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10年过去了,再看《让子弹飞》,才发现姜文暗藏了许多细节

10年过去了,再看《让子弹飞》,才发现姜文暗藏了许多细节
2020年10月09日 10:40 新浪网 作者 娱乐新视眼

  2000年姜文导演的《鬼子来了》被禁之后,他曾失落过一段时间,再后来2007年的《太阳照常升起》票房惨败的三年后,他又推出了一部“半妥协”之作——《让子弹飞》。

  

  姜文站着把钱挣了,2010年的《让子弹飞》收获6.36亿的票房,豆瓣也高达8.8分。10年过去了,再看《让子弹飞》,才发现姜文暗藏了许多细节

  一、新官上任被截胡

  电影的开头就以极其荒诞的一幕出现在观众的视野,马匹拉着冒烟的火车,不西不洋的样子,暗示的正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故事背景。

  火车里坐着马邦德县长(葛优饰),和县长夫人(刘嘉玲饰),两人唱着《送别》,听着师爷(冯小刚饰)拍着马屁,吃着火锅,看起来好不惬意。

  

  但这一切都被山上窥视着马车的麻匪们给盯上了,领头的张麻子(姜文饰)自信满满的朝火车开枪,瞬间马与火车分离,弟兄们全都跑下去,用斧子把铁轨给拦腰截断了。

  火车被掀翻了,车上的官兵和师爷全都死了,只剩下县长和夫人活着,马邦德为了活命,假扮成了师爷,张麻子抢不到钱,于是就截了马邦德的胡,带着手下的七个兄弟和县长夫妇,跑去鹅城当县长了。

  

  一入鹅城,女人们都在敲锣打鼓欢迎新县长上任,敲鼓的女人里面,有一个叫花姐的,由周韵饰演,也就是姜文现实生活中的妻子。

  

  

  不过,地头蛇黄四郎(周润发饰)不甘寂寞,他直接叫管家胡万(陈坤饰)和武举人(姜武)抬了一个轿子,里面放了一顶帽子,给张麻子当见面礼。

  大轿子上放着的小帽子,暗指黄四郎瞧不起张麻子装门面,打肿脸充胖子。

  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新官都还没来得及发火,一个地头蛇就迫不及待的,给了新官一个下马威。

  

  二、墙头草

  张麻子上任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干儿子六子给他把门口被野草环绕的鸣冤鼓,给弄出来,因为张麻子本来就是个劫富济贫的麻匪,所以当官后,自然是坚守最初的理念。

  可没想到,一把鸣冤鼓给整出来,就真的派上了用场,武举人仗势欺人,把卖凉粉的小贩当球一样,踢向了鼓。

  人命在强权底下一文不值。

  

  张麻子看到了想替他伸冤,凉粉贩子却为了保命选择息事宁人,经过这次事情后,张麻子愈发笃定了要站着腰板来挣钱。

  另一边,马邦德既然可以为了自保,假冒师爷,把老婆给张麻子当夫人,那他也可以为了钱,而出卖张麻子。

  马邦德眼见张麻子与黄四郎的争斗中,处于劣势,转头就跟黄四郎告密了,由此间接害死了前去探风的老二,因为张麻子在交代任务的时候,旁边只有一个人,也就是那个把张麻子一口一个恩人叫的——“师爷”。

  

  这也就是为什么就行动前,“师爷”掏出了一张康城的委任状交给张麻子的原因之一,因为之前黄四郎查过鹅城上任的官员,的确是马邦德,由此可见,马邦德说的把康城看成鹅城的委任状肯定是蒙张麻子的。

  而后来马邦德临死前告诉张麻子自己裤子里头,放着的五张委任状,也是黄四郎给的,试想一下,他当初上任鹅城县长,都要夫人给他买单,他哪里来的这么多钱弄来这么多张委任状?

  

  人之将死,其言将善,马邦德最终还是不忍心完全把张麻子蒙在鼓里,让他回鹅城送死。

  三、走上两条路的革命者。

  电影中有一场十分精彩的戏份,是张麻子和师爷赴黄四郎的鸿门宴,这时,六子刚刚被黄四郎害死,张麻子为了给他报仇,毅然赴宴。

  为我们展现了一场三大影帝同台飙戏,据制片人马珂说,这场八分钟的戏大概拍了一周,用了整整十万尺胶卷,相当于一部小型电影的胶片总和!

