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古言虐文,腹中子被打掉,她忘川河边决绝一跳

古言虐文,腹中子被打掉,她忘川河边决绝一跳
2020年04月08日 09:52 新浪网 作者 全民车探407

  《恨君别离弃红妆》作者:幻小妖

  文案:古言虐文,她曾赌上一切守护他,到头来他却杀她家人,灭她同袍,另娶他人。 他说:“这数千人鲜血染成的,正是朕许给你的百里红妆。”

  片段赏析:慕容夜肆无忌惮地盯着她瞧,今日察觉了真相之后再看见她。明明是全然陌生的面孔,看在他眼中,却还原成了叶汐本人的模样。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就连气恼又不得不忍耐的神情,都一模一样。“我想问的是,除了蜀国的归尘先生,你还是谁?”察觉到他连称谓都换了,叶汐心中不由慌张起来,恨不得立马照镜子,看自己面上的易容有没有什么破绽。“之前楚皇就认错了人,怎么今日又旧事重提?楚皇要找的那个人已经去世了,对此归尘也很遗憾,然……”她话还没说完,就被慕容夜一把扣住手腕,强势地将她拥在了怀中。叶汐大惊失色,下意识抬脚去踹,却被他略一抬腿,将她双腿也禁锢住了。

  他在她耳后低声笑着,“这些招数,还是跟从前一样。叶汐……你身体的反应跟从前可从没变过,你还想隐瞒我到什么时候?”怀中背靠着他的女人忽然放弃了挣扎,“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慕容夜凑近了一些,唇瓣翕动间,几乎碰到了她柔嫩的耳垂。“就在今日,我看见了你手腕的疤痕。”说到这里,他语气噎了噎,喉头似乎梗着了什么,许久再说不出一个字。叶汐尚未接受他们相认的事实,僵着身子任他抱着,许久都没能挪动。她才新浴过后,身上还带着一股清冽好闻的水汽。慕容夜试探着将她拥紧了一些,“好香,是阿汐才有的味道。”叶汐终于醒过神来,从他怀里挣脱出来。“胡说!你明明说,你闻不见气味的。原来……你一直都在骗我?”

  古言虐文,腹中子被打掉,她忘川河边决绝一跳

  《帝恋·君醉无央》作者:骨羽

  文案:古言虐文,一朝天下,一朝帝王,她和他的齿轮在今生缝合,谁可以让谁幸福? 她想给他至高的权力, 她想给他半世的清零, 五国之争,江山之战,一触即发。而这背后是人心叵测,还是预谋一场?算尽天下也算尽自己,终于让她欲火重生,凌傲万人之上。而她却只能和他天人两隔。

  片段赏析:“哇!音绝你又要走!陪陪我不好么?你要不要这么讨厌啊?!”澜儿扯着我的袖子,左晃晃右晃晃,一双大眼睛死命地挤出几滴眼泪,我见犹怜的看着我,不准我走。我无奈地搂着她,轻轻道:“澜儿听话,我有事要去办,这关系到你,关系你统治的国家,我可不能轻视。”她听我的意思,仿佛还是要走,顿时就急了,转转眼珠子,道:“那,那你走了,要是有人要怎么怎么我,那怎么办?”我笑了,挑眉道:“我有办法知道澜儿这里的一举一动,相信我,没人能动得了你。”她一愣,心里有点怪怪的,这是什么感觉?“乖。”无奈澜儿只好点头,目送着那个身影越行越远,音绝,我什么时候才能把你留在身边,不用为了我的事去操劳,只是在我的身边呢?

  归根究底还是我太弱小了,在这个世界,只有隐藏或许是不行了,音绝,我绝对不会再把你一个人推在风口上了。我要变强!澜儿灿若星辰的眼眸里,闪过一抹狠厉。独自一个人走在宽大奢华的过廊里,我眯起了眼,顿下了脚步,微微偏头,尖锐的破空声划过耳际,抬起手双指一夹,一根银针牵带着极细的银丝紧贴着我的脖子,好似我一动就要切进我脖子深处的感觉。轻轻挑眉,手指几个旋转,掐断了泛着冷光的银丝,回过身,用手中的银丝挡住了身后的攻击,却没有看清对方的容貌,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进攻。如此手法……我笑,道:“骨黎。”

  古言虐文,腹中子被打掉,她忘川河边决绝一跳

  《佛心错:执手魔尊画三生》作者:麻辣骨汤

  文案:古言虐文,腹中子被打掉,她忘川河边决绝一跳,魔尊发疯嘶吼:不。她是炎帝之女,帝女雀。千年前遭算计身死神识沉睡,千年后,逐渐苏醒。却被下咒爱恨颠倒! 一生颠沛流离,一世孤苦无依。他是云岫上神,是爱她如痴的师父。他说:拿一千年换追寻,拿一千年换跟随,此生,何求。他是古神海龙王嫡子,倾世容颜,风华绝代。千年前因他的爱让她命丧碧海,龙啸九日,声声啼血。他说:我放弃了天地,唯放不下你。

  片段赏析:泽凌这几日都在校兵场,昨晚一回府就听下人说芷夏每日里都定时去那苗圃里种花,今日一早,他便想着过来看下。他到时,对芷夏的毅力深深折服。这才不过七八日,她就种好了一大片,这样下来,再不出三四天,就能把这花海全部种好了。头一次,泽凌对芷夏产生了别样的情愫。许是看多了娇生惯养的仙娥仙子们,难得还有这么一个愿意放下尊严去维护一个承诺的公主。只是她这般劳累,只怕也是为了早点回云岫而已。但是他,师羽跟着芷夏身后,看着那泽凌就这么呆呆的看着芷夏。但是芷夏却完全当他不存在一般,自顾自地举着锄头开始挖土!那泽凌眼神里似乎有什么东西,但是师羽看不懂。

  他的眼神没有芫华的似水,也没有隙缝的吸引人。就是有些师羽看不懂的东西。她规规矩矩不参合任何感情地做了个揖“神君”。责令被她这一生神君拉回了神识!“公主倒是说到做到,这般劳累着实是辛苦你了”泽凌伸手要去拿芷夏手里的锄头,芷夏一闪。他没有拿到!芷夏白了泽凌一眼,毫不客气地说“本公主答应了的东西,自然不会食言。才不会像神君一样小肚鸡肠,弄坏了你什么东西都想法设法的让人赔”责令被她说得有些羞愧。师羽神经再大条也听出来了芷夏维护她的语气!

  古言虐文,腹中子被打掉,她忘川河边决绝一跳

  今天的虐文,就分享到这里了,不知道有你喜欢的吗?希望大家能在我的推荐中找到欢乐,喜欢的朋友记得关注一下我哦!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