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天道》大结局:丁元英去哪里了?原著中早有说明

《天道》大结局:丁元英去哪里了?原著中早有说明
2021年04月15日 15:31 新浪网 作者 乐乐说历史

  由自带痞气的王志文和氧气美女芮小丹主演的电视剧《天道》,改编自神秘作家豆豆的原著小说《遥远的救世主》。其大结局是丁元英心爱的芮小丹回归了天国,给芮小丹的礼物——王庙村扶贫神话也取得了成功,本来想救赎患了精神绝症的刘冰,来减轻“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的罪责,但是刘冰已经无可救药,大喊着:“丁元英,你撒谎了,你撒谎了......”,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在古城这个地方,丁元英已经没有任何留念,也没有待下去的必要了。在《天道》的大结局中是这样描述的:“丁元英从楼里出来了,众人纷纷上车,丁元英和韩楚风做进宝马车里,两辆轿车驶向嘉禾园小区大门,汇入马路上的车流中消失了”。对于《天道》迷的我们不禁要问,丁元英这样的高人,他去哪里呢?慢慢体悟豆豆的小说《遥远的救世主》,我突然明白,丁元英的去向,豆豆在原著中早有说明。#丁元英#

  

  01在柏林近郊

  我觉得丁元英会去德国柏林的近郊买一栋房子,静静的一个人呆着。在《天道》中聪慧的芮小丹,知道丁元英不是归人,只是过客,因此她特别珍惜和丁元英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但是随着两人感情的升温,芮小丹想和丁元英天长地久,于是芮小丹向丁元英提了3个问题,希望他能给出参考性的建议,其中第三个问题就是:“当我去法兰克福大学读研的时候,你会在哪儿”?

  对于这个问题,丁元英反问芮小丹:“你希望我在哪儿”?芮小丹说:“我希望你待在布尔伦布的大街的老房子,这是一个适合的距离。太近,我静不下心来学习;太远,我太痛苦。我一边学习,一边打工,既能多陪母亲还能攒点零花钱,每个周末我去柏林看你,这样我每一天就离周末近一点,每天都生活在希望里”。

  丁元英说:“那我就在柏林待着”,由于他们两人都特别尊重对方,不喜欢强迫彼此,于是芮小丹说:“我希望的和你原来既定的不是一回事,我是问你,在没有认识我之前你对将来是如何打算的?”。

  

  丁元英答到:“我原打算......不,是理想......等有钱了我就在柏林近郊买一套像你这样的房子,做一件特别隔音的听音室,上下左右没有邻居,没有敲暖气管抗议,能把音响开到听力的极限,音质至真至纯,能被《伏尔加河》《新大陆》这种排山倒海的音乐淹没,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在哪儿,那就行了”。

  所以综上所述,丁元英一定会在柏林近郊。在柏林冻结的513.6万马克在5月份就已经到期了,但是丁元英走的时候已经是10月份了,他完全有经济能力在柏林近郊买一栋像芮小丹在古城一样的小别墅,这里不仅是他心之所向,更是芮小丹希望他待着的地方。

  02依然的独处

  当芮小丹打电话向丁元英诀别的时候,丁元英没有劝阻,用高贵的沉默应对,芮小丹父亲愤怒的说道:“他沉默了,我女儿没了,这对一个父亲已经足够了!他失去的只是一个女人,他还可以有第二个,第三个,可我失去的是女儿,不可替换,不可再生”。丁元英真的会像芮小丹父亲说的那样,会有第二个,第三个女人吗?我觉得不会,他会依然独处着。

  

  理由有三,第一,丁元英对芮小丹的感情至深,听到芮小丹回归天国的消息,他尽然伤心到吐血,可见丁元英对芮小丹的感情有多深,芮小丹是丁元英用一辈子来怀念的女人;第二,丁元英对世俗的包容,使得他不适合婚姻生活,正如肖亚文转述丁元英前妻的话:“他永远都不会和你吵架,他的每一个毛孔里都渗透着对世俗文化的居高临下的包容,包容到不屑与你讲道理,包容到让你自己觉得低俗、自卑,快憋死,快疯掉的时候,你能想到的就只有一个字,逃!”丁元英和前妻的关系只存续了半年,可见他不适合婚姻生活;第三,丁元英喜欢独处,他想要的生活状态就是一个人静静得待着,不妨碍谁但是也不想让谁来妨碍。

  韩楚风曾引用尼采的一句话:“更高级的哲人独处着,这并不是因为他想孤独,而是因为在他周围找不到他的同类”来形容丁元英。在柏林近郊的丁元英,没有爱人,没有朋友,也许会有肖亚文和欧阳雪逢年过节的电话问候,也有詹妮和郑建时的偶尔拜访,更会有韩楚风、李志江这些知心好友到柏林办事的时候一起推杯换盏,但是他的交际圈仅限于此,大多数时间都是一个人静静的待着,干自己喜欢干的事情。

  

  03怀念芮小丹

  丁元英还会像刚到古城一样,深居简出,在房间里听着音乐、品着茶,在网上看看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参悟文化属性吗?我觉得依然会,但是他会有所作为的,会用自己的方式来启迪民智,呼唤符合客观规律的强势文化。

  丁元英以前的参悟大多是理论高度,但是真正实践的也许就是私募基金和王庙村的扶贫神话了,私募基金的属性决定了必须见好就收,丁元英只知道利用弱势文化,但是却不知道弱势文化的可怕,通过王庙村扶贫神话,丁元英知道了弱势文化的可怕,它会让刘冰这样的人患上精神绝症,无药可救。

  丁元英曾建议芮小丹埋头学上几年,整合自己的社会资源,从一部电视剧,一本小说,一个剧本开始启迪民智,呼唤强势文化,这不仅是芮小丹想要做的事情,更是丁元英想要做的事情,但是现在芮小丹回归天国了,这件事情只能由自己来做,因为这是他和芮小丹共同的心愿,他用这种方式来怀念心爱的芮小丹。

  

  有人分析在豆豆的小说《遥远的救世主》中丁元英的原型就是“缠师”李彪,在豆豆写这本小说的时候,李彪给其寄了大量的资料,我觉得这种说法是可信的。不执着于出人头地的丁元英,肯定不会自己执笔写小说,他会让人代笔,融合自己的思想,写出小说来启迪民智,呼唤强势文化,完成和芮小丹的共同心愿。

  综上所述,丁元英走了,他用解冻的资金在柏林买了一套像芮小丹在古城的别墅一样的房子,一个人独处着,静静的听着音乐,品着茶,看着自己喜欢的东西,同时以别人的笔,自己的思考成果,来启迪民智,呼唤强势文化,用一生来怀念心爱的小丹。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