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双目失明后父母送猫陪我,我奇迹复明却发现猫眼没了

双目失明后父母送猫陪我,我奇迹复明却发现猫眼没了
2021年03月04日 09:20 新浪网 作者 科学探秘频道

  

  每天读点故事作者:清雪初岚 | 禁止转载

  1

  这是一个宁静美丽的小村庄,由寥寥几座茅草屋组成,村里人以种地打猎为生,虽然日子清苦了些,但大家相处得很和睦。

  在东南角一处篱笆院子里,有个穿着粗布衣服的小丫头,梳着两个小辫儿,长相清秀可爱。只是两只大大的眼睛却空洞无神,眼珠雾蒙蒙的,没有一丝光亮。

  原来这个名叫红叶的小女孩自从生下来便带了眼疾,随着她长大,眼疾越来越重,竟慢慢地什么也看不见了。

  她的父母没有能力带她去看大夫,只好接受了女儿是个瞎子的事实。出于愧疚,两人对女儿都非常疼爱,从不让她受一点委屈。

  此时夫妇二人下地干活去了,留红叶一人在家看家。红叶摸索着把地扫了扫,又抓了把碎谷子,坐在院子里一边晒太阳一边喂鸡。

  忽然正在她脚下啄食的几只鸡忽然发出惊惶 的叫声,拍着翅膀四散逃离。

  红叶因为眼睛看不见,耳朵便显得格外灵敏,她侧耳捕捉到一种熟悉的声响,那是爪垫踩在地上的轻微之声,脸上便露出笑来,“花花,你这只坏猫,一回来就吓唬家里的鸡,你这几日跑哪里去了?爹娘都说你跑丢了呢。”

  她向前张开双臂,亲昵道:“花花,快过来。”

  等了半晌,却没有动静。红叶察觉到有一双充满警惕的眼睛在打量她,正感觉到奇怪,突然膝上一沉,一个毛茸茸的身体蹭过她的胳膊。

  “喵?”一声不怎么自然的猫叫,像是带着试探的意味。

  红叶搂住怀里的猫,抚摸着它圆圆的脑袋,有些疑惑道:“花花,怎么你好像变胖了不少,不会是要做妈妈了吧?”

  说完,她便感觉花花的身体僵了一下,感觉到它这是不高兴了,忙又用手去搔它的下巴,“乖,我给你留着小鱼干呢,一会儿拿给你吃。”

  2

  天上几道流光飞来,几名门派弟子打扮的人从空中落下,在小村子到处寻找。他们身上的衣饰由青色和白色组成,白底的前襟上用青色绣线绣着“落青”两个书法飘逸的字,宛如水墨流云。

  “奇怪,刚才明明看到了灵兽的踪迹,怎么找到这儿就断了?浅真师姐,现在怎么办?”一名落青山弟子眉头紧锁地说道。

  几人中有一名女弟子,衣饰与其他人略有不同,显得更为精致飘逸。她长着一张娃娃脸,脸蛋白嫩娇俏,一双大大的杏核眼水汪汪的,让人看了便心生怜爱。

  浅真四下一望,看到不远处那户人家院子里,有一个小女孩抱着一只花猫在晒太阳。

  她杏眸一闪,率先走过去,用亲切温柔的语气问道:“小妹妹,有没有看到一只很漂亮的动物经过啊?它身上雪白雪白的,好像一只小狐狸。”

  红叶摇摇头,歉意道:“姐姐,我看不见,所以我回答不了你。”

  浅真这才注意到小女孩的眼睛没有焦距,只能茫然地望着一个方向。她暗叹了一声,目光投到小女孩怀里的花猫身上。

  “小妹妹,你的猫好可爱,能让姐姐摸一下吗?”她装作喜爱的样子,把手放到花猫头上。

  花猫懒洋洋地甩着尾巴,侧头躲开浅真的手,不高兴地瞄了她一眼,趴在红叶怀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红叶下意识地搂紧花猫,脸上甜甜笑道:“姐姐,真不好意思,花花比较怕生,养了好几年了也只跟我亲近。”

  浅真打消了一些疑虑,但她还是有些不放心,正想继续找个借口探查,天上又掠来一道流光,一个穿着竹青色外衫的男子落到众人面前。

  “季师兄!”落青山弟子纷纷上前见礼。

  季疏明客气而又疏离地对他们点点头。

  “季师兄,你来啦!”浅真杏眼放光,也顾不上管那个小女孩和她的猫了,蹦蹦跳跳跑到季疏明面前,一派天真烂漫的模样。

  季疏明对这个活泼的小师妹一向宽和,只因为她还是个孩子时便来到了落青山,季疏明是看着她长大的。

  “浅真,可有什么发现?”他的态度依旧淡漠,但语气中多了一丝柔和。

  浅真嘟着嘴摇摇头,“我们循着灵兽的气息追到此处突然便断了,这只灵兽简直太狡猾了。”

