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老兵回忆莫斯科保卫战:一度觉得苏联真的快完蛋了

红军老兵回忆莫斯科保卫战:一度觉得苏联真的快完蛋了
2019年05月22日 11:37 新浪网 作者 芳芳的娱乐

1941年10月的一天,莫斯科郊外,一场激烈的战斗之后,杜罗夫抱着枪躺在战壕内,无助地望着阴沉的天。

他刚刚从德国人的俄语广播里听到消息,列宁格勒已经被德军占领了,而伟大的首都——莫斯科的形势也岌岌可危;消息还说,斯大林和苏联政府已经从莫斯科逃跑了。

这名年轻的上尉有些绝望,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样的坏消息,尽管身边有两个参加过一战的老兵相助。但面对如此复杂的形势,即使再有经验的老兵也会惊慌失措。

“我的莫斯科保卫战就这样开始了”,74年后,杜罗夫对新京报记者说。杜罗夫今年95岁,现为伏尔加格勒老战士协会负责人,他对莫斯科保卫战的经历刻骨铭心。

“不接受莫斯科的投降”

得到征召派往莫斯科前线时,杜罗夫刚刚从军校毕业不久,他受命带领一支70人的小部队。

杜罗夫见证了大战之前莫斯科城的慌乱:敌人大兵压境的流言到处流传,一些市民“像疯了一样”设法离开——尤其是犹太人。街道上陷入混乱,有人乘机打砸商店、抢东西。“幸运的是,这样糟糕的状况没有持续多久,大批的警察上街维护秩序,莫斯科城终于安静了下来。”

在杜罗夫的前方,他要面对的是德国的最精锐师。1941年9月30日,德军发起了“台风”行动,希特勒下令不接受莫斯科的投降,他希望像台风一样,横扫苏联的首都。除了犹太人,布尔什维克是希特勒的另一个“眼中钉”。

红军老兵回忆莫斯科保卫战:一度觉得苏联真的快完蛋了

为此,他集中了中央集团军群的74个师,其中包括14个装甲师和8个摩托化师,共180余万人,匹

配以1700辆坦克和自行火炮、14000门大炮和迫击炮、1390架飞机,攻击锋芒直指莫斯科。此前,德军北方集团军群已经围困列宁格勒,南方集团军群也已占领基辅,中央集团军群此前攻克了距离莫斯科仅三四百公里的斯摩棱斯克。

德国人希望从北、西、南三个方向分割苏军,然后从一南一北两面夹击莫斯科。希特勒对拿下莫斯科信心十足,史料显示,他当时给各部队的命令中充满了乐观,他说:“进行最后一次打击的条件终于成熟。这一打击应在冬季到来前致敌于死命。”

有着德国“装甲兵之父”之称的古德里安一马当先,他的装甲军团从南路首先发起进攻,熟练地运用其屡屡应验的“闪击战”战术,苏军节节败退。杜罗夫回忆当时的战况说,德军“像撒豆子一般扔炸弹”,每当此时,杜罗夫和战友便跳进弹坑里躲避,幸运的是,炸弹没有伤及他,“但巨大的爆炸声让人难以忍受,我的左耳被震聋了。”

在和德军反复的争夺之中,杜罗夫见识了德军的残酷与冷血。一次,经过数次冲锋,杜罗夫和部队终于重新夺回了一个村子,但进到村中发现,德军已把所有的村民赶走,吃的东西也被搜刮一空。中途,一个老人不知从哪儿跑出来,拼命招呼人过去,杜罗夫回忆说,他们在老人的指引下,从土里挖出了多具年轻人的尸体。“只因为不给德国人找拖拉机,这几个还不到18岁的孩子被活埋了!” 而德国人希望找到拖拉机以牵引他们的大炮。

正是踏在这样的血泊之中,德军一路向莫斯科进发。

红军老兵回忆莫斯科保卫战:一度觉得苏联真的快完蛋了

“觉得苏联真的快完蛋了”

德军兵临城下,莫斯科告急。于是,更多类似杜罗夫这样的年轻人被投向战场。

弗拉基米尔·托拉夫夫妇齐齐奔赴前线,这两位战地伉俪至今仍住在莫斯科郊区——当年他们亲历的战场,并十分乐意和中国朋友分享他们的莫斯科保卫战经历。当时他们还互不认识。

彼时,在莫斯科以西,苏军紧急构筑了3条防线,调集了3个方面军共计125万人,其中包括15个集团军、1个战役集群,一共75个师,苏军赖以支撑的是990辆坦克、7600门大炮和迫击炮、677架飞机——但苏军的装备无论数量还是质量,都与来势汹汹的德军有差距。

