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杨树行村秘史:隐名者捐赠红地毯,跑马场突起黑风暴

杨树行村秘史:隐名者捐赠红地毯,跑马场突起黑风暴
2021年04月16日 13:05 新浪网 作者 汽车爆姐

  

  (杨树行村秘史之22)

  昨天(4月15日),光明顶改建成功。

  一块鲜红的红地毯,亮相在广场表演区中间,而程运付的面摊移到了侧边。

  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更像是在乡镇大集中的一种设置布局。

  对于程运付来说,这是一种更为适宜的劳动状态。

  十五年,他在大集中日复一日地出入,已经习惯了环顾在他的身边的有视与无视的眼光,而他自己也变得沉默。

  

  劳作是不需要过多的语言表达的,他恪守着他的最简单的人生的信条,那就是踏踏实实做事,老老实实做人。

  这个信条,保护着他在大集上,淡看日出日落,笑对风生云起。

  这种淡定,才使他能够容忍家门前发生的匪夷所思的一幕。

  现在,门前还没有完全改造好,早上,匆匆地在餐饮区,搭起了遮阳篷,与表演区各占半边,相互映衬,这样的结构,显然会使程运付更为从容,也更能找到自己劳动的摊位,与喧嚣的市场之间的明显的分界线。

  一位热心的主播,捐赠了一块红地毯。

  立刻,门前蓬荜生辉。原来的泥土的地面,变得高大上许多。

  地毯四米宽,十米长。因为面前的地皮,容纳不了这么大的宽幅,不得不折叠起一部分。

  

  这位没有告知姓名的捐赠人,早就萌生了捐赠一块地毯的想法,只是他也没有向这块地面的主人提起,用他的自己的话来说,自作主张,决定购买一块地毯。

  他先到梁邱镇上去,看有没有合适的地毯,但镇上没有,他想到费县县城去购买。

  他联系县城里的婚庆公司,问他们婚庆用的地毯在哪里购买,但是村里到县里有六十多公里,来回一趟,还要逛街选购,估计这个时间要五六个小时,半天就没有了,想想太不方便。

  后来他是在网络平台上,选购了一块合适的红地毯。质量比婚庆用的地毯还厚一点,他想用最好的地毯,给面哥的家门口的舞台增色。他特意叮嘱客服,“加急”发来。

  当时光明顶还没有改造,如果在地面上铺红地毯的话,那么下面还要加一块厚垫。

  这时,听说光明顶改造,这位捐赠的老兄索性等改造好再拿出来。

  昨天,院子里的地砖铺陈完毕,红地毯亮相,果然是锦上添花,煞是漂亮。

  本来地毯的长度可以铺到面哥的那一边,但那一边有炉子,缝隙处要用泥土培紧,不宜用地毯,于是,便折叠起来。

  

  在红地毯中,跳起了中心舞台的经典节目《拉面舞》,的确是美轮美奂。

  鸡哥早上就听说晚上要开篝火晚会,还能有烤全羊,颇为期待,因为晚上,又可以蹭一顿晚餐了。

  光明顶那儿,不是他的主业的场地,他一般选择下坡去。

  

  坡那儿,正在修台阶。鸡哥有一点惊愕地发现,全副武装的饺子西施在那里,一个人铲沙子筛沙。

  

  鸡哥本来想帮她一把,但想到,她是村里的人,帮忙天经地义,自己插手多了,也不好,便视而不见地略过西施,往山下走去。

  

  在这里,看到篝火的组织者,正在与村里的人商量,大致是篝火晚会,改到马场那儿。

  鸡哥对此不感兴趣,继续自己的目光寻找。

  到了晚上,他怀着将信将疑的心情,来到了马场,这里,已经有一些主播到达了,鸡哥看见马场中心,有一块正烤着的全羊,看样子并不大,按来客的数量来说,平均下来,基本已经没有自己的什么份了。

  鸡哥的心顿时凉了,便打算抽身离去,于是开始了第一次离开马场。

  

  路上,看到不断有主播向马场走去,一一与他们打招呼。

  到了光明顶,这里还有少量人的滞留。

  后来不久,鸡哥又去了马场。

  这一次才发现,会场上的人黑压压的,远超第一次来的人数,看样子,更没有自己吃的份了。

  

  就在这时候,发生了争执。一位主播与主办者就为什么搜集身份证信息而各执执已,随即发生了肢体冲突。

  事情一发不可收,好好的鸡哥的期待的篝火晚会,灰飞烟灭,本来想蹭一顿的晚餐,也就鸡飞蛋打。

  集体活动之难,由此可见一斑。

  鸡哥整天住在面哥的家门口,他知道这屋子里更是风云变幻,比他的帐蓬里的小空间,还要危机四伏。

  面哥是难啊,所以,他才深深地感受到面哥不容易。

  