  季疏明并不意外,点头道:“幻虚兽本性警惕多疑,还擅长变幻隐匿之术,想要抓住它确实不容易。这里交给我吧,你们去别处找找。”

  浅真虽然很想与季疏明一起,但当着其他人又不好表现出来,便不太情愿地应了,与其他弟子一起御剑而去。

  季疏明也看到了那个盲眼女孩抱着的花猫,抬脚刚想走过去看看,眼角余光突然瞄到有一道白影飞快闪过,身上的气息有几分熟悉。

  他立刻折身追去,身影化作一道青色流光转眼消失得无影无踪。

  此时,红叶怀中的花猫紧绷的身体才松懈下来,它慢条斯理地舔舔爪子,一双猫眼里流露出嘲讽之意。

  红叶轻轻把它放到地上说道:“他们都走了,你也走吧,我知道你不是花花。”

  花猫一愣,眯起的眼睛泛过一丝杀机,红叶自顾自地说道:“我知道花花已经死了,是我爹娘一直瞒着我,说它跑丢了……”

  小女孩长长的睫毛一眨,一颗晶莹的泪珠挂在了上面,她笑着擦掉,“不管你是什么,谢谢你能让我再次感觉到花花还在身边。”

  花猫看着红叶的那滴泪,目光渐渐平和下来。它抬起前爪,趴在红叶的膝盖上,舔了一下她的手。

  随后它动作一顿,有些懊恼地用爪子捂了下眼睛,怎么真把自己当成猫了呀,它可是堂堂灵兽!

  红叶有些惊喜,想要伸手去抱花猫,却不想扑了个空,那只神秘的灵兽不知不觉已经走了。

  3

  季疏明几乎用尽平生所能,一路紧追那道白影不放。这只灵兽至关重要,他一定要抓住它。

  身边的景物变作一片片模糊飞速后退,眼前猛然白光一闪,景色突变。季疏明惊愕之下收势不住,一下子将一人扑倒在地,滚进了红色的花丛里。

  “啊——”身下女子一声惊叫,劈头盖脸对季疏明一顿揍,一边推他一边怒骂:“你谁呀!怎么进来的?!”

  季疏明也蒙了,头顶着花瓣飞快起身。那女子双眼冒火地从花丛里站起来,两人这才看清对方的脸。

  璃若木着脸,一瞬间什么脾气都没有了,她面无表情地看着季疏明,心中有个声音在咆哮:“阴魂不散哪……”

  季疏明有些尴尬,他也不知道怎么追着灵兽就闯入了胭脂店,虽然他身上有胭脂盒可以找到胭脂店,但他并没有使用它啊。

  “呃……璃若姑娘,这个我可以解释一下……”

  璃若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将季疏明推出花丛,又施了一个术法,把碰掉的韶颜花的花瓣还原回去。

  “季公子大驾光临,可是想出第二个要求是什么了?”璃若扶了扶被撞歪的发簪,淡定下来说道。

  季疏明摇头道:“并非如此,季某在追一只灵兽,不知怎的便闯进了此处,希望璃若姑娘见谅。”

  璃若心中略微失望,她还以为能快些完成自己对季疏明的允诺,与他早些脱了干系呢。

  “不知姑娘是否察觉有灵兽闯入?”季疏明反问道。

  璃若慢悠悠走到廊下,似乎是累了想要坐下休息,口中答道:“没有啊,我店里没有灵兽闯进来,不过……傻猫倒是有一只!”

  她毫无征兆地伸出手去,准确无误地在花盆后揪出一只雪白的猫来。白猫吓了一跳,四爪乱刨,喵喵叫着想要脱离璃若的魔爪。

  季疏明无语,原来刚才他看到的那个白影便是这只白猫,怪不得感觉有几分熟悉。只是他没有想到,璃若的白猫也是一只灵兽,这才误导了他。

  “抱歉……”季疏明不知该说什么好。

  璃若摆摆手,扔给白猫一个“待会儿跟你算账”的眼神,然后对季疏明微笑道:“季公子不必客气,请问,需要璃若帮忙吗?”

  季疏明犹豫了一下,那个琉璃胭脂盒就在他怀中,只要他拿出来就可以要求璃若做一件事。璃若的胭脂一向神奇,说不定就可以帮他抓到灵兽,可这样的话,三个要求就会用去两个了……

  “不用了,季某告辞。”季疏明抬眼看到璃若略带热切的眼神,不假思索便出口拒绝了。

  至于为什么拒绝,他自己也不清楚。

  璃若再次失望,只好目送季疏明离开。她坐在台阶上,一手支腮,一手提起白猫的后颈皮,双眸危险地眯了起来。

  白猫可怜兮兮地甩了下尾巴尖,两只鸳鸯眼里露出讨好的意味来。

  “小白,你把季疏明引到我这里做什么?”璃若的语气温柔而又亲切,白猫却心虚得两只猫耳朵都抿起来了。

  “喵呜……喵呜……”白猫对着璃若抑扬顿挫地叫了一阵,像是在对她说话。

  璃若听得很认真,脸上神情也随着白猫的叙述在变化,最后她把白猫一丢,戳了戳它的脑袋道:“所以你为了救你的那只同类,就来了一招祸水东引,把那个瘟神一样的家伙带到我这里是吧?”

