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冬天渐远去 训练正当时

冬天渐远去 训练正当时
2021年05月14日 07:22 新浪网 作者 环球游戏可儿

  短道速滑对标冬奥会标准和要求,通过比赛迅速调整,目前已进入“冲刺”的备战状态;世锦赛上先后失利的中国冰壶男女队总结经验,力争在技术、战术、团队合作和团队活力等方面为北京冬奥会做好准备;空中技巧在“精兵”之年将加强薄弱环节的强化训练并预防损伤;冬季两项利用无法正常比赛的空档期加强体能训练,在越野滑雪耐力方面获得了比较明显的提高.……漫长而艰难的2020-2021赛季已落下帷幕,虽然这个赛季比赛为数不多,但中国冰雪队伍不畏艰难,不断突破,在困难中成长。

  冬季两项:打牢滑雪基础加强射击关键

  今年3月在内蒙古乌兰察布举行的全国冬季两项冠军赛是2020-2021赛季冬季两项的收官比赛,也是赛季唯一正式比赛。在8天的比赛中,来自13个省区的137名运动员在11个项目上展开激烈争夺。

  

  “能举办这次比赛还是很激动和振奋的,从比赛规模上看,参赛队伍和参赛人员是近年来少有的,这也反映出了北京冬奥会周期我国冬季两项的发展。”冬季两项国家集训队领队刘浩表示说。此次参赛运动员达到137人,是历史上参赛人数最多的一次冬季两项全国性赛事。

  2019-2020赛季因为疫情不得不提前结束,冬季两项国家集训队回国后一直处于封闭训练状态。“在做好防疫工作的前提下,能办比赛是很难得的,对队员们的整体表现比较满意。他们经历了漫长的集训期,展现出了较好的竞技状态和认真的态度。”刘浩还表示,通过此次比赛清晰地看到了年轻队员的进步;队员之间形成了良性竞争,竞技水平更加接近。

  

  在冬季两项国家集训队,不论是老队员还是年轻队员都在你追我赶地往前冲。比约达伦2019年担任中国队主教练后,训练理念发生了很大转变。“我们训练的逻辑性增强了,训练方法更加科学了,通过近两年的时间,队员之间的磨合渐入佳境。在备战冬奥会的冲刺一年,我们希望能够迈上新的台阶。”

  在备战北京冬奥会周期,冬季两项队加强体能训练。冬季两项由滑雪和射击两个项目组成,刘浩坦言,以前大家都是简单地认为冬季两项只要体能好,能坚持滑完全程,射击能稳定发挥就是全部。但其实不然。他表示:“我们的运动员在基础体能、柔韧性、平衡性、协调性等与国外高水平选手都有差距。比如滑雪就需要协调,大运动量后要转换到射击就需要稳定性,这都是我们相对来说比较薄弱的部分。”

  “没有正式比赛,也无法出国参加世界杯,此次比赛检验了过去一年的训练成果。虽然还有不足的地方,但是也能吸取经验,争取缩小与世界顶尖选手的差距。”队员褚源蒙表示,比约达伦训练比较系统,再加上去年夏训的体能储备,上雪后的滑雪更加轻松。

  老队员张岩表示,刚刚结束的赛季虽然没有办法正常参加国内外的比赛,但是也给了他们更多的时间打牢基础,“这对我们备战冬奥会有很大帮助,”张岩说,去年夏训增加了很多体能训练,开始冬训后在越野滑雪耐力方面有比较明显的提高。

  虽然与国际高水平运动员还存在差距,但是通过训练,队员们一直在努力缩小差距。刘浩认为,冬季两项滑行是基础,射击是关键。不能把希望寄托于射击的偶然性,“所以我们在恶补滑行方面的短板,目前已看到了一定效果,我们也更有信心了。”

  空中技巧:拈弓搭箭蓄势待发

  空中技巧国家集训队日前又回到了河北秦皇岛训练基地,这里是他们每年夏天“一定要去的打卡地”。每个赛季的备战,他们都要从这里开始。站在2021-2022赛季备战的起点,回溯过去的一个赛季,可以看见他们即将到来的北京冬奥赛季需要努力的方向。

  体能训练是一年训练的开始,在空中技巧这样以技术为核心的运动项目中,运动员取胜的主要因素在于技术动作的难度和稳定性,高的技术稳定性建立在稳固的专项力量基础上。沈阳体育运动训练学院副院长牛雪松是国家队的体能教练,他担任这一职务已十年有余。“2020年是北京周期备战中最关键的一年,运动员在这一年不仅要形成系统的专项技术训练,在技术难度上有所提升,同时也要预防损伤。我们的运动员普遍年龄偏大,承受运动负荷的能力随着年龄的增加有所下降,所以“精兵”之年我们体能训练的重点一方面是跟上运动员提高专项运动能力的需求,另一方面是综合项目特征、技术特点和不同运动员的个体特点及已有运动损伤,设计个性化的体能训练,对易损伤部位和已有损伤部位进行更好的养护训练或加强薄弱环节的训练。”牛雪松分享并强调了体能训练在空中技巧队备战过程中的重要性。

