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租房租到蛋壳,买房买到烂尾楼,这届打工人太难了

租房租到蛋壳,买房买到烂尾楼,这届打工人太难了
2020年11月27日 11:04 新浪网 作者 国民经略

  有生之年,我们没见过这样的公司。

  一边是三年亏损63.2亿,拖欠了房东天量的租金,一边又在官方微博回应:

  感谢大家的关心和支持,我们没有破产,也不会跑路!请不要信谣传谣!

  更奇葩的是,这条微博底下,全是蛋壳的“铁粉”和“博主精选评论”,大家感受一下:

  蛋壳,好样的

  我奥运会都没喊过加油 对蛋壳只想说 加油 挺住

  大家都说你不行了,但我app还是付了账单,虽然钱不多,反正我还想支持一下你,加油呀阿蛋,给我冲鸭

  挺过去了你就是镀金的蛋壳了

  蛋蛋,换个名字吧,不如叫金蛋银蛋铁道!必须坚硬起来!

  也有很明显洗地的,可见水军水平并不高:

  有些人是真的坏,越是造谣,越是不合理维权,就越是会引发恐慌,就越是会造成挤兑效应,就越是资金短缺,就越是乱象横生!蛋壳真是要跑路的话早就跑路了,没必要撑到现在!

  我住过蛋壳,其实挺好的,就是疫情和谣言给蛋壳带来太多负面,蛋壳加油

  都快破产了,还有钱雇水军说“好样的”?!

  “阿蛋”、“镀金的蛋壳”、“蛋蛋”是怎么回事?就像是脑残肥皂剧里庸俗浮夸的对白,让人起浑身的鸡皮疙瘩。

  更加无耻的是,年轻的女孩子都拿刀捍卫自己的居住权了,蛋壳还是一个屁不放,被问到诸如房租什么时候退等核心问题,避而不答。

  正如网友说的:

  不跑路,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给你钱。

  一名年轻女子拿刀和房东对峙/图源:微博视频截图

  说实话,这届打工人是真艰难,刚毕业工作就遭遇迎头暴击——

  先是广州、杭州、成都多地大大小小的长租公寓爆雷,现在居然连蛋壳这种唯二赴美上市长租公寓公司、行业巨头(姑且这么称它)也撑不下去了。一年的房租,少说一两万,多则数万,相当于毕业小年轻数年的存款。

  混出人样的,买了北京的豪宅,有的甚至要卖掉父母的房子拼命凑钱,实现住房的“终极改善”

  他们幻想着“被金钱筛选过的邻居,独立的花园和领土”、“身份和阶层的象征”,然后——

  别墅烂尾了。

  据报道,泰禾北京院子二期,本是今年4月竣工,明年6月交房。但时至今日,别墅还只是一个工地,杂草丛生。

  真的是租房租到蛋壳,买房买到泰禾,太悲催了。

  人生就像韭菜,虽然吃一堑长一智,但免不了刚长出一点就被收割。

  所以,以后面试要求展现抗压能力,直接来一句“我在蛋壳住过”,或者“我买了泰禾北京院子”,应该可以立马入围。

  那么,说了那么多,蛋壳公寓这件事的症结在哪里?

  核心很简单,就是没钱。

  租客为了更优惠的价格、更方便的服务,选择了蛋壳。

  比起看房约房的麻烦,蛋壳统一化的装修和管理,齐全的家电,都让“互联网原住民”的一代人相信,这是一家用互联网创新模式解决实际租房难题的好公司。

  而才出社会的小年轻兜里没有几个钱,所以都愿意月付,从而被蛋壳套上了租金贷的业务(在蛋壳,月付和租金贷捆绑在一起,选了月付就选了租金贷)。

  房东为了更多的价格、更省心的租房,也选择了蛋壳。

  蛋壳为了争夺房源,用的是比均价上浮一截的价格收房,一签就是三五年。房东也愿意省心,还能捞得好处:

  蛋壳承诺统一装修隔断,到期后这些家电装修都赠给房东。

  比起要自己和租客交涉、配备维修家电服务,房东也乐得清闲。

  问题的关键是,蛋壳给房东的房租不是一次性到位,而是季付,后来是月付,也就是“长收短付”

  这一来一去,一快一慢之间,蛋壳凭空给自己截留了一个偌大的资金池。

  租客和蛋壳签约后,蛋壳通过“租金贷”,租约打包资产化的方式,从银行手上一次性拿到了12个月的房租贷款,而这笔贷款记在了租客的头上。

  拿到这笔钱的蛋壳,又是以季付、月付的方式将其兑现给房东,按周期结款给供应商、装修商、保洁商等。

  现在要查明的是,这笔被截留下来的钱,是怎么没有的?

  目前的说法是,商业模式不成熟——快速摊大饼、烧钱补贴的做法,把这笔钱彻底耗尽了。

  就是烧没了,而不是说被挪移了,或是搞赌博搞投资搞没了。

  各方都在给蛋壳算账,一间房子上浮抢来的收租价,隔断布置的装修费,补贴让利的出租价……蛋壳的房子利润很低,甚至是不赚钱的,油水最多的环节反而是服务费和装修费的溢价部分。

  很疑惑,为什么当初打车软件、共享单车、百亿补贴等模式能够跑出巨头,而做到行业第二、美国上市的蛋壳却是一条死路?