  因为发生了肢体冲突,随即报警,于是,肢体接触者,被带去录制口供。

  鸡哥果断撤退,这是他从费县人民医院发生的那一幕之后,早已巩固的金蝉脱壳的本领。

  回到光明顶,这一天晚上的突变的黑色风云,冲淡了红地毯上的一片祥和。

  在这里还听说刚才在马场那儿引吭高歌的呱呱妹,在经过套大鹅的地方,与醉酒人发生冲突,送进了医院。

  刚刚百废待举的光明顶,一晚上,发生的事,真不少啊。

  夜色笼罩着光明顶。鸡哥百思不得其解,辗转反侧。

  

  他因为对网上的一个署名为“”的作者经常监视他,把他的一举一动都写成文字,深恶痛绝,因爱生恨,便关注了这个写手。他便打开了这个写手的文章,在一篇名叫《杨树行村风云:程运付最理想的状态,就是套路那些套路他的人》的文章中,找到如下的一段:

  但在屋内,面对那些各路人马,他显然缺乏招架的能力。那些套路他的,都各自怀着动机。他们有美女,有老板,有来自大城市总部的,有来自本地分舵的,他们巧舌如簧,他们软硬兼施,他们相互倾轧,平常只有在商战片与谍战剧中用过的伎俩,都会一古脑地使出来,对付那个一根筋到十五年不会涨价的他身上。他现在已经难以分辨身边谁是好人坏人,因为这些人都在利用他。其实他最理想的应对的办法,就是利用那些利用他的人,也就是套路那些套路他的人。至少利用那些套路他的人,他能给小村带来一些变化,让人们对他的小山村以更多的关注。这一点点关注,就会改变这个小村的命运,给这些艰难谋生的村里人,带来更多的机遇。

  他深有同感,面哥太难了,他有朴实的情感,这是一种原始的力量,但是一旦超越这个原始的情感力量的人类的思维与逻辑的参与,面哥便难以对付了。

  他深深地知道,面哥采取的策略,只能是以不变应万变,以不动对骚动,停止之前的纠结,而干他能干的事。

  他能干的就是实事,而那些虚拟的人类形而上的东西,他只能用他的“干”来破解。

  所以,鸡哥能够感受到面哥,每天镇定自若的爬山的意义,他每天淡定自如地拉面的内涵。

  他用的他的每一天的实在的劳作,让那些他看不懂的虚拟的东西,抛在他的疲惫与倦怠后面。

  前几天的某一天(秘史中有记载),他下山的时候,还看到了彭佳佳来到了小村。

  

  在那里,他看到彭佳佳的阳光。

  但也看到了彭佳佳的纠结。

  彭佳佳始终没有踏上光明顶一步。

  鸡哥在这一晚,突然意识到,彭佳佳才是真正能感受到程运付的痛苦的一个人。

  这个女孩,只是想继续用她的善良,陪着程运付更好地向前,因为她知道这个小村需要她。

  彭佳佳托人送给光明顶改造工地上的纯净水,表达了她的洁净的心意,传达了她远在他地对程运付的关心。

  

  那一天,鸡哥在与彭佳佳相见的时候,彭佳佳问鸡哥:“你知道现在为什么面哥在拉面的时候,会从左看到右吗?”

  鸡哥不得不佩服彭佳佳的细心。

  这说明彭佳佳一直在关注着面哥,可以想象,彭佳佳虽然不在程运付身边,但是她一直关注着光明顶的众多的直播间。

  鸡哥自然知道面哥的这个习惯,面哥在拉面时,的确会抬起他的头,从这一边望到那一边,自己整天在面哥身边,也没有像彭佳佳那样细心地多想一个为什么。

  鸡哥不禁对彭佳佳刮目相看,同时,在心里生出几份敬佩之情,也从这一刻起,他更深地体味到彭佳佳内心的善良。

  如果不是彭佳佳用情怀的善良,加注在程运付身上,触动了人心,那么,程运付只是一个普通的劳动者。

  

  但彭佳佳用自己的善良的眼睛,看到了面哥身上的善良,从而把他的善良给提炼出来,才使面哥轰动一时。

  现在,彭佳佳依然用她的善良,关心着面哥的一举一动。他向彭佳佳讨要答案:为什么呢?

  这句话,是用他的缓慢的魔音表达出来的。

  彭佳佳继续说:面哥之前在镇上,可没有这个习惯,那时候,他沉浸在自己手上的面团里,像庖丁一样,旁若无人,逍遥自由,那是一种多么令人神往的境界。

  面哥彷徨四顾的习惯,只是之后才有的。

  鸡哥问,为什么面哥多了这样的习惯?

