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鬓边不是海棠红》:又美又飒程美心,程家主心骨,曹家虞姬梦

《鬓边不是海棠红》:又美又飒程美心,程家主心骨,曹家虞姬梦
2020年10月30日 16:07 新浪网 作者 车云端车友维修资料

  文章|微蓝时光

  图片|来自《鬓边不是海棠红》剧照

  

  一部长生殿,每个人都能从其中窥探到自己的人生。程凤台看到的是无奈,是步步妥协。不仅仅是他自己,还有程家嫡长女程美心。他们一同被命运拉扯着,过着自己根本就不想要的生活。

  程家早年家变,当家人不幸病故,主母紧随而去,留下了几个少不更事的稚童幼女。

  而在这个家里,最先挑起大梁的,不是身为长子的程凤台,而是嫡长女程美心。

  

  程家破产之前,那个时候的程美心,还是深闺中,跟小姐妹喝喝茶,逛逛街,谈个恋爱的小姑娘。

  在那样一种猝不及防的情况下,程美心身为程家嫡长女,不得不尽到自己身为程家嫡长女应尽的义务。努力保住程家,挽救程家的家业。

  为了替家中还债,程凤台放下大小姐的身段,放下尊严。做了上流社会酒池宴会中,一只翩翩起舞的花蝴蝶,流连在各色各样的西装革履之间,曲意奉承,笑靥如花。

  在灯红酒绿的纸醉金迷中挣扎着,试图为已经没落的程家找寻一条崛起之路。

  

  为了程家,经历的所有

  关于程美心那段翩翩起舞的日子,剧中没有直接给出那些艰难过往的浮光掠影。它用了曾爱玉的一段故事,来影射程美心的不易。

  曾爱玉跟范涟在一起,同时还不忘去撩拨身家背景更为雄厚的程凤台。当发现自己已经与范涟珠胎暗结的时候,第一反应是借此索要十万大洋,而不是要孩子。

  当曾爱玉察觉过来,这个要求可能无法达成的时候,她不得不对着程凤台放低姿态。她声泪俱下,哭诉着,阐述自己要这么多钱,只是为了要将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家人救出来。

  

  曾爱玉不明白程凤台为何要帮她,她的威胁没有让程凤台退让。而她的眼泪却轻易让程凤台答应,在孩子出生之前,护她周全。

  不是眼泪,也不应该是眼泪。而是她与程美心何其相似的过往。

  从小衣食无忧没有吃过一天苦楚的察察儿,一直以为自己有资格,看不起大姐程美心的一番做派。

  可是从程凤台回复曾爱玉“谁还没个家人”那句话中,可以看出。作为程家的现任顶梁柱,他完全理解大姐当年作为主心骨,以一己之力撑起整个程家的不易。

  一个人的人为人处世,写满了她过往的所有经历。不知道她曾经都经历了些什么,就不要轻易去批判。

  正如景监对商鞅所说,站着说话,真的是不腰疼的。

  

  他爱她的果断决绝

  为了重新恢复程家曾经的辉煌,程美心也曾在心里筹谋过。自己,弟弟以及那个未成年的妹妹,先把哪一个推出去,做筹码。

  程美心逼着程凤台,娶了那个素昧蒙面的娃娃亲媳妇范湘儿。范家堡与程家联姻,带来的嫁妆,那是程家重新崛起的第一笔启动资金。

  为此,程美心不惜半真半假做出要推幼妹出去做筹码的举动,为的就是用这个他最在乎的妹妹,去逼他就范。

  程美心对弟弟妹妹狠心,对自己亦不手软。先是放弃了初恋,毅然决然下海,做了那舞池中翩翩起舞引人入胜的花花蝴蝶。

  在那个时候,她遇上了情投意合的曹家大少爷曹贵修。

  

  他为了迎娶她,在战场上金戈铁马拼搏的时候。程美心一转身,嫁给了曹大公子的父亲。当两个人再次见面的时候,原本的恋人,却变成了自己的长辈。

  正如曹贵修痛心地说,我说过要让你进门,却没想到你是这样进的门。不亲身经历过,没人能对他的苦楚感同身受。

  于程美心而言,曹贵修是最好的归宿。他年轻,有抱负,假以时日,前途不可估量。而她也还年轻,等上一等又何妨。

  可是,程美心等得起,而程家却等不起。

  

  程家破产,家道中落,只留下三个半大不小的孩子。即便程凤台娶了范湘儿,有了她的嫁妆这样一大笔的启动资金。可是,落在旁人眼里,不过是砧板上的一块肥肉。

  程家,太需要曹家这座靠山去为自己遮风挡雨。相比起还在打野区发育的曹贵修,曹大公子那位已经具备六神装的父亲,无疑是程家更优的选择。

  为了程家,程美心选择了曹大人,而不是曹家大公子。

  曹贵修是怨过程美心的,但在当时那种情况下的选择,他只能把更多的怨愤洒向命运不公。

  程美心找到曹贵修,为了救出被困在古大犁手中的程凤台。

  曹贵修问程美心:“你有多久没被人拒绝过了,当年你靠着美貌,靠着聪明,一路顺遂,哪怕是父母双亡,最落魄的时候,也从来没有人在你的面前拒绝过你。”

  程美心只是直勾勾盯着他的眼睛,回了一句:“所以,今天你要拒绝我?”

  曹贵修便败下阵来,慌不择路的逃跑,一时间,竟忘了一直追随自己的副官的姓名。

  从此以后,她还在他心里。只是,他却只会尊她一声夫人。

  他爱她,深入骨髓;却也慕她,慕她杀伐果断。他怨她,怨她凡事不会第一个想到自己;却也敬她,敬她以夫为先不逾矩。

  曹家父子因此多年失和,可程美心却从未因此受到半分猜忌与牵连。可见她恪守本分,分寸感极好。

  

  圆曹大人一个虞姬梦

  曹大人曾经在和商细蕊就讲戏的时候,说道:“猎犬终须山上丧命,将军难免阵前亡。项羽临死前还有一个虞姬陪着。我老曹,身边有那么多女人。如果真的有那么一个人对我死心塌地,我老曹这辈子,也就值了。”

  当曹大人在职场的一次博弈中败下阵来,要被贬黜他乡的时候,程美心死心塌地的要跟着。

  当得知曹大人可能从此一去,不会再回来也不肯带着她去南京的时候。她毫不犹豫的拿起冷冰冰的铁家伙,对准自己。

  她说,你别老说你老了,你要是老了,我养你,我给你养老送终,我想一辈子都做你的曹夫人。

  她说,你不是一直希望身边有个虞姬吗?我做你的虞姬。

  或者在别人眼里,甚至在曹大人自己的眼里,程美心嫁给他,只是为了他的钱跟权势。可是程美心自己知道,从嫁给他那一刻,她就永远只把自己当成了他的女人。

  正如《康熙王朝》中,老祖宗对蓝齐格格说过的那段话,身为大家族里的女人,无论嫁给什么人,都是为了大局。你嫁给丈夫,不是为了贪图他什么或谋划些什么。是为了好好爱他,为他煮饭,为他熬茶,为他生儿育女。作为大家族的女人,得把自己劈成好几瓣,一瓣给儿女,一瓣给丈夫,一瓣给父母,就是没有留给自己。

  程美心嫡长女的身份,一开始就决定了,她没法找个平凡的爱人嫁了,过着小两口蜜里调油的日子。她注定要担负起整个程家,做程凤台的主心骨,做曹大人的虞姬,做那舞池中翩翩起舞的蝶儿,却唯独不能,恣情地只做她自己。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