面对德国人疯狂的冲锋,苏军损失惨重,弗拉基米尔·托拉夫眼睁睁看着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牺牲,这位95岁高龄的老兵给新京报记者历数他牺牲的战友:列申科、司马诺金、撒乌力金、思维斯基等。这位老兵说,战争异常残酷,他所在的部队经常遭遇炮击,步兵的损失最大,“今天还活着,但不知道明天是否还能幸存。”

1941年11月,在莫斯科周边的一个村子,杜罗夫的部队被德军冲散分割包围,数次激烈的冲锋之后,杜罗夫躺在战壕休息,他听到了德国人用俄语的广播。广播说,列宁格勒已经被德军占领,而莫斯科也将很快被拿下,莫斯科城内一片慌乱,斯大林和苏联政府已经逃跑了。

红军老兵回忆莫斯科保卫战:一度觉得苏联真的快完蛋了

事后,杜罗夫得知,这不过是德军的攻心计,但在当时,这一消息让杜罗夫一度惊慌失措,这位年轻的军官“心里十分难受”,“觉得苏联真的快完蛋了”。类似的情绪逐渐在苏联军中蔓延,莫斯科城内外已是万分紧张。按史料记载,斯大林亦是心急如焚,他一连将几十个将军枪毙和撤职,但战争形势仍然未见好转。

斯大林想到了一个人:朱可夫。此前,这位大将刚刚将行将失去的列宁格勒“挽回”,这让斯大林对其冀望极高。朱可夫迅即着手将被打散的部队连接起来,在莫斯科近郊以西的沃洛科拉姆斯克-莫扎伊斯克-小雅罗斯拉韦茨-卡卢加一线构筑防线,加大防御纵深,建立第二梯队和方面军预备队。

因为得到日军短期内不会进攻苏联的情报,斯大林得以将原先部署在远东地区与日本关东军对峙的部分部队调回,25个步兵师和9个装甲旅的精锐部队陆续被调往莫斯科近郊。

一场特别的“竞争”

杜罗夫至今记得,朱可夫接替莫斯科防务之后,下得第一道命令便是:“不准后退!”

事实上,对于苏联红军来说,确实已经没有多少后退的空间了,在11月7日苏联传统的十月革命节前,德军前锋距离莫斯科只有三四十公里的距离,德军指挥员甚至能在望远镜里看见克里姆林宫。希特勒高兴异常,他鼓励下属赶在十月革命纪念日之前拿下莫斯科。

红军老兵回忆莫斯科保卫战:一度觉得苏联真的快完蛋了

“元首打算11月7日进入莫斯科,在那里举行阅兵。我建议您加紧攻势。”德国陆军总司令勃劳希契对围攻莫斯科的德军中央集团军群司令冯·博克说。希特勒希望在十月革命节这个特别的日子里,在莫斯科标志性的红场,向全世界展示德军的胜利。

对于苏联人来讲,每逢十月革命胜利纪念日,都要举行盛大集会和庆祝活动。尽管前线吃紧,兵源不足,但斯大林拍板仍要举行红场阅兵,他认为这样做意义重大。于是,十月革命胜利纪念日的红场阅兵,成为苏德双方共同竞争的同一目标。

当11月7日这一天真正来临,杜罗夫在前线的阵地上,听到的是同胞在红场举行阅兵的消息。当天,两万八千多名苏军士兵通过红场接受检阅,然后直接开赴前线。斯大林亲临现场,并发表了著名的演说。斯大林说:“红军战士、指挥员和政治工作人员、男女游击队员同志们!全世界都注视着你们,把你们看作是能够消灭德国侵略者匪军的力量。处在德国侵略者压迫下的欧洲被奴役的各国人民都注视着你们,把你们看作是他们的解放者。”

“今后我们的任务,苏联各族人民的任务,我们陆海军战士、指挥员和政治工作人员的任务,就是把侵入我们祖国领土的所有德国人-占领者一个不剩地歼灭掉!”

苏联所有广播站都播放了这次演讲,这使得在前线苦战的杜罗夫能够第一时间听到来自红场的消息。斯大林坚定有力的声音传遍全苏联,杜罗夫看见前沿阵地上,不少战士都激动得泪流满面。

1941年的红场阅兵极大地鼓舞了苏军的士气,更向全世界展示了苏联人与德军战斗到底的决心。

红军老兵回忆莫斯科保卫战:一度觉得苏联真的快完蛋了

天气站到了苏联这一边

天气也站到了苏联这一边。“台风”计划开始两周后,德军就已品尝到苏联恶劣天气的厉害。连日的秋雨,让苏联的土路变成一片泥沼,重型武器陷入其中不得动弹,而不得不依靠拖拉机或者牛马车来牵引,这极大影响到德军的推进速度。

德军步兵在泥泞的路上艰难向莫斯科跋涉,有时甚至在齐腰深的泥水中拼命往前。没有坦克协同,没有空中支援,甚至一些重型火炮也被丢在身后,于是当这支疲惫不堪的部队抵达莫斯科约三四十公里处——这已是德军推进最远的部队——他们其实已属强弩之末。

