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霍去病射杀李敢,为何不怕汉武帝追究?其实我们都低估了霍去病

霍去病射杀李敢,为何不怕汉武帝追究?其实我们都低估了霍去病
2020年08月08日 10:45 新浪网 作者 雨是天空的泪雨是

  虎父无犬子,将军的儿子自然不是废柴。在中国历史上,有很多名震一时的将军,如三国时期斩颜良的关羽、发明“鸳鸯阵”的戚继光、以及发布“杀胡令”的冉闵,但说到最委屈的将军,恐怕就是汉朝的飞将军李广了。在初唐四杰王勃的《滕王阁序》中,有两句便是形容他的,“冯唐易老,李广难封”。其实,李广的委屈不止如此,在他死后,更是有人在他“坟头蹦迪”了,而这个人正是封狼居胥的少年将军霍去病。下面小编就来带大家看一下这个故事,霍去病射杀李广之子李敢,就不怕汉武帝追究吗?其实,我们都低估了霍去病。

  

  飞将军李广,能概括他一生的词,恐怕也只有“时运不济”了。他为汉朝立下汗马功劳几十年,获得的军功更是不计其数,但一直未获得封侯,反观卫青的大外甥霍去病,十七岁便被封为冠军侯。同样都是汉朝名将,为何二人的差距如此之大?其实,这主要和汉武帝主张的进攻政策有关,霍去病正是对了他的胃口,再加上确实有功,所以不难理解被赐封,而李广虽然是三朝元老,却是一位守城之将,明显不对汉武帝胃口。

  

  所以,李广一直到死都没能如愿。其实,更为悲惨的是李广的儿子李敢,李敢继承了父亲的才能,是个将军之才,但也继承了父亲的“倒霉相”。在李广羞愧自杀身亡后,李敢一怒之下,找到大将军卫青报仇。他想以个人的方式,为自己的父亲报仇,可结果却是,自己非但没杀了卫青,还被卫青的大外甥霍去病所射杀。后人也常用“冤”字来形容李敢。其实,霍去病射杀李敢也不是没有原因,按照古代的规矩,李敢确实是死罪难免。

  

  在霍去病的巅峰之战“漠北之战”中,卫青、霍去病作为主帅,上了年纪的李广也被允许参战,本来汉武帝是不同意李广参战的,毕竟“廉颇老矣尚能饭否”,但辛苦了大半辈子,还未封侯的李广一直请求,汉武帝也有些不耐烦了,但参战后的李广,却因为迷路延误了战机,直接导致匈奴单于逃跑。主帅卫青知道这件事后也不包庇,让李广做个自我批评交于霍去病整合,再呈于汉武帝。李广怎么说也是飞将军,做完自我批评后就以“不能再受刀笔吏侮辱”为由自杀了,也算晚节不保了。

  在漠北之战中,李广的小儿子李敢也参战了,他是霍去病的部下,并且因功被封为关内侯。这是他父亲忙了大半辈子都没有取得的荣誉。正当李敢扬眉吐气的时候,突然接到李广去世的噩耗。在了解事情的经过后,李敢很是愤怒,再怎么说李广也是自己的父亲。他认为父亲一定是被卫青逼死的,所以,他势必要为父亲报仇雪恨!后来,就有了李敢击伤卫青的事实。李敢想杀了卫青,但没有成功,卫青对李广的死也是有亏欠的,所以对于李敢的以下犯上并没有追究。

  

  但霍去病就不一样了,在得知自己老舅被人击伤之后,表现得很是愤怒,并且凶手还是自己的部下。当时的霍去病更是春风得意的时候,如果是文人还好,写一两首诗吹吹牛,没事逛个青楼都是可以消遣这“一时的春风得意”,但作为一个武将,他要是春风得意起来,那就是“威严不可侵犯”了。对于,以下犯上击伤自己亲舅舅的李敢,霍去病是记下了。果然,在汉武帝举行打猎的时候,霍去病就趁机射杀了李敢。而汉武帝对此,也只得对外宣称李敢是被“小鹿乱撞”的鹿给撞死了,而霍去病本人则被汉武帝打骂了一顿,“你个混账,辜负了朕!”本来霍去病就是汉武帝的亲戚,再加上霍去病确实有才能,即便杀了李敢,霍去病也不怕汉武帝追究,毕竟汉武帝还得指望自己镇压匈奴呢。

  

  这样看的话,霍去病确实有些傲了。但其实,我们都低估了霍去病。霍去病虽然正处于年少轻狂的阶段,但他却是一个懂法的好青年。李敢击伤大将军卫青,已经触犯了古代十条重罪中的一条,也就是不义。古代的社会等级森严,像李敢这样的行为本就该判处其罪行,只不过是卫青对李广的自杀有些愧疚罢了,并没有追究。但卫青能原谅,不代表霍去病能原谅。第一,他是卫青的外甥;第二,他还是李敢的上级。所以,霍去病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射杀了李敢。

  

  李敢可以用个人的方式找卫青报仇,自己为什么不可以呢?于是,就有了射杀李敢这件事。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