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美国作家赛珍珠对徐志摩念念不忘,而徐志摩的作品里没有她的身影

美国作家赛珍珠对徐志摩念念不忘,而徐志摩的作品里没有她的身影
2021年07月30日 00:57 新浪网 作者 趣儿谈养母

  人们常说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皮囊与灵魂到底谁更重要?也是“见仁见智”。

  而民国才子徐志摩却是一个既看重皮囊,又看重灵魂的人,他喜欢的女人都是才华与颜值并存,比如林徽因、陆小曼。

  徐志摩才华出众,身边红颜不断,他情迷别人,别人也会情迷于他。

  美国女作家赛珍珠深深的喜欢着徐志摩,可是以徐志摩的思想观念来看,赛珍珠注定会被忽略掉,因为有趣的灵魂只是徐志摩关注的一个方面,另外还有一个重要的环节,那就是“好看的皮囊”,显然赛珍珠不符合徐志摩的审美。

  赛珍珠与徐志摩的相遇,就像撩开了一个爱的帷幕,赛珍珠惊讶于徐志摩的才华,她没有想到这个风度翩翩的年轻人,一口流利的英文如此让人着迷。

  

  在泰戈尔访华的见面会上,赛珍珠就这样被徐志摩默默的征服了。

  赛珍珠是一个美国人,不过她的中文也很不错,在中国的40年光阴里,她完成了一部著作《大地》,因此成为了第一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女作家。

  赛珍珠原名叫珀尔·巴克,因为她听说过一位传奇女子的故事,从而改名为赛珍珠,那位女子就是京城名妓——赛金花。

  赛珍珠的童年是在镇江度过的,因为一直住在中国,所以对中国文化也格外喜爱。

  也许赛珍珠不遇到徐志摩,一切都不会是后来的样子,可是人生哪里有那么多如果,每一次相遇都是被冥冥之中的缘分牵引着。

  1924年4月,阳春的天气格外温暖,这一年在文坛发生了一件大事,印度诗人泰戈尔访华。

  接待泰戈尔的人中就有徐志摩,而这次还有一个人也来了,那就是大才女林徽因,徐志摩的心在此时荡起了层层涟漪,他的爱为林徽因而悸动。

  

  可是那又有什么用呢?一切都回不到从前了,“使君有妇,罗敷有夫”,梁思成也应邀参加了这次活动。

  赛珍珠在参加这次活动之前,就对徐志摩略有了解,她读过他的诗集,本来第一印象就非常良好,后来当赛珍珠见到实实在在的徐志摩后,更是被他的风采所吸引。

  当友人把赛珍珠介绍给徐志摩时,徐志摩是非常敬重她的,而赛珍珠的心却如小鹿乱撞一般,扑通扑通狂跳不已。

  从那次见面之后,赛珍珠都会有意无意的打听徐志摩的消息,无论好的坏的,她都很在意。

  女人一旦对男人动了心,会觉得他的一切都是好的,当赛珍珠知道了徐志摩与张幼仪、林徽因之间的爱恨纠葛时,她的反应不是指责徐志摩的行为,或者对这几个女人产生妒忌之情,而是觉得他是一个不顾世俗的男子,因为此事,赛珍珠对徐志摩更加倾慕了,果然被爱的人都是有恃无恐的。

  赛珍珠曾在一封未寄出的信中这样写道:“我的心掩藏在语言的背后,但从你眼里频频掷来的刺激,使我痛苦不安......”

  其实她也很痛苦,那种可望不可即的爱,最为折磨人。

  赛珍珠的丈夫叫约翰·洛辛·布克,他们结婚已有7年之久,7年的婚姻注定难熬,并且无法平顺的渡过“七年之痒”的魔咒。

  

  

赛珍珠与家人

  他们的婚姻在这7年里发生了变化,从平淡无奇直到相看两厌,双方都觉得这段情感索然无味,只是碍于宗教信仰与孩子的原因,他们无法离婚。

  赛珍珠听说了徐志摩的故事,觉得他是一个不为世俗所束缚的人,便有了不同的想法,可是她终究还是错付了。

  后来,徐志摩与陆小曼不顾世俗非议选择了在一起,赛珍珠只能把那份感情埋藏在心底,可是在她后来的小说里,都或多或少的加入了徐志摩的影子。

  徐志摩与陆小曼结婚后,一直沉浸在爱的海洋里,而赛珍珠呢?只能默默的祝福他们。

  后来赛珍珠翻译《水浒传》时遇到了一些问题,便经常向徐志摩讨教,赛珍珠问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水浒传》中为何没有英雄与美人,徐志摩经过了多年的婚姻捶打,终于尝到了爱情的苦,便说:好汉们看透了世事,最清楚“情”字累人。

  就是徐志摩这短短的一句话,让赛珍珠的心里燃起了希望,也许还可以再试试吧。

  她写了一封信给徐志摩:“其实大家都一样,在痛苦的婚姻中更加期待真爱的到来......你不应该做女人的信徒,而应该是爱情的信徒。”

  可是这封热烈的信,被徐志摩拒绝了,文人之间的语言总是婉转且优美的,徐志摩读懂了赛珍珠字里行间的意思,于是这样回道:

  “我跌倒在生命的荆棘里,只有康河的水能为我疗伤。”

  徐志摩的言外之意很明显,能为他疗伤的不是赛珍珠,而是那曾经的“白月光”。

  

  

赛珍珠

  被男人拒绝了,一般女人会选择远离,哪怕是伤心难过也不会再回头了,而赛珍珠似乎没有从那份情绪里走出来,她选择了与丈夫分居。

  赛珍珠终究没有等到徐志摩的回音,在经历过情感的偏离后,她前往了美国,之后她与丈夫离婚了,然后又嫁了一次人,可无论世事如何变迁,她的心中始终有一隅是为徐志摩而留下的。

  徐志摩虽然去过西方,可是他骨子里还保留着东方的审美,从林徽因到陆小曼,他喜爱的女子都是古典而传统的。

  徐志摩曾写过一首诗,叫做《沙扬娜拉》: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象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沙扬娜拉。

  徐志摩笔下的女子都是温婉可人的,所以赛珍珠并不是他心目中理想的女性。

  赛珍珠对徐志摩始终“爱而不得”,所以她心里有对他深深的眷念,她记得他说的每一句话,所以她写出了《大地》。

  就在《大地》完成的同年,徐志摩乘坐飞机失事,赛珍珠为此悲痛欲绝,此时她所有的小说里都有徐志摩的身影,就像他还在人世间一样。

  

  1972年,远在海外的赛珍珠想回到中国,可是因为某些原因未得成功,次年赛珍珠就因病去世,再也没有回到过她魂牵梦萦的地方了。

  赛珍珠的字里行间中有关于徐志摩的一切,可是徐志摩的生命中仿佛没有过这样一个女人,因为在他的作品里没有关于她的只言片语。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