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没有了特朗普的助攻,民主党还能赢吗?弗吉尼亚州竞争将给出答案

没有了特朗普的助攻,民主党还能赢吗?弗吉尼亚州竞争将给出答案
2021年05月28日 10:27 新浪网 作者 加美必读

  《大西洋》杂志政治记者伊莱恩·戈弗雷(Elaine Godfrey)分析了后特朗普时代民主党面临的选举问题:中间和偏共和党的郊区选民可能不再因为反感特朗普而支持民主党,民主党自己的选民政治参与度的下降。

  面对这些挑战,民主党一方面介绍自己的政绩,另一方面强调特朗普造成的威胁尚未消散,而即将举行的弗吉尼亚州选举,将是对民主党回答的一场测试。

  上周的一个晚上,我在看到她们之前就闻到了她们的香水味,那是一小队中年女性,她们穿着飘逸的上衣,梳着金色短发,戴着超大的黑色太阳镜,向公园的亭子走去。她们和其他几位志愿者(大部分是女性)一起坐在野餐桌旁,等待着指示。

  她/他们不是来捣乱的。她/他们到这里是为了民主。

  当晚的项目:弗吉尼亚州议员温迪·古迪特斯(Wendy Gooditis)选举季的第一次敲门拉票活动,古迪特斯是一名61岁的民主党人,曾是房地产经纪人,于2017年首次当选。

  和全国各地的许多其他女性一样,当年竞选是因为她对特朗普当选感到愤怒。同样愤怒的郊区居民帮助她推翻了该区的两届共和党现任议员。2019年,她再次击败了他,成为反特朗普浪潮的一部分,帮助弗吉尼亚州民主党人夺回了众议院。

  但现在,随着她的第三次竞选活动的展开,特朗普已经不再执政,古迪特斯需要想出一个办法来保持选民的这种热情。

  古迪特斯站在野餐桌前,她穿着粉红色紧身牛仔裤,棕色长发垂在背后,对她的志愿者说:“我知道现在敲门还早,但我们就是要让人们保持清醒,我们今晚的工作是提醒人们,之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民主党人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是,经过四年狂热的反特朗普社会运动和创纪录的政治参与,她/他们能否在拜登担任总统期间保持如此的活力。

  更具体地说:在最近的选举中,郊区选民的急剧左移仅仅是特朗普时代的现象,还是代表了一种更持久的变化?

  答案来得可能比你想象的更快。

  人口集中在郊区的弗吉尼亚州的选民,将在11月前往投票站,决定他们的下一任州长、副州长、总检察长和如古迪特斯一样的州议员。这次选举对民主党后特朗普时代的新联盟提供了第一次考验。

  设在弗吉尼亚州的选举预测组织CNalysis的主管查兹·努蒂科姆(Chaz Nuttycombe)告诉我,弗吉尼亚州是 “中期选举如何进行的一个重要信号,民主党人这次没有特朗普的助推了。”

  弗吉尼亚州以前一直是一个重要的政治风向标。

  共和党人埃德·吉莱斯皮(Ed Gillespie)和民主党人拉尔夫·诺森(Ralph Northam)之间的2017年州长,竞选被广泛认为是对特朗普当选的公投;诺森以9个百分点获胜。第二年,三位民主党人詹妮弗·韦克斯顿(Jennifer Wexton)、阿比盖尔·斯潘伯格(Abigail Spanberger)和伊莱恩·卢里亚(Elaine Luria)击败了共和党的现任议员,帮助民主党人夺回美国众议院控制权。弗吉尼亚州的民主党人在2019年赢得了该州众议院的多数席位,这是二十年来的第一次,使她/他们完全控制了州政府。

  去年,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郊区选民的左倾,拜登以10个百分点的优势赢得了弗吉尼亚州,这是自1944年富兰克林·罗斯福以来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最大优势胜利。

  通过这些选举,左派被激发了近年来所没有的活力。

  特朗普获胜后,弗吉尼亚州各地出现了几十个致力于建立民主党政治力量的团体——其中大部分是由女性创建和领导的。包括许多郊区居民在内的温和的共和党人和无党派人士,对时任总统感到厌恶,而把票投给了民主党——其中有些人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这样做。

  “如果特朗普在2016年输了,民主党就不会有三连胜了,”努蒂科姆告诉我。

  现在想要知道民主党人没有了她/他们的催票人(指特朗普),是否应该绝望还为时过早。离民主党6月8日的初选还有几周时间,民主党人在11月之前还有时间组织起来。但共和党人似乎已经准备好在弗吉尼亚州表现得比过去四年更好。

  弗吉尼亚州的选民,倾向于选举与当权者相反的党派的州长,而在白宫里掌权的目前正是民主党人。在非总统大选和中期选举的年度中,民主党选民的投票率也往往低于共和党人;目前民主党初选的提早投票率已经很低了。

  民主党人,尤其是活动家,在四年来尽职尽责地敲门和乞求陌生人投票后,已经感到疲惫。玛丽安·伯克(Marianne Burke)是一位67岁的退休人员,她领导着民主党组织费尔法克斯独立党(Fairfax Indivisible),她注意到自拜登获胜以来,志愿者的参与度明显下降。

