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红楼梦:人间清醒多姑娘

红楼梦:人间清醒多姑娘
2021年05月10日 19:29 新浪网 作者 少读红楼

  多姑娘,是红楼里的一个异类。

  她是晴雯的表嫂,生得极美,又极浪荡,贾府里有一半男子是经过她考试的。她可不是什么正经女人,按照她的作风,应是人人喊打的那一款。

  但奇怪,虽然她早已名声在外,却也没有人收拾她,她过着自己的日子,倒还惬意,甚至她还混得不错,有点如鱼得水的意思。

  贾府不是什么干净的地方,宁国府如此,荣国府也好不到哪儿去。男盗女娼,也不是什么秘密。只是,有人为此机关算尽,失了名声,甚至丢了性命。比如和贾琏偷情的鲍二家的,被贾琏娶在外面的尤二姐,想和柳湘莲共结连理,反被羞辱的尤三姐……贪图荣华富贵,总得付出代价,不怕纸醉金迷的昏眩,就怕抽不得身的狼狈。

  在这方面,多姑娘看来是很有经验的。虽然她已然成为贾府不少男人共同的女神,也与不少人共赴巫山,但一直稳得住,过着自己的小日子,行事也自有一套路子,已然是老手了。

  按传统的观点来说,她不是个好女人。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多姑娘嫁给多浑虫,就应当安分守己,老老实实度日,和其他奴才一样。既然命运如此,就得认命。

  

  不知道多姑娘是如何变成后来的“多姑娘”的,是她生性放荡,还是对无能的厨子丈夫失望透顶,或是贪慕虚荣,不能满足于现状?没有人知道。反正,她的名号是传出来了,只要有钱,漂亮的多姑娘就可以变成你的多姑娘。小厮们知道,少爷老爷也知道,于是这成了公开的秘密。想要猎艳者,不一定非要出府的,多姑娘很容易上手。

  不知道为何底层的妇人,更容易偷情,鲍二家的如此,多姑娘也是如此。其实多姑娘也不叫偷情了,她是明目张胆的,并且丈夫也没有意见,只要把钱拿回来就好。有这样的丈夫,只怕她也对将来没抱什么念想,过一天算一天,能快活就快活吧。

  多姑娘可没有廉耻之心,否则也不会走到这一步了。她过得相当潇洒,可谓是来者不拒。在巧姐儿生痘期间,就和暂住书房的贾琏有了亲密关系。贾琏送了财物给她,她也没让这个好色之徒失望,将贾琏侍候得无比周到。

  但多姑娘没别的好处,人却是清醒的。她只收钱办事,其余的一概不问,一概不说。可比鲍二家的聪明多了。鲍二家的自以为是根葱,一边和贾琏偷情,一边置喙别人的家事,对贾琏与凤姐的夫妻关系说三道四,这简直就是作死。

  多姑娘完全没那个兴趣,她很清楚地知道,他们只是床伴的关系,她不能违反了游戏规则。甚至,她明白自己不过如青楼女一般,人尽可夫而已。

  她并不为此感觉不妥,甚至想过要改变什么。看她与贾琏偷情,总想起尤三姐怒怼贾珍、贾琏的名场面,竟好似她嫖了男人,而非男人嫖了她似的。好一个洒脱不羁。不过尤三姐还是怀着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也为自己的黑历史耿耿于怀,最终因为不被心上人柳湘莲认可,而自觉无望,羞愧自尽。多姑娘没有这样的束缚,她同样很洒脱,放得开,倒真觉得是她嫖了男人似的。

  

  大约也正是因为多姑娘的聪明利落,才让她行走在贾府的风波里,却从来没有泥足深陷吧。否则,一个不小心,就可能万劫不复。连王夫人心爱的婢女金钏儿,因为与贾宝玉调笑两句,还被逼得跳井自尽了呢。

  像多姑娘这样放浪的女人,一旦有任何的把柄被抓住,或惹怒了不好惹的人,被人捏死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可是她没有,与男人私会,她更像是在谈生意,两厢情愿,只谈钱,不说感情,更不说三道四。

