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百草枯之死:好的产品,坏的商品

百草枯之死:好的产品,坏的商品
2020年06月22日 09:11 新浪网 作者 知顿ZhiDun

  今年9月,最后一个批次的可溶胶剂百草枯将超过使用期限,饱受争议的农药百草枯便将彻底告别中国市场。但是,关于百草枯的故事可能并不会这样简单的结束。仍有轻生者继续喝下它,也有“不甘者”继续为它研制解药。自从2003年,科技工作者李德军用了8年时间研制成功并投入量产之后,百草枯的中国之路便一直在爱恨纠缠中行进。

  百草枯之死:好的产品,坏的商品

  死亡溶液:每年超万人中毒

  2020年1月,四川雅安,3岁小男孩齐齐被母亲灌下了一瓶盖百草枯。因为离婚纠纷,他的母亲不想活了,而为了报复丈夫,她要把孩子一块儿带走。这是疫情之前,能在网上搜索到的,最后一条关于百草枯的新闻。结局不言自明,母子两人都没有什么机会。

  形容百草枯的毒性,很多人都用了“百死一生”这个词,医疗界普遍的共识是,口服20ML,基本没救,整体致死率90%以上。而更加恐怖的是,百草枯带来的死亡,漫长而不可逆,它摧毁人的脏器、使肺组织纤维化,却不对神经系统造成损害,轻生者往往无比清醒地等待死亡。一位医生这样描述一位轻生者的最后时刻:呼吸机的氧含量已经推到头了,但她的肺就像干了的丝瓜瓤,无论她的嘴张得多大,多么用力,还是无法吸到一点氧气,她瞪着眼睛,就像一个无比清醒的人,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沉入大海,溺死。

  这个过程,可能是几天,十几天,有位轻生者在ICU里躺了二个多月,每天上万元的治疗费用,也没能帮他逃过一劫。

  百草枯之死:好的产品,坏的商品

  几乎所有轻生者,在这漫长的死亡中都会后悔。

  山东曲阜一名身价过千万的女董事长,为了吓一吓自己的丈夫,抄起一瓶百草枯就喝了两口。她在病床上熬了整整20天,她无数次对医生说:“你们要多少钱,我就给多少钱,哪怕让我现在就拨一千万过来,我也决不含糊,不管花多少钱,倾家荡产也无所谓,只要治好我,什么条件都答应。”可惜,钱买不来命,百草枯给你机会后悔,却不给你机会活命。

  层出不穷的轻生新闻与轻生者亲属的质疑,让国家农业部关注百草枯毒性的问题,并逐步收紧对百草枯生产的管控。农业部曾在北京约谈多家百草枯企业,会议上通报,年均中毒发病人数超万人。

  拯救药王:想尽办法功亏一篑

  这是世界上唯一一种,被喝停产的农药。李德军曾经就不明白,这么好的产品,怎么就被禁了呢?

  前山东省农药研究院院长李德军,被称为中国百草枯之父。在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农业除草剂要从国外进口技术,价格昂贵。从1996年开始,时任山东省农药研究所(现山东省农药科学研究院)副所长的李德军决定带着团队攻关,用了近8年的时间,国产百草枯真被李德军研究了出来。

  自从2003年,国产百草枯水剂投入市场,因为其效率高、对环境友好、成本低等优点,迅速在全国铺开,并形成上下游产业链,年销量达10余万吨,相关从业者30余万人。然而令人始料未及的是,随着百草枯的普及,用它寻短见的人也迅速增多。

  百草枯之死:好的产品,坏的商品

  某天,李德军参加一场关于诊治百草枯病人的讲座。他第一次看到了那些百草枯病人的图片,备受打击。

  “百草枯是我迄今最得意的作品,我没想到上面出现了如此严重的瑕疵,让我感觉到,有一种负罪感,我感觉这做的什么事啊。”2016年接受媒体采访时,李德军坦陈自己的惭愧。

  百草枯最大的问题是没有特效解药,这一点,李德军在开始课题研究时就很清楚,但他没想到,有人会去喝它。

  为了“拯救”百草枯,也是为了拯救由他创造出来的这条产业链,李德军想了很多办法。比如,百草枯水剂里添加特殊成份,让它看起来是恶心的墨绿色、闻起来有刺鼻的臭味、而且还有催吐剂成份。

  但所有这些努力,对于一心求死的人来说,并没什么效果。

  他还组建了一个“关怀联盟”,为百草枯病人和家属提供帮助。他改进产品,将百草枯改制成颗粒剂和可溶胶剂,“我看到过一份材料,有自杀冲动的人做出决定时,最关键的是那头13秒,如果13秒之后没有付诸行动,可能他就不想自杀了。”李德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改成颗粒剂和可溶胶剂,就是为了延缓轻生者喝下去的时间。

  但效果并不明显,百草枯还是没能逃脱被禁的宿命。

  不合国情:监管链条形同虚设

  如今,只有生产百草枯母液的工厂还被保留着,但产品只能用于出口。因百草枯而兴起的上下游企业,要么转产,要么破产。百草枯,是一款好的产品,但是做为商品,并不成功。它所引起的道理伦理问题,至今对于很多中国家庭的伤害,依然客观存在。

  百草枯的失败之处,在于没能根据中国国情,建立一条有效的监管链条。美国并不禁止使用百草枯,但登记制度严格,且农场主不得自行购买、使用,必须由专门机构的专业人士保管和喷洒,从根本上杜绝了个人持有百草枯的可能。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高毒农药须单独上锁存放。在日本,购买百草枯必须签字,申明销售和使用的严格限制。

  实际上,我国对百草枯也有类似的监管规定,但在我们这样一个农户数量巨大且分散的国家,管理起来难度极大。百草枯不仅在村口的农药店里能随意买到,网上下单还能快递到家。那些监管条例,便成了纸上谈兵。

  李德军在百草枯被禁之后,淡出了公众视线,但百草枯并没有被人遗忘。2019年下半年,一项关于“百草枯快速解毒液”的专利在海南转让成功。据公开报道,这种解毒液与百草枯溶液接触反应后,可以快速形成针状固体物,该针状固体物既不溶于强酸强碱,也不溶于水及常见有机溶剂中,无法被人体或动物体吸收,常温常压性质极其稳定,从而实现百草枯的快速解毒。

  也许,新的技术能让除草剂之王百草枯重新归来。但那些曾喝下它的人,绝大多数,再也不回不来了。(文/知顿 知顿君)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