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在漆黑的荒山野岭中,大嫂痛苦地生下孩子,母亲用石块砸断脐带

在漆黑的荒山野岭中,大嫂痛苦地生下孩子,母亲用石块砸断脐带
2020年09月26日 17:16 新浪网 作者 娱乐圈小幺妹

  前日,我去大嫂家翻出一本旧影集,看到了一些几十年前的家人照片,感觉非常有意义。特别是相册中的一封书信,更让我如获至宝、欣喜万分。

  

  这封信是20年前在外打工的侄子写给父母的,字里行间表达了一个在外闯荡的孩子对父母深深的思念和关切之情。

  写信的侄子是大嫂所生的第二个孩子,看到他给父母的来信,瞬间让我想起了那件让人难以忘却的往事。

  

  43年前,在湖北咸丰与重庆黔江交界处一个海拔1000多米的原始次生林里,大嫂在荒无人烟的大山中生下了一个小孩,母子俩在等待救援的过程中,战胜疼痛、黑暗、寒冷和恐惧,凭着顽强的意志力,顺利地度过难关,母子被安全救出森林。

  在森林中生下的孩子,就是给父母写信的侄子。

  1

  我的父亲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是一名文艺战士,从部队转业后,在湖北省咸丰县文化馆工作。在上世纪动荡年代,父亲从县城到海拔1200米的高山上,在国营坪坝营林场劳动,从一个演奏二胡、笛子的文艺干部,变成了挥舞镰刀锄头的林业工人。

  

  我的大哥跟随父亲一起,14岁就当了一名林业工人。1975年,经人介绍,与咸丰县清坪乡白杨坪村的姑娘刘珍平结婚,婚后一年,生下了大侄子。

  

  坪坝营林场是湖北省除神农架外第二大林场,前期以植树造林为主,主要是把荒山和原始次生林进行改造,栽植优质速生树种。为了方便林业生产,在大山深处设置了多个营林生产大队。

  大哥年轻,工作扎实肯干,他被派往道坨队任队长,带领职工负责植树造林任务。

  1976年,我的父亲被赶到更为偏远的山里,一个名叫下河沟的生产队,与大哥家相隔十几公里。

  

  1977年,30岁的大嫂又有了身孕,由于生产任务重,她把大侄儿送到我们家。

  10月23日(农历9月11日),大嫂怀胎 9月,到了临产期,这时的她特别想念大侄儿,在完成一天的生产任务后,一个人穿过山林,来到我家,准备把孩子接回家。

  妈妈曾经当过卫生员,看到大嫂挺着大肚来到家里,就给大嫂做了仔细的检查,诊断已经到了预产期。

  2

  马上就要生孩子了,大嫂既紧张又激动,吃过晚饭,大嫂决定马上赶回家去。眼见天快黑了,妈妈连忙阻止,叮嘱大嫂不能走,待明天亲自送她回家。

  大嫂很执拗,趁妈妈做家务没注意的功夫,牵着大侄子悄悄地就出了门,踏上了回家的路。

  这条路要爬一座很陡的山,全程多是箬竹林,且布满荆棘。说它是路,实则是一些打猎和采药的人踩踏出来的一条小径,连羊肠小道都算不上,平常罕有人至。

  

  在这条路上行走,正常人都感到很吃力,何况一个临产的孕妇和一个不满2岁的孩子。

  大嫂背着侄子不停地向山顶爬行,一会儿就汗流浃背、气喘吁吁。眼见天色不早,她顾不上歇息,径直往大山深处走去。

  

  秋天的时长比夏天短了许多,路还没走到一半,太阳就下了山。山中由于有大树的遮挡,光线更暗,特别阴森。鸟儿纷纷归巢,停止了鸣叫,沉寂的山林,静的让人害怕,唯一的声音是母子俩咚咚的心跳声和急促的气喘声。

  侄儿伏在大嫂的背上,头都不敢抬,害怕得有些哆嗦。连续在山中急行,大嫂感到很累,肚子也开始疼痛起来。

  

  大嫂放下背上的孩子,牵着他慢慢前行,每走一步,肚子都会如针扎般疼一下,实在走不动了,便找了一处稍稍平缓的地方,坐在厚厚的落叶上,背靠着一棵碗大的树,怀中抱着孩子,准备小憩一会儿。

  歇息下来,腹部的疼痛也有所缓解,孩子在怀里也安静下来,不一会就睡着了。大嫂把头依偎在侄子身上,闭上眼,静静地休息。

  3

  再说母亲一时忙于家务,没顾上大嫂,忙完家务后才发现大嫂没了踪影,母亲知道,大嫂肯定带着孩子偷偷地回家了。

  当年通讯落后,没有手机,无法传递信息。

  母亲急了,忙着给家里人交待了一声后,就带上早已准备好给婴儿做襁褓的旧被单和衣裳,拿上电筒就去追赶大嫂。

  

