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如懿传》原著:恨毒了如懿的豫妃厄音珠,敢把皇后拉下马

《如懿传》原著:恨毒了如懿的豫妃厄音珠,敢把皇后拉下马
2021年04月17日 15:44 新浪网 作者 西游故事哆

  蒙古博尔济吉特部赛桑王爷,要送三十岁的女儿厄音珠入宫。

  据说这位厄音珠格格曾经许配过三次人家,都是未过门男方就暴毙了。草原上的喇嘛替她算过,要嫁世间最尊贵之人才能降得住她的克夫之命。

  这世间最尊贵之人,自然是上天之子——爱新觉罗弘历。

  

  其实博尔济吉特部此举,是因为霍硕特部亲王早一步送来了女儿蓝曦格格,入宫后颇受宠。而博尔济吉特部和霍硕特部不睦已久,生怕被霍硕特部挣去了朝廷恩遇,赛桑王爷这才忙不迭送来了三十岁的亲生女儿厄音珠。

  新入宫的恂嫔蓝曦和豫嫔厄音珠恰如红花白蔷,平分了这一春的胜景韶光,也平衡了霍硕特部和博尔济吉特部在宫中的势力。

  恂嫔淡漠,于恩宠并不在意。豫嫔厄音珠对于皇帝的宠爱却喜不自胜,恨不能日日欢愉相伴。厄音珠并不年轻,但相貌甚美,既有着蒙古女子奔放丰硕的健美,也有着痴缠皇帝的手腕。

  皇帝对厄音珠日渐偏爱,而出身博尔济吉特部的豫嫔,也因着皇帝的宠爱而目空一切。

  

  海兰悄悄告诉如懿——豫嫔第一回侍寝,居然挠了皇帝的鼻子。

  令妃抱怨豫嫔狐媚,虽然颖嫔也是蒙古的,为着这个也不搭理豫嫔。

  盛宠又狐媚,还不知韬晦的厄音珠,并不知道自己开始招祸了。

  中宫皇后如懿和愉妃海兰,亲耳听到厄音珠跟侍女的一段对话——

  豫嫔:“本宫的母家博尔济吉特氏历来只出皇后,本宫仅为嫔位,自然是委屈了。”

  侍女:“皇上不是答应了小主会即刻封妃么?咱们赶在恂嫔前头成了妃子,可不是打了霍硕特部的脸……”

  豫嫔:“不仅是妃位,贵妃、皇贵妃,本宫都会一一得到……”

  侍女:“皇上如此宠爱小主,旁人都成了东施丑妇,看也不看一眼。即便哪日废了皇后由您顶上也是有的,谁叫咱们博尔济吉特氏专出皇后呢!”

  豫嫔:“可不是?从太宗的孝端皇后、孝庄皇后,世祖的孝惠皇后,咱们博尔济吉特氏可是出了不少皇后的,如今的皇后也不过是皇上的续弦继妻,那中宫的宝座能不能坐稳,还是两说呢。”

  

  小小嫔位,就敢“胸怀大志”,如懿如何容得下?但仅仅为她出言犯上,顶多也就是传杖,济不了什么事,搞不好还惹恼皇帝,毕竟豫嫔是皇帝心尖子上的人,究竟豫嫔犯上还是皇后善妒,要看皇帝信谁了。

  如懿忍了下来,暗暗拿她的把柄,很快拿到了,只差一条导火线。

  导火线自然是容易的,如懿大不了自己搓一根。

  

  皇帝要晋豫嫔为妃,叮嘱皇后,豫嫔封妃的礼仪,一定要格外隆重。

  如懿答应着,一脸欢愉得体:“豫嫔既得皇上心意,臣妾一定会好好办妥封妃之事,务求体面风光。”

  皇帝走后,如懿便唤来豫嫔商量封妃之事,并且满脸含笑:“本宫年纪渐长,看你们几个年轻的伺候皇上如此妥帖,本宫自然高兴。”

  这时候外头有乐声传进,反反复复只唱着同一首曲子:

  “宝髻偏宜宫样,莲脸嫩,体红香。眉黛不须张敞画,天教入鬟长。莫倚倾国貌,嫁取个,有情郎。彼此当年少,莫负好时光。”

  豫嫔生了好奇之心,而如懿的面庞泛起无限怅惘,她告诉豫嫔,皇帝最爱在晨起时分听这首曲子。

  又夸豫嫔解风情,有名门大族的尊贵,最合皇上心意。还扶住豫嫔的双手:“册封礼的事本宫会为你安排好,一定让你风风光光,享受博尔济吉特氏该享受的荣耀。”

