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是世界军界一个天大笑话 马其诺防线也见证了法国的灭亡

它是世界军界一个天大笑话 马其诺防线也见证了法国的灭亡
2019年12月09日 19:34 新浪网 作者 小尖椒影视

说起二战时期的欧洲战场,总有一条似乎已经被遗忘的战线,它就是著名的马奇诺防线。马奇诺防线 (Maginot Line) 是法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为防德军入侵而在其东北边境地区构筑的筑垒配系。马奇诺防线从1928年起开始建造,1940年才基本建成,造价50亿法郎(1930、1940年代货币),其名称当时法国的陆军部长A.-L.-R.马奇诺的姓氏(1877~1932)。

说起马奇诺防线,其建造的由头还要从一战时期的阵地战说起。第一次世界大战(1914~1918)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使用真正现代意义上的火药武器所进行的一场大规模战争。当然,尽管号称世界大战,但是其主要战场都集中在欧洲,当时的世界其他国家,很多是作为殖民地支援宗主国的形式参战。

在一战时期,由于受当时的科学技术限制,即使是个列强国家,其军队的武器装备水平,以今天的眼光看去,也还是相当的原始。由于飞机在1903年才刚刚被发明,1914年时期的飞机甚至还没有装备机枪协调器,所以无法有效进行空战,而且由于当时的飞机飞行速度慢,载荷小,也难以携带大型炸弹对地面目标实施轰炸。因此当时的飞机主要承担侦查任务,地面部队的进攻主力,依然是依靠步兵发起“人海冲锋”的方式,去占领敌方阵地。而担任防守一方的军队,则全部埋伏在战壕中,依靠密集的枪械和小口径速射炮的火力给予冲锋的敌人以重大杀伤。而这种双方争夺战壕和敌方阵地的战斗方式,被称为“堑壕战”。

在“堑壕战”这种技术水平条件下,机枪就成为了最有杀伤力的武器。在一战时期,机枪成为堑壕战最有效的武器。在当时,由铁丝网、雷区构成前沿阵地,后面则是由机枪地堡构成的火力点,在堑壕步兵的掩护下,足以抵抗任何形式的步兵冲锋。在1914年的马恩河会战中,英法军队曾经犯下严重的错误,在当时有由于对德军机枪武器不足,英法联军的骑兵部队曾经依仗其机动性(马当然比人跑得快,笔者注)对德军重兵把守的壕堑战线发动集团冲锋。但是在德军机枪火力的猛烈打击下,英法联军一天时间就伤亡6万余人,整个攻势被迫取消。

而在一战结束后,法国政府和军方就始终预感到,由于《凡尔赛和约》把德国的家底几乎全部铲光,一战的和平实际上只是暂时的休战,德国人一定会设法“复仇”。为了确保自身的国防安全,法国人开始构想一道巨大的边境防线。这种思路正是基于一战时期的堑壕战的经验。法军高层认为,只要能够修筑足够坚固的防御工事,就能够抵抗德军的大规模进攻,同时再辅以法国航空兵力量,就足以确保整个法国的领土安全。“马奇诺防线”就是在这种思想的作用下被设计出来,并投入建造。

所谓的“马奇诺防线”其实并非是类似于长城那种,绵延数千千米的防御阵线,而是根据地形特点,在法德边境的各制高点上修筑工事堡垒,作为火力支撑点,在堡垒和堡垒之间则部署部队进行防御。这样在德军前来进攻的时候,由地面部队正面抵抗,而由相邻的堡垒火力提供支援,同时法军还为防线各处配备了战斗机和轰炸机,可以对进攻德军发动空中打击。从某种意义上说,“马奇诺防线”几乎就是一战时期堑壕防御工事的放大版——把机枪换成速射炮,把小口径野战炮换成大口径要塞炮。而前线步枪手蹲伏的堑壕则升级为机枪碉堡。这就是马奇诺防线的本质。