  今年2月,她争取团体成员帮助,以邮寄提醒弗吉尼亚人登记投票的明信片已经十分困难了,她不得不自己写了数百张明信片。

  她明白这一点,她对我说:“现在没有这种紧迫感。你不会在早上醒来时说,我的上帝呀,(特朗普)今天会做什么?”,接着又补充道,“我谨慎地乐观,民主党选民将及时团结起来,帮助民主党人在11月获胜。”

  乔治·华盛顿大学70岁的教授迈克尔·祖克曼(Michael Zuckerman)告诉我,他很担心他的民主党选民朋友:“但不用像以前一样不断担心的感觉真好......所以我可以理解他们为什么不愿意再(积极参与选举政治了)。”

  但在我们在公园为古迪特斯的活动见面后,祖克曼说,她/他们的工作 “已经产生了变化,我们需要继续保持下去”。自2016年以来,他一直为民主党候选人提供志愿服务,“我们已经非常接近于失去民主,我不确定我们是否已经走出了困境。”

  北弗吉尼亚州一些如古迪特斯的竞选结果可能会很接近。她在下个月的初选中没有竞争对手;她的共和党对手尼克·克莱门特(Nick Clemente)的筹款已经超过了她。共和党人也有机会在里士满和弗吉尼亚海滩附近赢得至少几个席位。

  在全州范围内,选举分析家告诉我,共和党人格伦·杨金(Glenn Youngkin)和一位即将被提名的民主党人之间的州长竞选谁赢都有可能。前弗吉尼亚州长特里·麦考利夫(Terry McAuliffe)是目前的领跑者。

  如果11月的民主党投票率较低,并且如果杨金能赢得一些无法忍受特朗普的郊区居民的支持,他就能获胜。

  弗吉尼亚州前共和党议员汤姆·戴维斯(Tom Davis)认为,说服她/他们应该不难,因为杨金是私人股权投资公司凯雷集团(Carlyle Group)的前首席执行官,他对郊区的情感对选民有吸引力。

  戴维斯告诉我:“他是(哈佛)商学院毕业的;有着教育的血统,他讲郊区选民的语言。”

  来自弗吉尼亚州北部大瀑布(Great Falls)的64岁软件销售员约翰·张伯伦(John Chamberlain)是一名注册共和党人,在2020年投票给拜登。但他告诉我: “这更像是对特朗普的投票,我仍然认为民主党人缺少一些东西。”

  张伯伦喜欢杨金的商业背景,他正在考虑在11月投票给他而不是民主党人。

  州民主党人计划通过尽可能多地谈论特朗普和特朗普主义,来捍卫他们在郊区取得的进展。在上周于亚历山大(Alexandria)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民主党领导人强调了特朗普已经支持杨金的事实。她/他们把弗吉尼亚共和党称为 “弗吉尼亚特朗普党”,并警告选民不要支持 “特朗普——杨金议程”。

  在选票下方,古迪特斯准备通过提醒选民注意1月6日的事件,来抵御负面广告。她说:“我们很容易说,‘是的,但他们支持那个叫人攻击美国国会大厦的人。那么你要听谁的呢?’”

  民主党人还希望弗吉尼亚人记住,在民主党的领导下,该州扩大了医疗补助,提高了最低工资,通过了选举权立法,并废除了死刑。

  弗吉尼亚州民主党执行董事安德鲁·惠特利(Andrew Whitley)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花了多年时间为这些问题而奋斗;选民们不会让特朗普和他的弗吉尼亚州共和党盟友让我们开倒车。”

  乔治城大学公共与非营利组织领导力中心副主任、弗吉尼亚草根联盟领导人博雅斯基(Luisa Boyarski)告诉我,立法进展将使人们有理由投票给民主党人而不是反对其他人。她说:“如果没有发生这种情况,人们会更加焦头烂额,对参与选举不那么乐观。”

  博雅斯基说,她将把6月的初选作为民主党人处境的一个指标,如果表现不好,它将表明“我们在进入秋季时所需要的能量和注意力”。

  在古迪特斯在利斯堡绿树成荫的街道上,解散了她的志愿者们,并亲自敲开了几扇门之后,她和我一起站在当地公共图书馆的停车场上,谈论着维持政治竞选所需的热情。2017年,70名志愿者在大雨中出现在她的一次拉票活动中。当她给他们分配好任务后,一辆校车拉来了另外45名志愿者,这些人都是大学生。

  她预计今年不会有这种程度的热情。她说:“特朗普问题现在已经不那么新了,也不那么令人震惊了。现在更多的是一种安静的决心,而不是吱吱喳喳的人群。”

  古迪特斯从钱包里拿出手机,滑动浏览了几张照片,直到她找到她想给我看的那张。那是一张2018年1月的《时代》杂志封面图片。她的照片在左上方,旁边是其他几十张女性候选人的黑白照片。标题写道:“复仇者,先是游行,现在是竞选。”

  她说:“我们女性变成了复仇者,那是我们的感觉,我们现在依然保有这份感觉。”#美国#、#特朗普#

  作者:Feng

  责编:Feng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