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灯塔》结局意难平:那些年编剧埋下的坑一个也没填上

《黑色灯塔》结局意难平:那些年编剧埋下的坑一个也没填上
2020年11月24日 16:35 新浪网 作者 a_6936702154

  电视剧《黑色灯塔》完播,有一句话不吐不快!

  这个开放式的结局实在是让人觉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虎头蛇尾看了个寂寞。

  实事求是的说:烂尾了。

  甚至有观众直言,编剧浪费了一个可以媲美《人民的名义》的题材。

  

  《黑色灯塔》一共分为六个章节:

  迈入镜子的彼端、天枰两侧的阴与晴、年少逆行的青春、十字路口的选择题、孝子镇魂歌、空巢依托之惑。

  在这六个章节中贯穿着一条主线,那就是乔诺与乔雅姐妹两人身份互换的最终走向。

  

  起初,编剧采用了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套路,将女主角乔诺贴上了姐姐乔雅的标签,她以乔雅的名义来到法院实习,从法理上来说缺失合法性。

  因为她是通过替考的手段代替姐姐参加了法院的实习。

  

  在我们的认知中,无论是乔雅还是乔诺的行为实际上都是一种违法的行为,一旦事情败露,必将接受法律的制裁。

  正是这条贯穿全剧的主线支撑着观众跟随主角的视角直到最终的大结局,就是想看一看编剧到最后究竟该怎么去圆自己当初埋下的这个坑。

  

  可是结局却让我们失望,对于这个吊足观众胃口的问题,编剧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

  大结局中,乔诺向众人坦诚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并说道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故事到此戛然而止。

  她到底该承担什么样的后果,编剧一个字都没有提。

  

  我一直认为全剧除了名面上的六个案件外,还有一个隐藏在这六个案件之下的案件,那就是乔诺的替考案。

  而替考案才应该是决定此剧大结局最终走向的案件。

  不过,很可惜这个案件无疾而终。

  

  从本质上来说,乔诺的行为是一个违法行为,所以她说自己今后一定会好好努力争取再考入葭南市中院,这或许是一种单方面的异想天开。

  尽管姐姐破获了制售假药的跨国集团,但这并不能为乔诺替考的行为辩解。二者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实际上编剧在设定个情节时,一定程度上是弱化了乔诺替考的违法行为。

  首先,乔诺参加的葭南市中院实习书记员的考试,这种考试并不等同于公务员或者事业单位考试。

  众所周知,公务员和事业单位考试之前,考生必须要签订考生承诺书,政审的工作贯穿考试的全过程,一旦被发现有替考,作弊等现象,除了成绩作废外还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而乔诺参加的考试是由学校内部组织的一场选拔考试,这就给了乔诺替考的行为有了一定的回旋余地。

  违不违法有待商榷,但一定是违纪行为。

  

  而对违纪行为的惩戒力度则完全由学校自主掌握,再加上乔诺的态度,这件事情造成的影响来看,很有可能对于乔诺的惩罚也止步于学校内部的通报批评。

  这就给了乔诺今后通过正规考试进入法院工作提供了合理性。

  

  但是编剧的这种弱化其实很没有道理,通常情况下,剧中每一个角色的出现,或多或少都有他的作用。

  要不就是推动剧情发展,要不就是为主角填坑。

  

  但是纵观全剧,你会发现如果开局没有这样的设定,丝毫不影响剧情的发展。

  那乔雅这个角色也就失去了她存在的意义。

  事实上,直到大结局,乔雅的戏份都是被一笔带过。

  

  其次,乔诺与检察官李旭尧的感情线也没有交代清楚。

  从二人合伙破获了第一起案件《迈入镜子的彼端》时,两人之间产生了一种不一样的情愫。

  很明显二人互生好感,这种好感李旭尧在受伤之后达到了顶峰。

  

  原以为二人之间的感情会更进一步,但李旭尧得知乔诺的真实身份后,他对乔诺的态度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

  虽然隐隐约约透露出他对乔诺的关心,但是这种强行冷漠让人出戏。

  更为不解的是,最后几集到成了女一和男二的专场。

  

  原本男一号李旭尧在大结局中无故消失,反倒是男二魏宇泰与乔诺配一脸,这样的剧情设定让人有些难以接受。

  作为一部正剧,《黑色灯塔》有些后劲不足,但是它也并不是毫无可取之处,至少这不是一部打着专业剧旗号谈恋爱的偶像剧。

  

  更何况女二范嘉怡和男二魏宇泰这对欢喜冤家在结局甜蜜牵手还是撩拨了老夫的少女心。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