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社会角色理论:一个人的社会角色影响性别刻板定型

社会角色理论:一个人的社会角色影响性别刻板定型
2021年06月22日 12:19 新浪网 作者 4449打篮球routine

  很多时候,人们倾向于将亲和性特质与女性、行动性特质与男性联系在一起,与此一致的是,人们倾向于期待给女性和男性不同的角色。例如,尽管多数女性就业,但许多人一直期待女性主要是儿童和年老父母的护理者,而男性主要是供养者。

  你也许已经注意到,包含在男性刻板定型中的特征比包含在女性刻板定型中的在北美社会更受尊敬,并与强有力的形象一致。在西方文化中,人们强调努力工作和成就的价值观,倾向于将行动性的雄心勃勃和独立性与力量和声望联系在一起,而给这些特征比那些像文雅的和情绪性的亲和性特征更积极的评价。

  

  于是,性别刻板定型是讨论的权利不平衡的第一个例子。性别刻板定型与性别的社会建构也有关。不管是否正确,与性别有关的信念起着透镜的作用,引导我们对他人的期待和解释,并可能导致引发他人的刻板定型行为。

  例如,相信女性比男性拥有更多养育天性的中学老师也许会让女生到学校办的幼儿园做志愿者,这给了女性而不是男性发展养育特质的机会。

  于是,教师的这种刻板定型也许实际上对女学生建构女性相关的特征有所贡献。在选择做属于自己的行为时,性别刻板定型在性别社会建构中的重要性也表现得很明显。例如,基于性别相关的信念,更多的女性青少年比男性更可能寻求护理小孩的经验,于是发展了像养育和怜悯这样的特性。

  到目前为上,我们已经探讨的是那些北美人认为代表大多数女性和男性的特质。然而对男女理想化个体的特征的研究表明,人们关于多数女性和男性的刻板定型与他们心目中的女性和男性应该像什么样子有一些不一致。及其同事研究大学师生心目中理想的女性和男性以及对多数女性和男性的看法。

  

  结果表明,师生都将多数女性知觉为亲和性的,将多数男性知觉为行动性的。然而他们将在女性相关和男性相关的特征上都得高分的女性看作理想的女性;也就是说,他们相信理想的女性应该是人道的、敏感的、文雅的和怜悯的,同时又是逻辑的、智慧的、成就取向的和自信的。

  最近,在大商场调查了来自三个民族群体的500个女性和500个男性购物者。他让每个人评定在他们文化中对59种女性和男性的人格特征的希求等级。

  比起白人或拉丁裔/拉丁美洲人,黑人更不太可能将特定的特征与某种性别联系在一起;他们认为对许多特征,女性和男性所希求的程度相同。

  然而,与早期研究的结果相反,与白人女性和男性相,拉丁裔女性和男性将更少的特征只赋予一个性别,只有白人认为“富于同情”更可能是女性而非男性的特征。两个研究结果都表明,在三个民族群体中,黑人是最少有严格的性别刻板定型的。然而,早些的研究报告拉丁美洲女性最符合刻板定型,而后来的研究表明与白人相比,拉丁裔/拉丁美洲人在知觉中更少刻板定型。

  

  对这些不同结果的一个解释是,参与后来研究的拉丁裔/拉丁美洲人比早些研究中的对应被试更多地整合进了美国主流文化中。有证据表明,随着拉丁裔/拉丁美洲人进入美国社会,一代代的逐渐文化适应,他们关于性别的刻板定型的思维逐渐减少。被评估者的特征与性别刻板定型,民族我们已经看到,多样化民族背景的人在对女性和男性僵硬的刻板定型知觉上有某种程度的不同。

  现在我们研究一下这些刻板定型是否随刻板定型的目标个体所属的民族群体而变化。探索个体所属民族群体和性别刻板定型之间关系的研究指向了不同民族群体在个体刻板定型上的异同。

  在一个研究中,及其同时请多民族的大学生列出当他们考虑8个不同的民族/性别群体时想到的形容词,以考察最常提到的特征。

  

  结果表明,所有的女性,不管其种族,都被看作是“愉快的”。然而,其他的特征会随民族的不同而变化。例如,黑人女性被看作是大声讲话的,亚裔美国女性被看作是说话温柔的。进而,只有墨西哥裔美国女性以家取向为特征,只有黑人女性被描述为散对的。而且,对男性最常列出的特征也没有民族上的一致性。

  只有白人和亚裔美国男性被认为是智慧的,只有黑人男性被看作是身皿体壮的,以及只有业和墨西哥裔美国男性被特化为勤劳的工作者。不幸的是,由及其同事以及由和完成的研究表明,大学生将大量的负性特征赋予黑人而非其他民族的女性。这些研究表明,黑人女性被看作是敌对的、粗鲁的和好辩的,也就是那些意味着威勝的刻板定型的特征。和提出两个可能的解释。

  其一,这也许反映了黑人女性作为专横的女家长的文化刻板定型。其二,由于非黑人不具有明确的黑人女性形象,他们也许将通常和黑人男性联系的更一般的威胁的刻板定型与黑人女性联系在一起。不管哪一种解释,负性的刻板定型说明一些美国人通过种族的“透镜”知觉黑人女性,这也是其他少数民族女性遇到的问题。

  

  社会阶层假定女性的刻板定型随女性的民族不同而变化,我们也许预期它们会随另一个人口统计学的特征,社会阶层而变化。

  一些研究探讨基于阶层的刻板定型。发现,与中产阶级的女性相比,低阶层的女性被看作是更混乱的、脏的和敌意的、能力更差、更不快乐和更实际。

  残疾女性尽管只有少量的研究,但有一些证据表明,人们会把非常不同的特征分别赋予残疾女性和健康女性。与健康的女性不同,残疾女性不被假定为妻子和母亲。

  人们不期待这些女性是养育者,对残疾女性的刻板定型强调她们对他人的依赖。总之,我们可以看到性别刻板定型不能一律地应用给所有女性。女性的民族、社会阶层和健全/残疾状况都影响对她的刻板定型。