  真是,满满的糖衣毒药。

  

  这豫嫔果然是个妇人的体貌,稚童的脑子,她回宫的头一件事,便是学唱那首《好时光》。

  三月初一封妃日。

  “宝髻偏宜宫样,莲脸嫩,体红香。眉黛不须张敞画,天教人鬓长。奠倚倾国貌,嫁取个,有情郎。彼此当年少,莫负好时光。”

  豫妃晨起边梳妆边轻轻哼唱,年近五旬的皇帝,心底最怕老去,哪里受得了“少年郎、好时光”这般顶心触肺?

  厉声喝道:“什么彼此当年少,莫负好时光!朕是年近五十,但你也是三十老女。难道嫁与朕,便是委屈了你了么?”狠狠啐了一口,又骂厄音珠不知廉耻。

  气冲冲走出永和宫,“恰巧”遇见如懿,这时候的如懿皇后宛如戏精,眼里半含着感慨与情动:“……谁知经过永和宫,听见里头有人唱《好时光》,不觉便停住了。”

  这首曲子,是当年青樱嫁入王府时,弘历教会她的。

  如懿一脸黯然,矫情道:“原来如今,豫妃也会唱了。”

  皇帝突然被牵入旧时光,于是冷冷道:“她不配!这首歌朕只教过你,除了你,谁也不配唱。”

  

  所以电视剧给如懿打造了一个“保持初心、温暖后宫”的人设,实在有点扯,前期中期的如懿,确实有头脑有手段,只是为了不过于违背历史,从第五册末开始,把她的智商强行下线了。

  如懿在及时点燃这根导火线后,永琪粉墨登场,揭发厄音珠在皇帝饭食中下“凉药”一事。

  由自己的儿子来揭露妃妾给自己下这种下作的药,皇帝面红耳赤之余暴怒,虽然厄音珠封妃照旧,但摘下了她的绿头牌,禁足于永和宫殿阁内。此后厄音珠只是紫禁城的豫妃,而非皇帝的豫妃。

  出身高贵、踌躇满志的豫妃由盛宠到禁足,全拜皇后这一场陷害,心中焉能不恨?

  

  第二桩恩怨很快来了。

  木兰秋狝,为给蒙古各部体面,皇帝也带上了恂嫔和豫妃。

  夜来如懿带永璂回帐,惊遇恂嫔同情郎阿诺达私会(剧中改为豫妃让她父亲安排杀手行刺如懿母子),为保永璂平安,也因心中怜悯恂嫔,如懿本欲悄悄放走阿诺达,偏偏被豫妃看到,尖声高喊“有刺客!”

  这桩事故的最终结果是炮灰了蓝曦和阿诺达这一对苦命鸳鸯,永璂受惊过度吓得高热,皇帝对永璂胆小无措甚是不满。

  如懿又惊吓又气怒,便揪了豫妃撒气,命人狠狠掌她的嘴。所谓掌嘴有两种,一种就是我们说的打耳光,另一种是用三寸长乌木板击打嘴唇。

  容珮从三宝手中接过乌木板,两个小太监死死架住豫妃,拿白绸子勒住她嘴,容珮下手既狠又准,直打得豫妃血沫飞溅,唇裂齿落。

  

  旧恨未消,又添新仇,豫妃对如懿的恨意可谓入骨。

  这才在令贵妃布局之下,由豫妃出面告发如懿同凌云彻的“奸情”,还扯了凌云彻妻子茂倩当人证。

  这场告发的结局是皇帝认为所谓奸情纯属胡扯,豫妃被关入慎刑司,非死不得出来,皇帝甚至告诉她,会给她死后哀荣,算是给蒙古一个交代。

  那么厄音珠拿自己前程性命赌上的这一场“告发”果然毫无用处吗?

  当然不是。她这次的告发,正经告到了皇帝心里。处置她“诬告”,是因为皇帝要脸面,要保持天子尊严,并不是相信皇后清白。

  但以厄音珠的愚蠢,应该不会知道自己已经告准了状,给本已衰朽的帝后关系再加重重一击。

  就如懿和厄音珠的这一场交锋而言,厄音珠固然是有错,也只错在“言语犯上”,但她毕竟不是当着皇后面说的,如懿对付她的手段,确实狠。

  然而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两个智商不在线的女人,谁都没有笑到最后。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