  

  两人刚到黄四郎家,就看到了跪在地上的武举人,胡万和凉粉小贩,黄四郎拿着长刀,跟张麻子猫哭耗子假慈悲的说,让他当自己的“介错人”,如果是他害死了六子,他就切腹自尽。

  切腹自尽是日本人那一套,黄四郎此举很有可能就暗示着他不仅仅是一个买卖鸦片的地头蛇,很有可能是一个留学过东洋的革命党人。

  等到三人同上饭桌开始聊天的时候,黄四郎突然说起,自己二十多年前和张麻子曾有一面之缘,张麻子却不动声色的应付自如。

  

  还有后面那个黄四郎交给假麻子的地雷,他直接说:“北中国我不知道,但这种限量版地雷,整个南国只有两个”;“第一个在辛亥革命时炸了第一响”;“1910,made in U.S”。

  这一切都说明着黄四郎很有可能参加过辛亥革命。

  他和张麻子也颇有渊源,张麻子告诉师爷,他原名是张牧之,17岁那年追随过松坡将军蔡锷,可蔡锷是何许人也,他是梁启超的得意弟子,民国开国元勋,袁世凯的掘墓人。

  两人都曾参加过辛亥革命,可革命之后却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老三,老四,老五和黄四郎,实质上是一种人,黄四郎革命后欺压百姓,贩卖鸦片,而老三等人身为张麻子的兄弟,却在师爷和花姐的诱惑下,背叛了大哥,前面提到师爷的计划能成功实施,不被张麻子发现,就是因为他们三人在帮师爷打掩护。

  而老二和六子,牺牲在了革命成功的前夜,老二是为了探听敌情被害死的,而六子是为了证明自己只吃了一碗凉粉,在黄四郎的鹰犬和围观群众的起哄下,剖腹而死的。

  围观群众看着从六子为了掏出来的一碗凉粉,轰然散去,没有人在乎他到底吃了多少凉粉,人血馒头好不好吃,围观群众肯定知晓。

  

  害死六子的,不仅仅是黄四郎的阴谋,更是围观群众的隔岸观火。

  在这场革命下,老三等人和黄四郎成了背叛者,只有张麻子,才是革命坚实的拥护者。

  四、怒其不争,哀其不幸

  张麻子在师爷死后回城,想为死去的弟兄和师爷报仇,但他很清楚,他们才四个人和黄四郎的四百人相比,就是以卵击石。

  

  于是就有了满城撒银子九儿,和满城撒枪荒唐的局面出现,可更荒唐的是,在张麻子带着兄弟们全城鼓舞志气,想要群众们一起跟他去打黄四郎的时候,老百姓们手里拿着枪,和地上捡的白银去打麻将,都不愿意拿着枪出现面对他们共同的敌人。

  以前,鲁迅先生曾对国人说过:怒其不争,哀其不幸。

  今时今日,张麻子遇到的就是这种状况,群众仿佛被奴役出了惯性,手上有钱有武器,都不愿意站起来反抗。

  

  只有当张麻子把冒充黄四郎的替身给当众杀了,众人才敢跑到黄四郎府邸,去冲破那个纸老虎般的铁门。

  一直以来,把群众踩入谷底的,不仅仅是封建主义和官僚主义,而是植根于人心底的懦弱和从众心理。

  枪打出头鸟,没有人愿意当第一个站起来反抗的人。

  

  故事以黄四郎拿着那颗辛亥革命的地雷自爆身亡,老三等人和花姐去了上海,张牧之是喜欢花姐的,他跟在他们的火车后面,看到了穿着马邦德衣服的黄四郎,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

  原来他又被摆了一道,黄四郎搞定了最后想弄死自己的武举人,和老三等人里应外合,假死去上海。

  

  

  革命并没有胜利,准确的来说,革命才刚刚开始,骑着白马的张牧之跟上了火车,继续追逐着自己坚守的革命。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