  

  女孩与男孩的刻板定型我们已经看到,人们对成年女性和男性的特质与行为有不同的期待。现在我们来看看成人对孩子性别刻板定型的期待。在人生的最开始,父母至少对新生的女孩和男孩知觉是不同的。

  间隔20年完成的研究表明,与新生的儿子相比,父母评定新生的女儿是有好的容貌、不太强壮、更脆弱的,尽管医学证据表明男女婴儿并无身体上的差异。

  此外,早些的研究表明父母描述他们的女儿是漂亮的,他们的儿子是强壮的。最近的研究发现,父母评定他们的女儿比儿子更女性化。于是,很明显,成年人持有的孩子身体特征的性别刻板定型从他们一出生就开始了。成人对孩子的刻板定型不局限于婴儿早期。在一个研究中要求加拿大大学生评定4-7岁女孩和男孩的典型特征,结果性别刻板定型是很明显的。

  

  性别刻板定型的基础我们集中在两个相关问题上探讨性别刻板定型的起源:

  (1)人们基于性别而具有刻板定型的原因,(2)这些刻板定型给女性亲和性特质而给男性行动性特质的原因。总之,我们将考虑性别刻板定型的过程的解释。社会范畴化如果我们考虑个体怎样试图理解复杂的社会环境,就可以说明性别刻板定型的过程。

  因为我们日常接触到各种类型的人、行为、情境等,我们通过将个体划分进不同的范畴这个过程称作社会范畴化,简化我们的社会知觉。对我们来说,如果我们对遇到的每一个人处理成彼此完全不同的话,理解和记住如此众多的人是很难的。于是,我们将人们分成不同范畴,并关注他们与范畴内的其他成员分享的特征。

  于是,别刻板定型的过程是从把人分成文性利男性开始的,我们的根据是每一性别的成员分享某些同件的内险主张。

  当我们遇到的根新的个体,我们会把这些属性赋予这个人。尽管社会范畴和刻板定型过程有助于简化对人的理解和与人的相互作用,但它们也可能使我们步入歧途;因为所有的女性不一样,所有的男性也不一样。

  

  幸运的是,只有在我们对一个人的区分信息很少的时候才更可能使用刻板定型。一旦我们掌握了有关这个人的更多的信息,我们会利用除了性别以外的信息形成印象并引导我们的相互作用。例如,当评价一个人的雄心水平时,如果没有其他信息我们也许利用其性别来判断。然而,如果我们知道这个人是某大公司的,性别信息就不那么重要了。

  社会角色理论假定人们自然地把其他人分成性别范畴,并给所有这个范畴的成员相似的属性,我们现在转向为什么人们把亲和性与女性联系在一起,而把行动性与男性联系在一起的问题。

  一种可能性是,这些刻板定型源于我们对典型地完成其社会角色的个体行为的观察。根据社会角色理论,女性和男性的刻板定型源于将女性和家庭角色联系在一起,而把男性和职业的角色联系在一起。

  这种理论主张因为我们主要观察到女性扮演家庭角色,我们就假定女性具有那种角色的养育天性。同样,大多数男性传统上被看作是养家糊口的角色,我们便知觉男性具有在工作中表现出来的行动性的特性。大量研究支持性别刻板定型理论。这些研究表明,一个人的社会角色影响性别相关特质对他/她的适用性。

  

  很明显,当人们意识到个体的社会角色时,他们的刻板定型就会受到角色信息的影响。在要求人们描述过去和将来的女性和男性时,社会角色对性别刻板定型的影响也是很明显的。

  当要求大学生和其他成年个体评定1950、1975、2025和2050年的一般女性和一般男性时,他们认为女性随着时代的发展越来越男性化,而男性变得某种程度上的女性化。

  这说明了什么呢?研究者发现,性别刻板定型程度的减少与这个时期关于女性和男性的职业和家庭角色的信念变得越来越相似有关,这支持了社会角色理论。然而,请记住,前面给出了证据-至少从20世纪70年代以来,刻板定型保持相对的恒定。为什么随时间地前进,女性在劳动力队伍中增加而性别刻板定型相对恒定呢?尽管现在比过去有更多的女性就业,女性所得到的报酬却一直比相应的男性低。

  

  假定我们对女性的印象受到其偏爱使用的头衔地影响,相关的问题是这些刻板定型是否会跟随另一个身份标签--女性对婚后姓氏的选择-而变化。与对女士头衔的偏爱相似,女性不选择夫姓而用自己的姓或夫姓加己姓的复姓,是一种非传统的实践,将女性个人的身份和作为一个妻子的身份区分开。

  因此,和她们的学生完成的一项研究表明,男女大学生都认为使用非传统姓氏的已婚女性比婚后用夫姓的女性拥有更多的行动性,而亲和性更少。

  为什么女性偏爱的头衔和姓氏影响赋予她的特征?一种可能性是,人们在工作情境比在家庭角色上看到更多的非传统身份头衔的女性,于是赋予她更多的行动性特质。

  譬如,有证据表明大多数年轻的女性行政主管偏爱女士的头衔,而且,使用非传统姓氏的已婚女性有较高的教育和职业取向。于是,与社会角色理论一致,对偏爱非传统身份形式的女性的刻板定型也许是由于相信她们承担了非传统的角色。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