  名将徐梦桃表示,2020年的陆地负重训练对空中动作质量提高有所助力。“从我开始感觉走路有负重感,到跳箱、落地训练开始感觉身体轻盈,再到跳上720度转体动作时感觉发生质的变化,我自己都有点惊讶。720度纵轴转体速度加快,脚下的雪板和身体非常同步,预着陆空间充分,第一周动作完成点可以提前了。”

  

  空中技巧队在夏天进行的水池赛

  水池训练是空中技巧队无雪季节主要的分解训练方式,用于模拟雪上跳台起跳助滑训练和空翻训练,同时也是将蹦床训练的难度储备动作向雪上训练转化中的重要的中间媒介,运动员任何在雪上跳台训练中的新动作都需要在之前的跳水训练中成功使用。2020年国庆期间,空中技巧队首次联合雪上技巧队带来了一场水池赛,队员们分为成年组和青年组,进行混合团体和自选动作比赛。这也是过去的一个赛季空中技巧队唯一一次公开比赛。

  上雪训练是最后一阶段。经过前几个时期的储备,运动员们会在雪上攻克新的难度或稳固现有动作。“2020-2021年赛季我同比其它周期在几个环节有了一点点进步。”徐梦桃说,“首先是体能的保持对个人能力和专项能力的提高。个人能力方面对难度动作的把握性提高、逆境天气的动作稳定提高、不同状态下的运动表现能力平稳。专项能力的提高是出现好动作的稳定性提升、着陆成功率提高。其次滑雪训练对脚下控制力和速度感辨别的提升。我脚下对雪板的控制力增强,提升了滑行中对雪板的把握感和自信,对速度感更加清晰、清楚,对不同雪质、着陆坡软硬度、身体位置和身体角度的落地有了更自信的把握。”

  冰壶:世锦赛失利亟需提高调整能力

  经过一个多月的激战,2021年男子和女子世锦赛终于在加拿大卡尔加里泡泡体育馆内硝烟散去,瑞典男队埃丁队和瑞士女队西尔瓦娜队最终分别摘得桂冠,埃丁成为史无前例的五冠王,西尔瓦娜队则成功卫冕,而中国男队和中国女队则双双止步循环赛,男队2胜11负,倒数第一,女队6胜7负,排名第十。

  

  自2020年3月起,国际冰壶赛事长期缺位,长达一年的空白期对所有队伍而言都有较大影响。本次世锦赛的东道主加拿大队男队和女队都状态不佳,双双无缘半决赛,创造了加拿大近年来最差成绩,而且女队开赛后不久来了一个四连负俯冲,1胜5负直接突破加拿大壶迷心理防线。

  尽管本届世锦赛前组织混乱意外不断,但中国队的成绩并不能归咎于此,毕竟所有队伍都面临同样的变动。德国女队甚至因为队员新冠检测呈阳性而只能被迫三个人上场比赛,最终6胜7负;加拿大女队从1胜5负一路向下,第一次参加世锦赛的四垒埃纳森直言这是自己人生中漫长的一周;4连败开局的韩国女队也没有自暴自弃,进行了快速的适应和调整,循环赛结束时两支队伍都为7胜6负。如何减少因意外情况产生的状态波动是成为顶级球队的必修课。

  

  与之相对应的是5连负的中国男队,6比5艰难战胜丹麦队后,随即在对阵榜尾的荷兰队的比赛中,又以2比10告负,送给对手首胜,终于8比5战胜了韩国队,拿到了第二胜,但第三胜最终没有到来。榜底的中国、韩国和荷兰三队互为1胜1负,但中国的掷壶总距离最远,因此垫底。经历过参赛资格的失而复得波折后,中国男队理论上应该没有放松,因为作为东道主,中国男队早已获得2022年冬奥会参赛资格,世锦赛只是全力备战中间的一站。

  

  中国女队同样经历了5连败。她们开局打得非常漂亮,4胜1负,特别是在战胜平昌冬奥会冠军瑞典队后,外界对她们的期望值拉到了一个新的高度,然而对于初掌舵的韩雨而言,挑战才刚刚开始。在试图翻越瑞士队这座大山时中国女队状态出现较大起伏,最初人们以为这不过是背靠背比赛体能下降,但随之而来的是连败,直到6比4胜意大利队才止住颓势,排名从第三直坠第九。尽管此次世锦赛之行中国队错失晋级机会,但毕竟这支女队还年轻,20岁的主将韩雨甚至还不到世界青年冰壶锦标赛的参赛年龄上限,正如韩雨在采访中所言,“这是帮助我成长的开始,我将珍惜这次体验和进步的好机会。”

