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渭:破坏了笔法,但把明朝书法引向新的高峰

徐渭:破坏了笔法,但把明朝书法引向新的高峰
2019年10月16日 00:07 新浪网 作者 教育书沉

徐渭是明代中后期最富创造精神的艺术家,其诗文、戏曲、杂剧、绘画、书法皆深有造诣,不落俗套。而其文风、画风、书风俱狂放不羁,世所景仰。

徐渭:破坏了笔法,但把明朝书法引向新的高峰

徐渭的书法出于二王、张旭、颜真卿、怀素、黄庭坚、米芾等,笔力凝重、笔势飞扬。小字多清润,大字则纵放不拘,代表作有《杜甫秋兴八首》、《女芙馆十咏卷》、《春雨诗卷》、《野秋千诗》等。徐渭虽以狂放不羁闻名书史,但他作品中点画的结实程度,丝毫不亚于唐宋书家。与祝允明草书比,徐渭线条的功底显得更扎实(祝草书线条多糙气)。徐渭的书法艺术,超越了时代,开启和引领了晚明“尚态”书风,把明代书法引向了新的高峰。

徐渭:破坏了笔法,但把明朝书法引向新的高峰

陶望龄曾说过其书法“称为奇绝,谓有明一人”,当代书法理论家刘正成先生评价:“徐渭在书法从卷册翰札的文房把玩转向厅堂展示审美的变革中,实现了作品创作中笔法的改造……徐渭这种借鉴于绘画的点画表现方法,是对晋唐笔法的创造性破坏,对于书法艺术美术化倾向的改变。”并称“徐渭破坏了笔法”。

徐渭:破坏了笔法,但把明朝书法引向新的高峰

徐渭的书法和明代早期书坛沉闷的气氛对比显得格外突出,他最擅长气势磅礴的狂草,其狼藉荒率的用笔,使一般人很难看懂,尽管如此,他仍然对自己的书法极为自信,自认为“书法第一,诗第二,文第三,画第四”。其大轴行草,虽侠气弥漫,落纸烟云,但点画之间,仍不见虚妄之笔。而其题画诗款及小行书,凝实中透出一股英气,清新可人,如《野秋千诗》,线条绵劲连贯,结字错落有致,颇见自我性情。

徐渭:破坏了笔法,但把明朝书法引向新的高峰

徐渭大轴及横幅大草章法多缜密,上下左右浑然一片,有“密不透风”感。如此纵逸之点画,又将结字写得如此绵密,可以说是前无古人。有人说,徐渭的字不可学,因为徐渭的字承载着他的人生经历、处世态度,总之,徐渭只有一个,徐渭的书法也是独一无二的。但是,任何一个艺术定式,都有让人揣摩、学习、运用的可能,我们也许不会写得和徐渭一模一样,但徐渭书法中的气质、用笔规律还是可以借鉴的。

徐渭:破坏了笔法,但把明朝书法引向新的高峰

如何临习徐渭的书法,有两点建议:一、徐渭小字行草气清格高,结字稳中见奇,线条凝中见动,临写时切不可随意带过。二、大作品的狂意,须有相当的功底,尤用笔当须实按,又富顿挫节奏。偶有的虎尾节不可勉强为之,以自然写出为上。

徐渭:破坏了笔法,但把明朝书法引向新的高峰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教育书沉

教育书沉

分享最新最大的综合教育知识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