  彭佳佳正欲开口,这时,来了一群游客,争着与彭佳佳合影留念,打断了她的谈话。鸡哥终于没有得到彭佳佳告诉他的答案。

  鸡哥现在悄然明白了面哥的内心的压力。

  

  他继续在“”的《杨树行村的青春与前浪:李倩倩首次直播面哥,老网红屈驾现身小村》文章中寻找答案:

  程运付用他的独木难支但却奇迹般地支撑的力量,把杨树行村的知名度与影响力,给打开了,让小村里的每一个命运裂开了一个缝隙,可以让更多的这个村子里的青春的生命得到飞扬的一点空间。即使程运付被压垮了,就像今天那一场让他力不能支的感冒,对他的冲击一样,但是,他撬开的这个小村的缺口,却给更多的杨树行村的后浪,带来了奔流澎湃的瞬间、机会与可能。

  不错,面哥就是在这种高强度的压力之下,继续撑起着这个小村的天空,让更多的这个小村的生命能够在这个前途未卜的时间窗口里,获得更多改变自己命运的机遇与力量。

  鸡哥可以看到的是,这个小村的确发生着悄然的改变,但是面哥能撑得住吗?

  他非常同意“”这个写手说的一句话:面哥生活在阴谋之中。

  面哥的最大困扰,是分不清好人坏人,而对于鸡哥来说,他的最大的好处,就是他不需要去分清好人与坏人,只要分清男人与女人。

  他的择偶的标准,是只要女人就行。

  

  也许面哥的人生目标,就是他的生活中,有一个好人就行。

  可是,当汹涌而来的阴谋向他扑来的时候,他根本分不清谁是好人,谁是坏人。

  但面哥选择了艰难地撑下去,干下去。

  就像鸡哥自己,看到一个女人,不问是否有结果,只要表白下去,缠绕下去,便可以让铁粉们破费,获得打赏。

  鸡哥可以感受到面哥是对自己信任的。

  这根本原因是面哥从来不用道德的标准来框定每一个人,因为道德,必然会触碰到好人与坏人的判断,面哥的宽大为怀,由此可见一斑。

  巴马哥跟了陕西老板,去了西安一趟,铩羽而归,面哥没有拒绝他。

  昨晚的那个在马场那儿委屈得哭天抹泪的“跑调姐”,面哥还是欢迎她。

  因为面哥知道他们都不容易。

  如果,鸡哥相信,如果面哥有钱了,他一定会庇荫着这些向他投靠或者叫蹭流量的主播们。

  

  一个大同的世界,他相信,面哥如果有能力,他一定去会做的。

  即使现在的面哥在没有能力的情况下,他也把自己的房车拿出来,供主播们住宿,为主播提供免费早餐。

  如果面哥有一天家财万贯,面哥会有更多的作为。

  如果面哥没有能力手握千金,面哥依然会以身饲虎的决绝,迎接那些盘绕在他身边的那些连彭佳佳都无能为力的阴谋。

  但彭佳佳深深地关注着程运付的这种内心痛苦。

  这就像一个作者用他的笔塑造的人物,在这个人物痛苦纠结的时候,作者也会涕泗横流。

  如果说,程运付是彭佳佳塑造的一个作品,是夸大其词的话,那么,彭佳佳的确是对程运付充满着深深的眷顾的情感的。

  鸡哥在光明顶上,打开睡袋,感到自己就睡在涌动的阴谋中间,而这个光明顶上的,最了解程运付的就是彭佳佳。

  鸡哥一直未曾睡觉。马场流产的篝火晚会的组织者实在弟,在俊姐的直播间里,讲述他在这个村子里免费提供物资,但仅仅因为组织的这个活动而受到抵触。大受伤害的他,表示他将离开小村。鸡哥困倦不堪,断断续续地听着各执一词的述说,陷入到面哥一样的分不清好人与坏人的困顿中。

  对于昨晚发生在马场那里发生的一切,网友“青山绿水174091113”从另一个角度,发来了更详细的报道,对于还原昨晚那儿的风暴,能够有所助益。引用部分,继续用黑体字注明。

  晚上实在弟和俊姐要在骑马游乐场举办篝火晚会,据说有烤全羊,跑调姐负责联络主播,统计主播的身份证号码和手机号。鸡哥也收到邀请,天还没黑,就匆匆往距离光明顶2公里外的马场走。

  路上得意的说晚饭又有着落了,直播间的粉丝担忧这次会不会又是套路,让鸡哥不要去,鸡哥表示只是吃吃饭,不去让人感觉不合群,自己会见机行事……

  一方是对烤肉的渴望,另一方是粉丝的语言鞭笞,鸡哥的内心就如同拔河比赛绳子中心的红色飘带,所有的受力都集中在那一点,苦苦忍受煎熬。吃,是人的本能,鸡哥本来就是蹭饭主播,认为自己只要内心强大,烤肉穿肠过,面哥留心中,一颗红心紧跟面哥走,自己怎么可能被套路呢?我真的是你们眼中的墙头草,随风倒吗?