  在和她私会的男人里,是不会有真心的,不过是取乐。而她自己,也何尝不是如此?她是真正看穿了,因此用这样一种方式,不算报复,但也是随波逐流,没什么指望了。

  她有什么指望呢?底层的婚后的女人,大多是没指望的。富贵的太太衣食无忧,使婢唤奴,犹不顺心,但最底层的妇人,人生也就如此了。

  她是美丽的。可是她的美丽已经不值价了。如果是婚前,即使是个丫环,只要生得好,在主子屋里侍候,也能享受到副小姐般的待遇,甚至过得比某些主子还好。她们还可以做一做美丽的梦,争取进入某位公子的法眼,说不定摇身一变,就成了半个主子。再生个一儿半女,那更是此生无忧了。但这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幸运的机率实在太低了。

  多姑娘也是有过这样的过去的。又美又会撩的她,不知为何没有被男主子看上,也不知为何最后竟成了一个厨子的妻,是命运的无奈,还是她自己的选择?也没人知道了。已经成了婚的女人,她的过去没人想要知道。未出嫁的女人是珍珠,不知道她是否也曾有过高光时刻?

  

  贾宝玉说,出了嫁的女人,生出许多不好的毛病来。而渐老的女人,更是鱼眼珠子。这多姑娘也有不好的毛病,别的不说,她的毛病之一就是太浪了。

  这两个人,后来也有过交集。就是晴雯重病时,寄在多浑虫家。宝玉挂念着,去探望。却遇上了情场老手多姑娘。面对着眼前俊朗少年,多姑娘犯花痴了,也许是职业病又犯了,觉得普天下的男人都逃不过她的美貌。

  她对宝玉百般挑逗,令宝玉避之不及。她不由得感慨,“我等什么似的,今儿等着了你。虽然闻名,不如见面,空长了一个好模样儿,竟是没药信的炮仗,只好装幌子罢了……”她以为贾府的男人皆如贾琏之流,但是她错了。贾宝玉更追求的是一种精神之爱,是一种对于美好事物的博爱,和她的放纵有着天壤之别。

  原来贾宝玉和晴雯在屋里说话时,这个多姑娘却在外面偷听。也许,她的内心也很好奇,宝玉素日在女人身上下功夫,必是极风流的。而晴雯是被以勾引少主子的名义撵回来的,那么他二人之间到底有无私情?可她听了半日,才恍然大悟,他们是清白的。她又发出感慨,“……我进来一会在窗下偷听,屋内只你二人,若有偷鸡摸狗的事,岂有不谈及于此。谁知你两个竟还是各不相扰。可知天下委屈事也不少。”

  

  不得不说,多姑娘正经起来时,也很明白事理的。她懂得闻名不如见面,什么事情风传的不算真,自己亲眼所见,亲耳所听方为确切。于是她知道了,贾宝玉不是那拈花惹草之辈,自己不必去招惹,而晴雯与宝玉也是真正的清白,并不似外界所传的污秽不堪。这样一个看似无德无行,淫荡无止的女人,却看得最真切。可比王夫人厉害多了。

  多姑娘属于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女人,但她却是清醒,且拎得清的。

  虽然她没有什么可赞美的地方,但也同样令人唏嘘,她也曾是一个又美又聪慧的女儿家,却变成了府里的大众情人,这种游戏人生的态度,恰恰说明了,她过得有多糟糕。而她也回不了头了。

  那些美丽的丫环里,能飞上枝头的是少数,能得一人心的更是幸运中的幸运,更多的不过是配个小子,浑浑噩噩度日去。只是不知,混迹男人群里,艳名远播的多姑娘,会不会对这样的人生感到厌倦,会不会也想得到太奢侈的爱情?就像当初送给贾琏一绺青丝,她也抱了幻想吗?

  但她终究只是多姑娘,被女人不齿,被男人玩乐,游戏人间,如一场大梦,青春生生被辜负,何尝不是可悲可叹的呢?我们也许不会为多姑娘感到难过,也许觉得她就是那样的人,她的人生也就如此了。可是试想假如像晴雯,金钏等青春烂漫的少女,有一天竟变成了多姑娘,那是何等的心痛不忍?!纷纷落红中,多姑娘不自哀,更让人觉得悲哀!

  作者:阿五,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