在整个1930年代,法国上下对于马奇诺防线可谓是倾注绝几乎全部的心血。整个马奇诺防线从1935年开始正式修筑,自隆吉永至贝尔福,全长约390公里。包括梅斯筑垒地域、萨尔泛滥区、劳特尔筑垒地域、下莱茵筑垒地境和贝尔福筑垒地域。整个防线由保障地带(纵深4~14公里)和主要防御地带(纵深6~8公里)组成。其地面部分为装甲或钢筋混凝土的机枪工事和火炮工事,地下部分有数层,包括指挥所、人员休息室、食品储藏室、弹药库、救护所、电站、过滤通风室等。工事之间都有通道连接,通电动车。射击工事内的武器都是专门设计安装的。整个防线共构筑各种用途的永备工事约5800个,密度达到每公里正面15个。最坚固的钢筋混凝土工事的顶盖和墙壁厚度达3.5米,装甲塔堡的装甲厚度达300毫米,这种后重装甲的概念是——所有钢筋混凝土工事和装甲炮塔均可以抵抗至少2发420毫米臼炮炮弹的直接命中而不垮塌。

如今战争已经过去70多年,马奇诺防线已经逐渐淹没在历史的尘埃之中。留给世人的印象,大多是法国军方僵化刻板的作战思想,但是实际上,结合一战之后法国和德国之间的国力对比,不难发现,修筑防线,也许是当时法国国防最好的选择。因为一战时期西线战场的大部分战役都是在法国的国土上进行,法国北部的工业和经济重镇全部被摧毁,整个法军在战争中伤亡超过600万人。而且在一战结束后的统计中也说明,当时法国总人口仅有4000多万,而德国尽管战败,其人口总数依然保持着7000万的水平,而且德国当时的人口出生率也远高于法国。法国军方高层认为,如果在未来法国和德国再次爆发战争,那么德国无疑将在兵员上占绝对优势,而法国在1930年之后甚至有可能会面临征兵困难的问题。基于这种情况,法国修筑“马奇诺防线”的选择其实有其合理性,那就是防御工事可以扩大单兵作战的能力,以防御工事和重型要塞火力为依托,可以用尽可能少的军队,防御尽可能多的敌人。而这正好和法国人口下降、征兵困难的实际情况相吻合。

不过俗话说人算不如天算,法国政府和法国陆军高层虽然看到了法国和德国之间经济、科技以及人口上的巨大差距,但是却没有看到军事工业技术的进步所带来的战争形态的改变。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坦克装甲车辆开始高速发展,同时作战飞机的性能也大幅提升。具备精确对地打击能力的俯冲轰炸机开始大规模装备部队,同时由于发动机性能的提升,各国的俯冲轰炸机普遍已经可以携带100千克甚至500、1000千克重磅炸弹,这种武器的威力远超过地面大口径火炮,甚至是大口径臼炮的炮弹。在俯冲轰炸机的掩护下,坦克装甲部队,可以快速撕开敌方的防御阵地,而不再纠结于机枪、铁丝网这种只能防备步兵的一战水平的工事。而且,由于坦克装甲车辆是机动的,而钢筋混凝土工事是固定的,因此只要能适当渗透,完全可以将之摧毁。

二战时期,德军进攻西线时有两个经典战例,第一个就是著名的埃本·埃马尔要塞争夺战。虽然埃本·埃马尔要塞并非是马奇诺防线的组成部分,但是却是完全效仿马奇诺防线所修筑一个筑垒工事群。1940年5月10日夜间,德军82名伞兵乘坐滑翔机空降至要塞,仅用一天时间就攻破了该要塞,要塞守军600人(满编应为1200人,但实际驻守600人)全部投降,德军仅伤亡6人。埃本·埃马尔要塞的作战可以看作是对马奇诺防线进攻的一次演习,而结果却令人吃惊。同样在随后的西线战争中,德国装甲部队穿越了被法国人认为不可能穿越的阿登森林,绕过了马奇诺防线,从背后对其发动进攻,而驻守马奇诺防线的法军随即崩溃,德军很快占领巴黎,法国至此战败投降。

不难看出,一直到法国战败投降,德军也没有正面强攻马奇诺防线,这说明马奇诺防线的正面火力配置和设计是可靠的。但是法国人的问题就在于,他们用一战中堑壕战的僵化思维去思考二战的排兵布阵,而没有考虑到军事技术和武器装备的进步,已经让整个战争形态发生了完全不同的变化。在二战中,再也没有一战那种绞肉机一般的堑壕战,双方都以坦克装甲力量,在飞机和重炮的掩护下,对敌方实施大纵深的迂回包抄,并以歼灭战为主要的作战方式,法国人没有及时变更自己的战术和战略,所以这个在当年耗费了法国近半国防费用的巨大工程最终成为世界军界的一个大笑话。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小尖椒影视

小尖椒影视

分享影视圈明星最新八卦趣闻!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