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悼念赵奇伟先生现代诗(第六辑)

悼念赵奇伟先生现代诗(第六辑)
2020年11月24日 05:36 新浪网 作者 车主一屋

  文/李秀琴

  ——追思缅怀赵奇伟老师你走的时候

  开始下雨

  冬天的蔚县本该下雪的季节

  这雨淅淅沥沥

  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早上

  中午。晚上

  到了深夜

  她会结冰。会痛

  这样持续

  带着程派京韵的结冰。疼痛

  明了地诠释着

  一个名字

  默写的忧伤

  诠释着你

  短暂的45岁的生命不眠的长夜

  凌晨三点的哭泣

  从结冰开始

  你的音容笑貌历历在目

  点点滴滴

  今日蔚州结缘二十载

  良师。益友。兄弟

  就是前几天,我们一起参加

  永宁寨村创作基地挂牌活动

  还是前几天,我们一块

  去山上采摘酸醋溜

  生命中习惯了有你

  生命中怎会没有你?关于尘埃

  你的忙碌、熬夜、隐忍

  你的蔚州文艺、中国诗

  你的诗歌文化。你的扶贫事业

  你的大爱

  你的胸襟有多宽广试问,一个望过浩渺星空的人

  你怎会走远

  你一定不会走远。一定

  2020年11月19日凌晨三点

  悼奇伟

  文/袁文为什么这天,天气阴沉

  为什么这天,冬雨纷纷这天,我们还和往常一样

  手机却跳出惊人的噩耗

  天一下黑了下来

  地一下开始下沉

  这难道是真的

  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

  眼睛奇伟,我们多么熟悉的名字

  多少次徜徉于你的诗

  和你诗一样温情的眼神

  轻轻和我们对话

  诗就流进了江河

  款款和我们寒暄

  爱就是成串莹晶

  即使乡间的小路

  爱也铺成了诗韵奇才志伟,你的名字

  是秋天的红叶

  已燃烧成季节旳风景

  火红的旗帜

  和诗一起

  飘扬,在远方

  在我们的心中深秋的苦雨

  初冬的寒风

  你这灿灿的红叶

  不与一枝可栖

  我们捂着颤抖的心口

  捂着那颤抖的悲情

  寒冬下雨,如六月飘雪

  悠扬的情韵就这样浅搁一天的大雪

  是诗的寒潮

  冻伤了中国诗的信号

  冻伤了壶流汩汩的激情

  冻伤了蔚萝山脉起伏的波涛天咋就这样阴沉

  咋就这么清冷

  墨写忧伤

  文/闫立平

  ——沉痛悼念赵奇伟老师昨日

  天空墨写忧伤

  当灯火点亮万家

  奔波的尘埃抚慰在细微声音之中关于尘埃,夜色最直接发言

  ——落定在黑暗里,无关阳光

  众生却睁着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的出口

  千年的路,让诗和远方长出飞翔的翅膀

  纯情与梦想结出现实的果实

  照见时光的暖打开夜窗

  僵硬的地表砸碎万千长长的思绪

  寒冷接受“嘀嗒嘀嗒……”的清爽净化天堂里续写“墨写的忧伤”

  让蔚州乃至更远的天地低头,默哀

  泪花扯断玻璃心

  长路,一直清明

  意外

  ——悼念赵奇伟老师

  冬日里,细雨霖霖

  是老天惋惜的泪吗

  人间留不住您的疲惫吗

  痛心。一大早听到您不好的消息

  昨日的风轻亦如刀狠吗

  您知道的,那片您扶贫的工作地

  离不开您踏实的足迹

  您就地而倒,生生砸痛了脚下的土地

  各地的文学舞台离不开您朗朗的韵律

  绕梁的京剧,耳畔至今优美

  几处农家大院正讲述故事始末村民说您是一头老黄牛

  面对土地就热情无比

  我只知您是七三年的牛人

  奔波在诗意的大江南北

  品读着每一棵野草的耐力

  让诗和远方笑响淳朴的自然

  让现实和梦想笑亮每一位朴实的脸庞天沮丧着脸

  整日诉说着您扶贫履历的点点滴滴

  诗友的心淌着泪

  千年的路,留下关于尘埃的多少故事飞雪在匆匆过往中醒来

  只为坚强是您的风采

  化作短暂的停留

  飘逸,坚守一个末季与缄口的独白冷与暖化作夜色之墨

  良心研开砚台

  默写自然乃至每一个生灵的忧伤

  ——意外和明天,情同手足

  2020.11.19日

  扶贫与诗及远方

  文/郭燕云脱贫的担子很重

  你一挑就是四个寒暑2016年的春天

  你将257个脱贫梦播种

  在日头下耕作

  你把724个贫困名字写成日志

  在月光里探索你倾尽一生的才情

  让村东头的大棚生出韵脚

  让小水库的锦鲤跃过龙门

  你用大写的热忱

  给扶贫插上文化的翅膀

  从此脱贫梦有了诗及远方当脱贫攻坚战的号角吹响

  你身先士卒

  加入先锋队勇当排头兵

  拼尽全力完成最后的突击

  眼看脱贫攻坚战胜利在望

  你却倒了下去

  一颗诗意的心长眠在你播种的脱贫梦里关于文字,关于京腔,关于海边的风

  你注定亏欠,注定报憾

  此刻已无一丝力气告别

  连简单的“再见”都撑不起

  唯一能做的,就是

  耗尽最后的体温

  捂热塞北的雪

  用墨写的忧伤

  以一场雨的柔情与世界作别

  想了解更多精彩内容,快来关注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