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李长歌是《长歌行》的“白月光”,市井小人物阿窦才是“朱砂痣”

李长歌是《长歌行》的“白月光”,市井小人物阿窦才是“朱砂痣”
2021年04月14日 00:52 新浪网 作者 深流半夏

  有的人生来高贵,也有的人一直活在阴沟。

  阿窦这个角色整体上来讲,是充满光明的。至少,他是李长歌落魄后照进她人生的第一束光。但往往正是这样的光束,过于灿烂,才叫人叹惋。

  

  白月光和朱砂痣

  阿窦的初次登场,只是一个在茶楼偷糕点的小贼,这样一个镜头,就已经足够交代他先前的生活,孤苦无依,躲在柴房,无人知晓,甚至没有人记得他的名姓。

  他与长歌的相遇,像是命中注定一般,两个落魄的人,互相慰藉。

  

  

  比起长歌,阿窦早已在阴暗里摸爬滚打十几年,这十几年里,他没有长成强盗没有变成劫匪,也没有沾染阴暗背后的脏乱习气。

  仅凭这一点,就已然能够看出,阿窦的心从来都是善良干净的,生活的窘迫不能压垮他。

  十几岁的少年,满腔抱负,少年意气,只可惜造化弄人,一朝梦醒,魂飞魄散。

  阿窦是长歌遭遇变故后遇到的第一束光,而长歌却是阿窦短暂生命中,一直照亮他的白月光。

  

  他不停地追逐这束光,不断前行,在帮助长歌的同时,也希望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他不愿碌碌无名。

  他同长歌说:“要是能跟着师父轰轰烈烈一场,就是死了也值得。”他灿烂的人生在离开长安的那一刻开始,就在州高高筑起的城墙前壮烈结束。

  他聪明谨慎,懂得销毁长歌沿途留下的信号,也明白如何能在已被敌军抓捕时传递消息。这样机灵的少年郎,就永远的倒在了州城外。

  

  他不惧死,十几年的孤独无名,他也会害怕没有人记住他,十几年的躲躲藏藏,他也想自由在阳光下,不愁吃穿。

  他叫阿窦,是要做大将军的人,只是,他还没有长大。

  第一滴泪,为阿窦而流

  在一开始看剧的时候,总觉得阿窦这个选角不太喜欢,笑脸盈盈,眼睛放光,偏偏又让人觉得有些市侩,整张脸都写着这人一定很能说,说起谎话来肯定一套一套的。

  可在看完阿窦的整个上线到下线,看剧的第一滴眼泪,我为阿窦而流。

  

  他确实说了谎,面对熊师特勤,他说他的命值得半个州城。

  他还说他要做长歌的裨将,最终,他的命没能换到半个朔州,他也还没等到长大成人做长歌的大将军,就已经死在了沙场。

  家国在前,个人安危自当抛掷脑后。他的死,是剧情发展的必然,但依旧不妨碍他成为万千观众的意难平。

  

  

  市井里顽强长大的人,可不就是沾染凡尘的市侩,可难得的是,他日子很苦,却依旧笑的灿烂,眼里也依旧有光。

  或许在很久以后,我不会记得剧情到底是什么,但我脑子里总会有这么一个人,有这么一张脸,笑起来很灿烂,眼里有光,满脸垂泪,跪在千军万马之前,笑着说:我是要做大将军的人。

  

  以往大多数的电视剧中,从不缺大人物,不缺干净利落玉树临风的谦谦君子,也不缺风姿绰约满腹诗书的才子佳人。

  他们美好似白月光,而阿窦,生于市井,仍是少年,不惧生死,为国捐躯,他是真正称得上是“心口长着朱砂痣”的人。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