  中国男女队的世锦赛成绩不尽如人意,但赛季还未结束,接下来中国混双队将征战于5月16日至23日在苏格兰举行的混双世锦赛。正如主教练佩贾·林德霍尔姆所言,在世锦赛上的表现比结果更重要。

  

  对于接下来不足9个月的备战时间,林德霍尔姆说:“在世锦赛结束后,中国冰壶队的目标是使参赛队伍和运动员在技术、战术、团队合作和团队活力等各方面为北京冬奥会做好准备。”作为东道主,中国队获得了直通门票,同时也背负着关注与压力,“我确实感到优势和一些压力,但我认为压力是好的,因为这更能激励我们,并确保我们在准备中认真对待所有细节。”

  短道速滑:选拔队员冲刺冬奥

  2020-2021赛季短道速滑项目因疫情只进行了两场比赛,全国短道速滑锦标赛2020年12月在天津蓟州国家冰上项目训练基地举行,这是疫情后国内恢复的第一项全国性冰雪赛事,共有来自全国的25支代表队、128名运动员参赛。锦标赛男女全能排名前30的运动员,获得了紧接着在2021年1月举行的全国短道速滑冠军赛资格。

  作为2020-2021赛季首个复苏的全国性冰雪赛事,全国短道速滑锦标赛和冠军赛受到了冰雪界的关注。在赛事组织上,组委会努力对标冬奥会标准和要求;在参赛工作上,全体工作人员竭尽所能帮助运动员通过比赛迅速调整状态,进入“冲刺”的备战状态。同时,在进入北京冬奥会备战参赛“冲刺”阶段之初,该两项赛事也承担着选拔和整合国家集训队的重要任务。

  为了展现长期封闭训练后近一年的训练成果,全国短道速滑顶尖运动员纷纷严阵以待,摩拳擦掌,一展风采。不仅老队员实力依旧,新秀们也惊喜频频。

  小将方面,来自吉林省18岁的田日新面对名将臧一泽和平昌冬奥会银牌得主李靳宇,在锦标赛上一举拿下女子1500米金牌。另外据吉林省发布的消息,她也已经成功入选短道速滑国家集训队备战2022年冬奥会。此外,国家队小将于松楠在冠军赛男子500米决赛中力压平昌冬奥会冠军武大靖和名将任子威,以41秒045的成绩夺得冠军。

  

  前为朱祎玎

  值得一提的是,吉林省冰上运动管理中心的朱祎玎虽然在全国冠军赛决赛中获得男子1500米铜牌,但是在此前的1/4赛中,2002年出生的朱祎玎以2分09秒257的成绩打破了由吉林省体育局冰上运动管理中心运动员王鹏宇在2018-2019赛季短道速滑世界杯盐湖城站男子1500米中创造的2分09秒660全国最好成绩,目前,男子1500米世界纪录为2分07秒943。朱祎玎曾入选短道速滑国家队天才少年组,对于此次能获得全国最好成绩他表示又意外又惊喜。他的教练安玉龙说:“他是很有天赋的选手,肌肉质量和体力比别人恢复得都更快,所以平时训练也练更多更刻苦。”

  与表现抢眼的小将相比,老将表现参差不齐。备受关注的武大靖在全国锦标赛上表现低迷,无一枚奖牌进账。在全国冠军赛上他状态回升,虽然在500米项目上屈居亚军,但近年来武大靖加强中长距离项目训练,此次获得1500米金牌和1000米铜牌也对训练水平有所展现,尽管如此,武大靖与其巅峰状态仍存在差距。另一位老将任子威在封闭训练近一年中加强体能和速度训练,并在中短距离上表现出了优势。任子威在全锦赛斩获男子500米金牌,在冠军赛再获男子1000米冠军。因为疫情原因很久没有参加正式比赛,这次重回赛场,任子威说:“感觉很亲切,也很兴奋,调动出了久违的激情。”

  

  任子威在赛前准备中。图/新华社

  此外,来自黑龙江的徐爱丽同样发挥出色,在全锦赛中获得1000米金牌和超级3000米银牌,并以全能排名第一的成绩进入全国冠军赛。在冠军赛中,徐爱丽依旧发挥稳定获得1000米金牌;在500米项目上,更是从预赛到决赛一路都保持在第一位最终获得金牌。徐爱丽来自“短道速滑之乡”黑龙江七台河市,2017年就曾获得过全国短道速滑锦标赛冠军。虽然一直默默无闻,但是她的坚持也给了她稳定的发挥,而北京冬奥会也是这位老将坚持的目标。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