  白猫漂亮的眼睛一眨再一眨,样子要多无辜有无辜。

  璃若叹了口气道:“算了,原谅你了。幻虚兽确实罕见,你能找到个同伴也不容易,只是不知它怎么会被落青山的人追捕呢?”

  白猫又喵喵了几声,璃若瞪大了眼睛,“什么?它差点把落青山的灵脉吸干了?”

  4

  修真之人一般都会选一处灵气充足的地方开门立派,落青派的祖师也不例外,之所以选择落青山,便是因为这里状似青龙盘卧,地下藏有一条不大不小的灵脉。

  天下灵脉皆出于昆仑山,犹如一条条游龙飘忽不定,落青山有幸得其中一脉,成为修真重地。

  近段时间以来,落青山的灵气十分不稳定,忽而浓郁忽而稀薄。落青派的掌门感应到灵脉出了问题,束手无策之下派季疏明请来了无常道人。

  无常道人倒也干脆,来了便找到了灵脉异常的原因。说是有一只灵兽从灵脉中孕育而出,正是它在吸食灵脉中的灵气。老道当即施展神通,将灵兽逼出了灵脉。

  但后面的事他不管了,拍拍屁股走人了。灵兽趁机溜走,落青派只好硬着头皮派门下弟子前去追捕。

  据说这只灵兽名为幻虚,灵觉强大,双瞳为窥世镜,可呈现天地万物,窥晓世事玄机。如能将它收服,无疑会是修真途中的一大助力。

  按照惯例,这只幻虚兽出自落青山灵脉,名义上是归落青派所有,更何况它差点导致落青山灵脉枯竭,就更不能放它走了。

  就在落青山上下焦头烂额,四处寻找幻虚兽的时候,一只花猫就在离落青山不远的那个小村子里大摇大摆地跑来跑去。

  红叶今天又是一个人在家,她扫完院子,提着水桶去水缸那里舀水,然后提着去菜园里浇菜。父母不放心她去井边打水,都是提前把水缸灌满。

  红叶对家中的一草一木了然 于心,平时在家都是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并未觉得有什么不便。

  只是今日她忘记了昨天父亲刚改了菜畦,原本是平地的地方,多了一道垄沟。红叶提着水桶眼看就要踩进沟里,一声猫叫及时提醒了她。

  红叶停在原地,用脚尖轻轻探了一下,发现了不对劲。她的脸上绽开一朵笑容,对着猫叫的方向道:“花花,谢谢你。”

  花猫伸了个懒腰,趴在地上晒太阳,没有再出声回应。

  但红叶知道它在那里,这只奇怪的猫自从那天突然出现,便神出鬼没地,不时跑到家里来陪一会儿她,安静地听她念念叨叨,然后又在她父母回来前悄无声息地走掉。

  花猫长着一双碧色的眼睛,纯净透彻如同上好的玉石。它偷偷地看着正在忙碌的红叶,尾巴惬意地甩来甩去。

  等红叶浇完了菜,坐在小凳子上擦汗时,花猫熟练地跳进她怀里,用柔软的爪垫扒拉了一下红叶的脸,让她低下头来。

  红叶被它弄得好痒,咯咯笑着用脸去蹭了蹭怀里毛茸茸的小脑袋。花猫的碧眼中闪过无奈,伸出粉嫩的舌头开始舔舐红叶的眼睛。

  红叶一开始很不适应,但她后来察觉被花猫舔过的眼睛清清凉凉的,很舒服,便顺从地不再躲闪。

  “花花,我能感觉到你不是一只普通的猫,你不会是想医治我的眼睛吧?”红叶抚摸着花猫缎子似的光滑皮毛自言自语道,“我的眼疾是胎里带的,你就不要白费力气了。”