  互联网烧赛道的模式,需要的是天量资金的支撑。美团的外卖业务利润率极低,打车行业的盈利模式到现在都还在调试,拼多多才刚刚迎来第一个盈利的季度……

  没有一个强有力的资金后盾,没有一个相对健康清晰的盈利模型,是没法玩烧赛道这一套的。因为只是消解传统市场,而无法建立真的创新机制,是破而不立,最终是凭白烧钱,甜头只让最开始那一批韭菜们尝到了。

  况且,在消费、出行、餐饮这些高频、零散、小金额大市场能够成长出超级巨头,但来到房产、出租、年周期这个截然相反的市场时,同样的故事讲不通了。

  现在只剩下近百亿负债的蛋壳变成了空壳,谁来当这个白衣骑士呢?

  自如和我爱我家都是集团作战,所以长租公寓业务能够挺住,他们谁吃下了蛋壳的盘子,都能成为行业龙头。

  但是当这整个盘子都被打上问号而“社会性死亡”时,他们也不想被甩上质疑的污点。

  蛋壳倒下了自然也会给他们留下新的市场空间,谁又愿意掏钱堵百亿的窟窿呢?

  把里面每一笔烂账的来龙去脉捋清楚,查明款项的来去,再承诺一大堆减免、优惠的款项,或许才有人愿意出来接盘。

  但这需要很长时间。

  光是查账追责就旷日持久,不可能几周摆平。而作为一家美股上市公司,不管是私有化退市还是破产清算,也要走退市机制。

  这些都是麻烦事,需要时间去拆解理顺。

  监管层只能说清查资金、维护社会稳定,避免出现暴力事件。

  事情最后的走向必然是一场漫长的阵痛,会有无尽的扯皮。但没房住的租客拖不起,房东们也不愿等,没收到款的供应商还要发工资。

  很遗憾,没有人拿出真金白银,这个事情就是无解的。

  这件事出了以后,我和我的同事都很郁闷:

  连蛋壳这么大的平台都爆雷,难道租个房子,就要把平台的祖宗十八代翻个底朝天?

  长租公寓不就是方便年轻人住房、房东出租吗?怎么变成了租赁金融和杠杆游戏?

  不过,房东把房子交给蛋壳这样的平台,还是要查查财务数据。毕竟,一签合同就是三五年,签错了会非常麻烦。

  至于房东和租客如何解决目前的困局,真的无解。但双方都应该友善沟通,各退一步,毕竟两者都没有错。

  有人剑走偏锋,说何不把蛋壳的家具挂到闲鱼卖了,以减少损失?

  这倒让我想起一件事。

  当时,共享单车大战。一家名为“酷骑单车”的公司倒闭后还不忘发文:

  用户私自卖他们的单车,违法。

  即使如此,闲鱼等平台还是有不少共享单车在卖。

  这家公司,从成立到倒闭也就一年左右。当时我在北京一家媒体,听闻酷骑即将倒闭,就去了他们位于通州的总部采访。

  表面上看平静无比,工位空座率不高,公关小姐姐也用她标准的普通话客套我,逻辑更是密不透风,还说了番希望媒体朋友多多支持之类的话。

  实际上,当时已经有用户到他们总部退押金,公司法务也风一般从我面前疾步走过,据说是去处理纠纷。

  不到一个月,酷骑就迎来推押金潮,人数寥寥的总部,突然排起长队,颇像学期期末的大学图书馆。

  一有不对劲,就应该立马撤,不要抱有侥幸。

  前段时间,各地就零零散散曝出蛋壳断水断电、房东逐客,很多人都侥幸,认为蛋壳平台足够大,不至于爆雷。现在,应该都后悔莫急了。

  要知道,这些公司,一搭上“互联网”标签,就有故事讲了,融资也容易了。但融资,往往说明不了问题。

  酷骑单车创始人就说过,他之前看不上共享单车的生意,直到摩拜单车C轮融资拿了1亿美元。

  共享单车的事大家都清楚吧?曾经风风火火,如今一地鸡毛。很多人的小黄车押金,至今没有退回。

  共享单车只是一两百的押金,长租公寓,就是几万的租金了,背后还有供应商、保洁等环节,都没有算清账。

  难怪原我爱我家副总裁胡景晖就说:长租公寓爆雷,甚至比P2P更严重……

  这一代年轻人,看来只有慢慢在社会的毒打中,才能学会自救。

  参考资料:

  1.每日人物:中产“别墅梦”的破碎时刻

  2.搜狐财经:酷骑单车创始人高唯伟反思:野心太大,步子太急;曾想冲击世界首富

  3.正解局:蛋壳公寓爆雷,房东、租客互害:资本贪婪起来,危害有多大?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租金房租房东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