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我的西西弗斯

我的西西弗斯
2020年06月23日 19:34 新浪网 作者 时尚泪流

  我的西西弗斯

  我的西西弗斯 米拍摄影师@玩子 创作  “是个女孩!”,那一天,我的诞生使家庭走向末日。 “我与父亲,星球上两粒各不相干的尘埃,借命运之手,被处决在同一个刑场。”     幼年时我从未有过坐在母亲或父亲怀里或膝盖上的好光景,也没有在8岁的夜晚被母亲紧紧拥抱过。这个从此没有主宰的世界对我来讲既不是荒漠,也不是沃土。在这荒谬的故事里,只有我是自己的主人。 西西弗斯被神惩罚永无止境的搬运巨石到山顶,而巨石每到山顶就会滚落,他就这样日复一日的重 关注 ,了解更多摄影故事和摄影技巧

  我的西西弗斯

  我的西西弗斯 米拍摄影师@玩子 创作  “是个女孩!”,那一天,我的诞生使家庭走向末日。 “我与父亲,星球上两粒各不相干的尘埃,借命运之手,被处决在同一个刑场。”     幼年时我从未有过坐在母亲或父亲怀里或膝盖上的好光景,也没有在8岁的夜晚被母亲紧紧拥抱过。这个从此没有主宰的世界对我来讲既不是荒漠,也不是沃土。在这荒谬的故事里,只有我是自己的主人。 西西弗斯被神惩罚永无止境的搬运巨石到山顶,而巨石每到山顶就会滚落,他就这样日复一日的重 关注 ,了解更多摄影故事和摄影技巧

  我的西西弗斯

  我的西西弗斯 米拍摄影师@玩子 创作  “是个女孩!”,那一天,我的诞生使家庭走向末日。 “我与父亲,星球上两粒各不相干的尘埃,借命运之手,被处决在同一个刑场。”     幼年时我从未有过坐在母亲或父亲怀里或膝盖上的好光景,也没有在8岁的夜晚被母亲紧紧拥抱过。这个从此没有主宰的世界对我来讲既不是荒漠,也不是沃土。在这荒谬的故事里,只有我是自己的主人。 西西弗斯被神惩罚永无止境的搬运巨石到山顶,而巨石每到山顶就会滚落,他就这样日复一日的重 关注 ,了解更多摄影故事和摄影技巧

  我的西西弗斯

  我的西西弗斯 米拍摄影师@玩子 创作  “是个女孩!”,那一天,我的诞生使家庭走向末日。 “我与父亲,星球上两粒各不相干的尘埃,借命运之手,被处决在同一个刑场。”     幼年时我从未有过坐在母亲或父亲怀里或膝盖上的好光景,也没有在8岁的夜晚被母亲紧紧拥抱过。这个从此没有主宰的世界对我来讲既不是荒漠,也不是沃土。在这荒谬的故事里,只有我是自己的主人。 西西弗斯被神惩罚永无止境的搬运巨石到山顶,而巨石每到山顶就会滚落,他就这样日复一日的重 关注 ,了解更多摄影故事和摄影技巧

  我的西西弗斯

  我的西西弗斯 米拍摄影师@玩子 创作  “是个女孩!”,那一天,我的诞生使家庭走向末日。 “我与父亲,星球上两粒各不相干的尘埃,借命运之手,被处决在同一个刑场。”     幼年时我从未有过坐在母亲或父亲怀里或膝盖上的好光景,也没有在8岁的夜晚被母亲紧紧拥抱过。这个从此没有主宰的世界对我来讲既不是荒漠,也不是沃土。在这荒谬的故事里,只有我是自己的主人。 西西弗斯被神惩罚永无止境的搬运巨石到山顶,而巨石每到山顶就会滚落,他就这样日复一日的重 关注 ,了解更多摄影故事和摄影技巧

  我的西西弗斯

  我的西西弗斯 米拍摄影师@玩子 创作  “是个女孩!”,那一天,我的诞生使家庭走向末日。 “我与父亲,星球上两粒各不相干的尘埃,借命运之手,被处决在同一个刑场。”     幼年时我从未有过坐在母亲或父亲怀里或膝盖上的好光景,也没有在8岁的夜晚被母亲紧紧拥抱过。这个从此没有主宰的世界对我来讲既不是荒漠,也不是沃土。在这荒谬的故事里,只有我是自己的主人。 西西弗斯被神惩罚永无止境的搬运巨石到山顶,而巨石每到山顶就会滚落,他就这样日复一日的重 关注 ,了解更多摄影故事和摄影技巧

  我的西西弗斯

  我的西西弗斯 米拍摄影师@玩子 创作  “是个女孩!”,那一天,我的诞生使家庭走向末日。 “我与父亲,星球上两粒各不相干的尘埃,借命运之手,被处决在同一个刑场。”     幼年时我从未有过坐在母亲或父亲怀里或膝盖上的好光景,也没有在8岁的夜晚被母亲紧紧拥抱过。这个从此没有主宰的世界对我来讲既不是荒漠,也不是沃土。在这荒谬的故事里,只有我是自己的主人。 西西弗斯被神惩罚永无止境的搬运巨石到山顶,而巨石每到山顶就会滚落,他就这样日复一日的重 关注 ,了解更多摄影故事和摄影技巧

  我的西西弗斯

  我的西西弗斯 米拍摄影师@玩子 创作  “是个女孩!”,那一天,我的诞生使家庭走向末日。 “我与父亲,星球上两粒各不相干的尘埃,借命运之手,被处决在同一个刑场。”     幼年时我从未有过坐在母亲或父亲怀里或膝盖上的好光景,也没有在8岁的夜晚被母亲紧紧拥抱过。这个从此没有主宰的世界对我来讲既不是荒漠,也不是沃土。在这荒谬的故事里,只有我是自己的主人。 西西弗斯被神惩罚永无止境的搬运巨石到山顶,而巨石每到山顶就会滚落,他就这样日复一日的重 关注 ,了解更多摄影故事和摄影技巧

  我的西西弗斯

  我的西西弗斯 米拍摄影师@玩子 创作  “是个女孩!”,那一天,我的诞生使家庭走向末日。 “我与父亲,星球上两粒各不相干的尘埃,借命运之手,被处决在同一个刑场。”     幼年时我从未有过坐在母亲或父亲怀里或膝盖上的好光景,也没有在8岁的夜晚被母亲紧紧拥抱过。这个从此没有主宰的世界对我来讲既不是荒漠,也不是沃土。在这荒谬的故事里,只有我是自己的主人。 西西弗斯被神惩罚永无止境的搬运巨石到山顶,而巨石每到山顶就会滚落,他就这样日复一日的重 关注 ,了解更多摄影故事和摄影技巧

  我的西西弗斯

  我的西西弗斯 米拍摄影师@玩子 创作  “是个女孩!”,那一天,我的诞生使家庭走向末日。 “我与父亲,星球上两粒各不相干的尘埃,借命运之手,被处决在同一个刑场。”     幼年时我从未有过坐在母亲或父亲怀里或膝盖上的好光景,也没有在8岁的夜晚被母亲紧紧拥抱过。这个从此没有主宰的世界对我来讲既不是荒漠,也不是沃土。在这荒谬的故事里,只有我是自己的主人。 西西弗斯被神惩罚永无止境的搬运巨石到山顶,而巨石每到山顶就会滚落,他就这样日复一日的重 关注 ,了解更多摄影故事和摄影技巧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