“1941年的严寒来得比以往更早一些”,杜罗夫回忆,刚进入11月份,莫斯科地区的气温就迅速降到零下,地面一切被冰冻住,其后,气温更是一路走低,一个月后,天上飘下鹅毛大雪,“每天都是大雪,积雪很深,最深处齐胸”。

杜罗夫记得,部队在深深的积雪中开挖出雪中通道,以方便武器的推进,“好在我们有莫斯科广大的老百姓帮助。”但对于孤军深入的德军来说,就没这么好的帮手,从将军到士兵,德军从上到下吃尽严寒的苦头。希特勒显然忘记了,在发动旨在攻占莫斯科的“台风行动”之前,当身旁有参谋提醒注意苏联恶劣的天气时,是他自己乐观地表示:“这一打击应在冬季到来前致敌于死命。”在自负、顽固、对苏联严重认识不足的希特勒面前,天气没有理由站在他这一边。

担当德军先锋的古德里安对莫斯科的严寒刻骨铭心,事后他回忆道:初雪是在10月6日的夜间下的,这样的坏天气提醒了他,他再一次要求后方送来防寒的冬装,因为当时他的士兵还是穿着单薄的夏装。11月3日,苏联的第一次寒潮到来,气温骤降;11月7日,德军开始出现严重的冻伤病员;到13日,气温已经降到零下8度;到了12月初,气温已跌到了零下三四十度。如此严寒之下,大部分德军还穿着夏装,结果大量的人员被冻伤甚至被冻死,士气亦跌落到冰点以下。

而在德军的对面,苏军许多师团都来自严寒的西伯利亚地区,对这样的天气见怪不怪,他们身穿厚厚的冬装,穿着冬靴,带着温暖的手套,自如使用已经涂了防冻油的自动武器,新型T-34、T-35型坦克照常发动。

心高气傲的古德里安不得不向现实低头:“由于供坦克履带防滑的尖铁没有运到,路上的冰引起不少困难。天冷使得大炮上的瞄准镜失去了效用,士兵在发动坦克的时候,还要先在底下烘烤一阵。燃料常常冻结,汽油也冻得黏糊糊的……由于天气太冷,机关枪根本打不响,我们的37毫米反坦克炮已经证明无法对付苏联的T-34坦克。”

古德里安下令装甲军团后撤,这是这支德军引以为傲、所向无敌的装甲劲旅第一次撤退。如此背景下,很快,包括杜罗夫在内,苏军所有的基层军官很快得到了上级的命令:“反攻!”

和胜利一起被铭记

杜罗夫带领一支280人的队伍开始收复失地。他说,反攻阶段尽管时常会遭遇到德军,但他面前的德军已不是当初那支训练有素,士气高昂的部队。

12月6日,朱可夫的西方面军向莫斯科南北两面德军发起强大的反攻。苏军的进攻势如破竹,两天后,希特勒不得不下令整个苏德战场全线转入防御。但严寒之下,德军防线接连被突破,节节后退。

到1941年12月底,苏军向西挺进300公里,德军各路攻击部队被赶回到“台风行动”前的出发地,这也宣告希特勒苦心经营的“台风行动”的失败。

资料显示,整个莫斯科会战中,德军共有50个师遭到重创,伤亡近60万人,损失坦克1300余辆,火炮2500门,汽车15000多辆以及大量技术装备。这是德军自开战以来遭到的第一次大失败,德国陆军走下神坛,它常胜不败的神话被打破。

举国欢庆这一刻,对弗拉基米尔·托拉夫有更重要的意义,因为在保卫战期间的生死与共,他和战友维娜产生情愫,并最终走到一起。其后,更是一路携手同行,直到如今。今年5月9日,俄罗斯在红场隆重举行70周年胜利阅兵。观礼台上,弗拉基米尔·托拉夫紧紧拉着妻子的手,微笑着接受众人的祝福。

对于杜罗夫来说,关于莫斯科保卫战,他也有同样美好的记忆。那是在莫斯科保卫战末期,杜罗夫背部受伤,部队的一个女护士听闻后,非得要亲自来照顾。

此前,杜罗夫便和这个女孩非常要好,杜罗夫经常借口找药与对方见面,有时候甚至一起“睡觉”——晚上休息时,因为太冷了,两人时常挤在一起取暖——“不过,我们什么都没做”,杜罗夫大笑着强调。

遗憾的是,莫斯科保卫战结束后,两人便分开了,从此失联。但杜罗夫清楚记得当时的情形——当时杜罗夫被马车紧急送医。颠簸的马车里,他躺在女护士的腿上,看见这位漂亮的女孩子哭了一路:“笨蛋,这么长时间,你都没发现我爱你!”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