  鸡哥此时就像一个被母亲领进游乐园的孩子,哭着闹着想要吃旁边烧烤摊的羊肉串,被母亲一顿训斥,这里的肉不干净,不能吃,你再这样哭闹,以后再也不带你出来玩,再也不给你买好东西了,孩子内心除了无奈还有对母亲话语的震慑力的害怕,眼中噙满泪水嘴里也不能反抗。

  由于来的太早,宽阔的马场坪稀稀落落站着几个主播,跑调姐正在用树枝给烧烤炉引火,鸡哥和其他主播打着招呼,纳闷怎么来的人这么少,粉丝希望鸡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这里有搞分裂的嫌疑……

  鸡哥心里有所动摇,见开饭遥遥无期,又返回光明顶,在马场门口遇到活动组织者俊姐,俊姐问鸡哥干嘛去,鸡哥敷衍要回光明顶主持大局打PK玩。俊姐用鄙夷的眼光看了鸡哥一眼。

  回去的路上,鸡哥遇到好多主播正去马场,直播间又有粉丝说鸡哥不应该回去,连麦鸡哥说光明顶人很少了,大部分主播都去马场了,今晚就消停一晚吧,让面哥好好休息一下吧!

  鸡哥哭笑不得,生气地说道:我在马场你们让我回光明顶,我回到光明顶了,你们又让我回马场,你们溜我玩呢,真把我当鸡溜了……

  不得已,鸡哥又迈开疲惫的双腿奔向马场,路上直播间粉丝向鸡哥透露马场那边炸开锅了,胖妹和跑调姐动手打起来了,各大主播直播间粉丝都在声讨,说他们是分裂行为,让鸡哥不要再去马场了,赶快回去。鸡哥说这次你们不要再带节奏了,我不会再听你们摆布了……

  你们见过粉丝对一块坪地站着的主播的声讨炮轰吗?就像漫天的轰炸机对一块弹丸之地的狂轰滥炸,地上的人们都找不到躲避的掩体,个个被炸的体无完肤。

  主播竭尽全力地为出席这次篝火晚会辩解,直播间也分成两派,一方说他们是叛徒,天天吃拉面哥的早餐,区区几片烤肉就被收买,离开光明顶,离开面哥!这辈子真没出息,纷纷表示要取关主播;另一方表示主播也有自己的自由,再说这次只是吃顿烤肉,没必要小题大做,直播间吵的不可开交。

  

  主播也没想到会出现这种局面,纷纷拿出最合理的理由来解释,许多主播愤怒之后表现出生无可恋、爱咋咋地态度。

  鸡哥房间也未能幸免,鸡哥平时不发火,这次他也怒怼粉丝,说自己永远支持拉面哥,自己只是过来蹭饭,绝对不是站队,我这个光明顶大学泡妞系撩妹专业的本科生会让他们套路吗?谁给他刷个穿云箭就听谁的,要去要留听榜一大哥的。

  榜一大哥随后发话让他留在马场,直播间粉丝数马上掉了三分之二。鸡哥欲哭无泪,指着人群说那么多主播都来了,我怎么就不能来,难道来这里的人都错了吗?逃离,只有快速逃离才能以证清白,留下只会身败名裂。

  鸡哥很快找到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他指着正在烧烤的全羊说,这要烤到夜里12点了,这么多人分肉,能分一口就不错了,这里不能呆,回去吧!

  随后和美女主播留三姑又返回光明顶,鸡哥一路奔波劳顿,起个大早,赶个晚集,啥也没混上,却被折腾的心力交瘁,饭没吃到,蹭来一肚子气!

  来到离光明顶附近的一个饭摊,鸡哥大度的请美女吃面条,直播间粉丝喊话鸡哥,赶快登顶,月老召集大家唱团结歌表忠心,快去抢画面。

  鸡哥催促美女先别吃了,鸡哥飞奔向光明顶。鸡哥就像在这场突如其来波涛滚滚、流言蜚语漫天扑来的洪水中苦苦挣扎的落水者,他已经筋疲力尽了,马上就沉沦河底,突然发现河岸就在眼前,奋力游向彼岸。

  那些还在马场的这个洪水漩涡的主播们何尝不是遭遇鸡哥同样的至暗时刻,只是他们还未上岸。

  鸡哥这趟饱了眼福,鼻子闻闻味,差点馋哭了的美食转转游就这样结束了。羊肉没吃到却惹得一身羊骚气,不是所有的饭都能蹭的,以后鸡哥的蹭饭经验又提升一级了

  黎明前的最后的黑暗,笼罩着光明顶的时候,程运付家的公鸡开始打鸣。

  

  鸡哥翻了一个身,在黑色的梦中,继续深睡。

  (感谢众多的网友对本文提供的信息资讯。本文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