  爬到半山,天就黑了,这条路,母亲曾经走过几次,就算天黑了,也能辨别方向。母亲一边走,一边大声呼喊大嫂的名字。

  

  妈妈人到中年,已是6个孩子的母亲。她当年跟随父亲从县城来到山里,从事繁重的林业生产,长期生活在湿气严重的山林里,患上了关节炎,爬坡上坎时,膝关节就阵阵作痛。

  由于担心大嫂母子俩的安全,她咬紧牙关,忍着脚部的疼痛,急促地追赶……

  4

  大嫂由于赶路太累,刚坐下来一会儿,竟然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迷糊中依稀听到山那边传来声音,她顿即惊醒,侧耳细听,终于听清了那是母亲的呼唤声。

  原本有些害怕的大嫂,见到母亲,一下子来了精神,连忙起身,想回应一下母亲。这一动,可能惊动了腹中的婴儿,小脚一踹,大嫂的腹部又疼痛起来。

  母亲终于赶上了大嫂,见到她们母子平安,悬着的心一下子放了下来。

  

  她们所处的地方名叫淹家坨,刚好位于两个林业生产队的中央,距任何一处居住地都有几公里,这时的天已完全黑了下来,根据大嫂的状况,无法继续前行。

  母亲打算出山求援,但深怕离开后孕妇说不定就会分娩。无奈之下,母亲还是选择守护,以免发生意外。

  农历的9月,在海拔1000多米的高山上,气温较低,9月11这天,恰逢霜降节气,气温非常寒冷,夜间尤甚。

  

  森林里严禁用火,婆媳俩身上也没有火柴,想生火取暖已不可能。

  妈妈打着手电,捡拾一些干草及树叶垫在大嫂的身下。寻找一些倒伏的树枝围在四周,勉强能遮挡一下寒风。

  幸好带上了许多被单和衣服,把它披在大嫂身上,然后祖孙三人紧紧依偎在一起,这样感觉暖和了许多。

  大嫂的肚子越来越痛,痛得已经感觉不到寒冷,母亲的心越来越紧,急得也感觉不到了寒冷,只有2岁侄子不知是害怕或者寒冷,不时啼哭几声。

  大嫂生育了三个侄子,左边那个在山中出生

  不知过了多久,月亮也开始西沉,大嫂的腹痛更加剧烈,她强忍剧痛,轻轻地呻吟着。

  母亲做好了接生的准备,她虽然迎接过无数的婴儿降生,可是在夜晚的森林中接生还是第一次,随时准备应付可能发生的危险因素。

  随着哇的一声啼哭,孩子降生了,大嫂顺利生下了她的第二个孩子。母亲用准备好的两片石头砸断了脐带,脱下温暖的衣服把孩子紧紧地包裹住。

  孩子降生后,母亲把环境重又整理了一遍,安顿好大嫂和两个孩子。然后,她决定出山求救,便一溜小跑,一口气走出山外。

  5

  母亲走后,大嫂和两个儿子蜷缩在草丛中。忽然间,密林里传来动静,好像是动物触碰树枝传出稀里哗啦的声音。

  大嫂顿时紧张起来,护着两个儿子,盯着发出声响的方向,随着声音越来越近,已经感觉到有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就在前面不远。

  

  可能是生孩子的血腥味吸引了野兽,如果是豹子等猛兽来攻击,一定是凶多吉少。

  大嫂的心已提到了嗓子眼,心想就算拼了命也要保护好两个孩子。

  正在紧张时刻,不知为什么,野兽没有过来,而是转弯向别处去了。

  野兽的出现,让大嫂感觉到了危险,她决定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6

  刚刚度过黎明前的黑暗,这时天已破晓。

  不知从哪里来的一股力量,大嫂竟然立起身,一手抱着刚出生的婴儿,一手牵着大孩子,拖着产后虚弱的身体,一步一步地向家的方向艰难逃生。

  

  大哥在家得到急报,赶紧请了七八个工人和两个下乡知青,抱着被子、扛着楼梯,急速地赶往淹家坨。

  心细的孕妇罗炳莲冲了一瓶红糖水跟着救援队伍一同前往。

  一行人风急火燎地赶往淹家坨,惊奇地发现大嫂带着两个孩子艰难地走在山路上,距生孩子的地方已有1里开外。

  人们大惊,迅速迎上去,把楼梯铺上被子,扶着大嫂躺在上面,然后抬着大嫂,迅速往家里赶。

  

  怀着身孕罗炳莲给大嫂喂了红糖水后,也抱着婴儿紧跟着队伍。

  之后不到两个月,她也生下了一个女婴。有热心人极力撮合这两个曾经共过患难的孩子,但因为各种原因,最终没有走到一起。

  

  大嫂在荒山野岭中生孩子的事情不久就传遍了各个角落,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焦点新闻,且越传越远、越说越神秘,也成了大嫂一生中的传奇故事。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