子里就有两间敞篷样的小东屋,这是我家的磨坊,也是我最不愿意去的地方,磨屋里有一盘很陈旧的石磨。由于当时大人们白天都到坡里去忙农活,所以我家磨面都是在晚饭后,我们兄妹一人一根磨棍,两个人一组推动着石磨。几十、几百圈下来,我就昏昏沉沉的,上下两层石磨摩擦发出的轰隆隆声音伴随着箩面的箩在簸箩里的罗床上咣当咣当的响声,在磨屋里回响。这一切都构成了我少年记忆中的“催眠曲”,推着推着,在不知不觉中就睡着了。那时最怕家里没面蒸干粮了,因为这就又要去推磨了,虽然我们兄妹多轮换着推,但丝毫改变不了我对推磨的恐惧。

  

  我家磨坊里的石磨,是由上下两块圆石雕成,上下衔接面有人字形斜棱磨齿,中间有磨脐相连。磨的上层有两个圆洞叫磨眼,磨眼内放入“筹”(高粱秆挺杆扒开皮,连接头朝上)以便下粮食。磨上层边上均匀地分布着三个透洞,拴着穿棍子推磨用的绳子。磨盘是父亲用土坯垒成的圆台,泥干后将下层石磨固定在圆台上,周围还剩约有二十厘米宽的磨盘,以接住粉碎后落下来的面粉。两人一组推磨,把磨棍放在腰间,推磨人可一手扶棍一手扫磨添料。推动上层就可将粮食粉碎成面粉。随后,母亲把磨碎的面粉用簸箕收到箩里,也有时是父亲箩面。把细面粉箩到簸箩里。箩是用十二厘米左右高的薄木板圈成直径三十三厘米的圆框,一面蒙上粗绢或用马尾织的网布作箩底。有粗、细、二乎头之别(筛网的目数)。箩底用坏时,有专门干这一行业的掌箩匠另换新底。婴儿穿土口袋时也用它箩沙土。盛面用的簸箩是一个方形圆角,边长约七十五厘米、深二十至三十厘米的柳编品,主要用于推磨时箩面,也可盛物晒粮食。箩面时簸箩内放一个罗床(两头装有木板,且平行的较长的两根光滑木棍),在箩床上来回推拉面箩,粉碎的细粉就漏在箩下的簸箩里,这就是食用的成品面粉了,箩内的粮食粗粒子倒回磨眼再磨。磨的大小不一,一般家庭用的直径约五十至六十厘米,厚约十六至十八厘米。

  

  石磨用的时间久了,上下两个磨盘经过硬对硬的摩擦,磨齿就不快了,磨面就慢了。这时,就要请打磨匠来打磨。那时一到冬天就有专门走村串户的打磨匠,他们大都是从南部山区临朐一带过来的,有丰富的打磨经验,只要打眼一瞧,不管从石头的纹理,硬度还是韧性都了如指掌,好的打磨匠打好一副石磨,大约需要一天半到两天的时间。

  开工后,师傅为了防止石屑飞溅入眼,带上了专用的防尘眼镜,扎好围裙,把石磨摆正,沟齿向上,人坐在马扎上。主要工具有两个,一个是中等大小的榔头,榔头的一端夹着一块特制的硬度很高的錾子片,专门做第一道工序——开深沟槽;一个小的是用来修整和轻轻凿出棱齿用的。头一道工序是开深沟槽,只见师傅两手握紧榔头,低头聚精会神顺着石磨的齿根部,一个一个的凿。然后再用第二把小錾子把磨平了的棱齿,不轻不重、不紧不慢的錾出一道道细小的沟槽。

  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机磨代替了石磨,柴油机代替了人力。后又有了电磨,现在人们多数买面粉或用小麦换面粉,小型的机磨加工的也很少了。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