  花猫舔完红叶的两只眼睛,一副很累的样子。它看了看太阳要下山了,红叶的父母快回来了,便对着红叶“喵”了一声,跳下她的膝盖跑走了。

  5

  胭脂店里,璃若正在制作胭脂,白猫正在睡觉。忽然,白猫耳尖一动,“嗖”地一下向后院跑去。

  璃若呆了呆,觉察到了后院的韶颜花似乎不对劲,连忙放下手中的事情追着白猫去了后院。

  等她看清后院的情形,好险一口气没上来昏过去,那一片常开不败的灼灼繁花此刻变得枝叶狼藉。一只全身毛色雪白的灵兽正蹲在花丛里,大口大口啃吃韶颜花瓣。

  白猫气愤地对着那个陌生灵兽喵喵叫,咬着它的尾巴想把它拖出来。

  璃若一个箭步冲过去,一把抓住那个家伙的尾巴把它倒提了起来,目光似要杀人般打量着手中这团雪白蓬松的毛球。

  “落青山的幻虚兽?”璃若磨着牙道。

  白猫用前爪捂着脸,沉痛地点点头,完了,这个笨蛋竟然毁了璃若最心爱的韶颜花。

  幻虚兽真身的模样十分娇小,全身长满柔软的白色长毛,背后拖着一个大大的尾巴,嘴巴尖尖的,长着一双碧莹莹的眼睛,猛一看真像一只小狐狸。

  它倒吊在璃若手里,嘴上还沾染着韶颜花的花汁,看起来有些滑稽。两只浅碧色的眼珠骨碌碌直转,随即露出一个讨好的表情。

  璃若不为所动,这副表情在自家蠢猫上见过无数次,不愧是同一个品种,狡猾又多变,闯了祸就装傻。

  “说吧,毁了我的花,你怎么赔?”璃若冷笑道。

  幻虚兽挣扎着扭了扭身体,发出稚嫩又委屈的童声:“姐姐,我错了,你先把我放下来好不好?”

  璃若瞬间被这个软糯可爱的声音萌到了,她惊奇地倒了下手,改为拎着幻虚兽的后颈皮,盯着它的眼睛道:“你会说人话?小白都不会呢。”

  白猫蹲在她的脚边,不高兴地仰望着璃若,谁说它不会,只是它不屑于讲人类的语言而已。

  幻虚兽欢快地摆摆尾巴,跟璃若打招呼,“姐姐你好,我叫花花!”

  璃若“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全身白得没有一丝杂毛的家伙,居然叫花花?

  “说,为什么要吃我的花?”璃若收起笑容,板着脸问道。

  花花垂头丧脑道:“我需要大量灵力成长,本来在灵脉里待得好好的,被一个臭老道赶了出来,然后一群人拼命追我……我肚子饿,所以……”

  璃若想了想,提着花花走到房间里。白猫连忙跟上,怕她一气之下把花花直接做了胭脂。

  “喏,这些给你吃吧。”璃若翻出一堆自己做胭脂时的失败品出来。这些失败品虽然没有神奇的功效,却蕴含着精粹的灵力。

  花花眼睛一亮,扑到一盒胭脂前,伸出小舌头舔了舔,然后直接吸走了里面的灵力,鲜艳的胭脂转眼间变成了灰白色的粉末。

  “好凶残……”璃若咋舌,怪不得落青山要追杀这个家伙,照它这种吸食速度,还真有可能毁掉一条灵脉。

  连续十几盒胭脂化作灰粉,花花心满意足舔舔嘴巴,用两只前爪对着璃若作揖,“多谢姐姐盛情款待。”

  璃若找了一把椅子坐下来,笑眯眯道:“吃饱了是吧,现在开始算账,吃了我那么多花,你打算怎么偿还?”

  花花扭捏了两下,小声道:“大不了把我赔给你吧。”

  白猫鄙视地看着它,这个吃货的小算盘还真会打,想留在璃若这儿白吃白喝。

  璃若忍笑道:“我已经有小白了,这样吧,你帮我一个忙好了。”

  花花眨眨眼睛不解地看着璃若。

  6

  季疏明找了好几天一无所获,晚上回到门派刚想休息,一只散发着红色萤光的蝴蝶从窗外悠悠飞来,落到桌子上散成花粉,组合成几个字。

  “后山见,璃若。”

  季疏明刚看完,那几个字便被风拂去,只留下淡淡的花香。

  他心中诧异,不知璃若突然找他所为何事,一面思索着一面穿上外衣匆匆赶往后山,略微急切的脚步隐隐带着一丝期待。

  快走到后山时,他猛然停住,困惑地皱了下眉头,让自己慢慢恢复了淡定从容的模样,才迈着不紧不慢的步伐随着一缕若有若无的花香,在林子里左转右转,直到看到一个窈窕的背影。

  “季公子,又见面了。”璃若转过身嫣然一笑。

  季疏明的心因为这个笑容一下子跳乱了节奏,脸上却淡淡道:“璃若姑娘,不知找季某有何要事?”

  璃若用手指缠绕着颊边一缕青丝,斟酌着语气道:“季公子,不如我送你一份大礼可好?嗯……不过你需得用一个要求来换。”(原题:《幻虚》,作者:清雪初岚。来自:每天读点故事,看更多精彩)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