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数学王子”高斯:霸占他人成果,抢占优先权,排挤年轻人?

“数学王子”高斯:霸占他人成果,抢占优先权,排挤年轻人?
2020年11月20日 18:34 新浪网 作者 不三科技君

  众所周知,大数学家高斯在诸多领域都有建树,是公认的数学名家。正所谓“猪怕出名,人怕壮”,“树大招风“。高斯就遭遇众议:有人说他抢占别人的成果;有人说他排挤新人。

  勒让德

  1809年,高斯第二部杰作《天体运行理论》正式发表。书中详尽地讨论了如何根据观测数据确定行星和彗星的轨道,并由此建立了一系列天文学计算公式。书中的最小二乘法原理和高斯分布曲线,为天文学提供了完整严密的数学理论和快捷有效的计算方法,堪称为数理天文学中一颗晶莹夺目的明珠。

  《天体运行理论》给高斯带来崇高荣誉的同时,也带来了烦恼。勒让德是位品格高尚、有才能的数学家,他所研究的数论、几何的基础中的课题、最小二乘法原理等恰好和高斯类同。勒让德独立研究出不少成果,有些成果还发表在高斯之前,例如勒让德在1806年就宣布最小二乘法原理,要早于高斯。但在《天体运行理论》中,高斯提到自己早在1794年就已经实际应用这个原理了。因此,勒让德大为恼火,高斯剥夺了勒让德多年辛苦研究的优先权。

  勒让德认为高斯已经享有盛誉,还来抢他的优先权,实在欺人太甚。因此,勒让德多次表达了不满。而高斯却始终保持沉默。不料高斯的忍让态度被不明真相的同行误以为是默认,同情勒让德的同时,指责逐步升级,甚至有人说高斯“沽名钓誉”。然而,面对对自己不利的舆论,高斯没有任何公开的辩论。只在给朋友的一封信中寥寥一笔:“1802年,我把整个事情告诉过奥伯斯。勒让德要是不信,可以去问奥伯斯。他那里有记录。”

  阿贝尔

  名不见经传的挪威青年数学家阿贝尔,在1824年发表了论文《一元五次方程没有代数一般解》,阿贝尔渴望凭借该论文得到认可,把论文寄给了享有盛誉的高斯,然而高斯错过了阿贝尔的这篇论文。高斯并不知道这一数学难题已被解决,相信他如果真的阅读了阿贝尔的论文,一定能帮到阿贝尔。

  柯西和哈密顿

  自勒让德事件之后,学术界开始说高斯妒贤嫉能,打压年轻人的成就:柯西发表关于复变函数理论的重要论文时,高斯没有说一句赞扬和鼓励的话;后来高斯看到哈密顿论四元数的杰作,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热情。

  面对这些议论,高斯仍然是保持沉默,即便是了解高斯的人劝他进行澄清。高斯之所以不公开赞扬柯西和哈密顿,是因为:早在柯西着手研究以前,高斯已经抓到问题的关键,本可以完成一篇杰出的论文;而哈密顿四元数理论的核心,早在30多年前就写在高斯的日记里了!高斯为避免剥夺两位青年的荣誉,或者给自己招来误会。基于“勒让德事件”的教训,高斯始终保持着沉默。值得欣慰的是,柯西和哈密顿的工作意义重大,即便没有高斯的赞美,他们照样成长得很好。

  亚诺什·鲍耶和罗巴切夫斯基

  罗巴切夫斯基发表论文的同时,大约在1833年前后,高斯的老朋友法尔卡什·鲍耶的儿子亚诺什·鲍耶有一篇论文附录在他父亲的著作《将好学青年引入纯粹数学原理的尝试》后面,题目为《绝对空间的科学》,其中也论述过非欧几何的思想。法尔卡什还特意为此写信征求高斯的意见。高斯对亚诺什的创作精神大大夸奖一番,并说明自己多年前就有这种想法了。雄心勃勃的亚诺什因为被剥夺了优先权,感到心灰意懒,发誓从此不再从事数学著述。

  高斯之所以一直不发表非欧几何方面的论文,是因为科学界对非欧几何的怀疑和敌视一直没有改变。要人们摆脱传统成见去认识一个真理,实在是件难而又难的事情啊。而罗巴切夫斯基这位真正的几何学家,既严谨又富于洞察力,尤其是他的胆魄和百折不挠的精神,更令人肃然起敬。

  高斯完全理解:罗巴切夫斯基发表新论文需要莫大的勇气,将承受有形的、无形的巨大压力。基于此,高斯意识到,自己再也不能保持缄默。应该为非欧几何、为几何学新纪元的到来说几句话。即便不公开站出来讲,至少也要在知心朋友中阐明自己的观点。如果说柯西和哈密顿的成果被数学界奉为至宝,那么非欧几何在人们的心目中不过是令人厌恶的丑陋的怪物。对于珍宝,只要声明所有权、优先权,不明真相的人一定会怀疑你的企图;而对怪物“非欧几何”,传统的数学家们唯恐躲不及。想到这里,高斯决定给他的一位朋友舒马赫尔写信,推荐罗巴切夫斯基的论文:

  不久前我有机会重读罗巴切夫斯基的论文。……您知道,我对此抱有同样的观点已有54年。从那时起并没有任何改变。……我建议您把注意力集中在这样的著作上,读它会使您大受教益。

  根据高斯的提议,格丁根皇家学会选举罗巴切夫斯基为通讯会员。这是国际上对罗巴切夫斯基几何的第一个正式承认,也是对处境困难的罗巴切夫斯基本人的有力支持。

  如今,随着高斯生前日记、手稿和书信的发表,他生前所蒙受的一切不白之冤得到彻底昭雪,真相大白于天下。这些文字记录以最雄辩的方式证明了高斯的人格:忍辱负重,不计个人名利得失,默默忍受着人们误解和责难。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