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自闭症男孩是女孩的4-6倍,跟基因没关系,跟POPs有关,还很难防

自闭症男孩是女孩的4-6倍,跟基因没关系,跟POPs有关,还很难防
2020年10月16日 12:11 新浪网 作者 杨光明说

  这些年自闭症儿童数量激增,而且似乎还在呈上升趋势,令人担忧。在很多数据和文章里,大家常见的就是这一数字:自闭症男孩是女孩的4倍,有的说是6倍。

  在这里,我们不禁感觉奇怪,自闭症为什么会偏爱男孩?为什么会有性别歧视?这几天读了一些学术文章和一些国内外研究学者的成果,发现了一个东西:POPs,它不仅与自闭症有关,而且对男孩的影响要比女孩大得多,这就造成了男女比例失衡的结果。我们来看一下。

  

  POPs是什么?

  POPs是Persistent Organic Pollutants的缩写,中文名叫持久性有机污染物。据2004年5月生效的POPs公约显示,POPs有3类12种:

  第一类:有机氯杀虫剂8种-狄氏剂、异狄氏剂、滴滴涕(DDT)、七氯、艾氏剂、毒杀芬、氯丹、灭蚁灵;

  第二类:有机氯代芳香烃化合物(工业产品)2种-六氯苯、多氯联苯;

  第三类:氯代化合物(生产过程的副产品)2种-氯代联苯二恶英和氯代联苯呋喃。

  它们被广泛用于杀虫剂、印染、工业化学品、塑料及制药等。

  

  它们具有高毒性、持久性、生物累积性和远距离迁移性。

  (1)毒性有多强?二恶英中的2,3,7,8-TCDD只需几十皮克就足以使豚鼠毙命,一皮克是多少?1000皮克=1纳克、1000纳克=1微克、1000微克=1毫克、1000毫克=1克,1皮克是1/1000,000,000,000克,即一万亿分之一克。

  (2)它们有多持久?二恶英,在气体中的半衰期为8-400天,水中为166天-2119年,在土壤和其他沉积物中为约17年-273年。

  (3)生物累积是啥?它们从工业废弃物中,随着水流入河流、湖泊或大海,而这些地方的水生生物们若受到污染,吃受污染水生生物的人类也会受到牵连。

  (4)远距离迁移,它们通过风/空气和水传播到很远的距离,理论上讲,无论水、空气和地下,整个地球都是他们的生活空间。

  所以说,它们无处不在!在北京进行的一项针对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的调查发现,在北京采集的妇女的乳汁里,300多位孕妇的乳汁中有90%检出多氯联苯或者有机磷农药等POPs,另10%的人也处在比较危险的水平。

  

  POPs是如何让影响孩子发育的?

  POPs对孩子发育的影响,有以下几方面。

  (1)对内分泌的影响

  POPs除了具有致畸、致突变、致癌等毒害外,还与自闭症谱系(ASDs)有关联,近年来,研究者们对POPs与ASDs的关系研究,已经有不少成果。研究发现,某些POPs可以干扰内分泌,长期接触POPs,会影响甲状腺激素(T3、T4)水平,而T3、T4可调节胎儿神经细胞生长及成熟,促进神经细胞的移行行为[1]。一项动物实验也证实,低T3、T4水平会导致神经浦肯野细胞的发育异常,而已有大量研究表明,浦肯野细胞的缺失与ASDs有关。

  (2)对发育的影响

  人体内富集的POPs可通过胎盘和哺乳影响胚胎和婴儿的发育,导致畸形、死胎、发育迟缓、认知落后等现象发生。

  我们看几个例子:暴露于高浓度POPs空气中的鸟类,产卵少、产卵率相应较低;POPs中的某些物质可诱发不同程度的水肿和鸡胚的死亡;POPs同样会影响人类的生育,尤其会影响到孩子的智力发育。

  此外,一项针对150名怀孕期间食用受了有机氯污染的鱼的女性进行跟踪调查发现,这些孩子出生后,与其他孩子相比体重轻、脑袋小,7个月时认知能力比一般孩子差,4岁时读写和记忆能力较差,11岁时测试他们的IQ值较低,读、写、算和理解能力较差。

  由此看来,POPs对人的影响是长时间的、深远的。

  (3)对免疫系统的危害

  POPs会抑制免疫系统的正常反应,影响巨噬细胞活性、降低生物体的病毒抵抗能力,即会使孩子的免疫力降低,或造成免疫系统混乱。

  而免疫力对孩子来讲,是至关重要的。以前经常有人提出反驳我的案例:别人家的孩子喝有阿斯巴甜的饮料、吃味精、打疫苗等都没事,为什么我家孩子就发育迟缓/自闭?其实在这里就找到答案了:如果孩子的免疫力低、解毒能力差,就会出问题。

  

  POPs如何干扰男孩发育的?

  这个问题也困扰了我好长时间,为什么发育迟缓和自闭症就钟情于男孩?

  其实,有些研究者已经给出了答案。Boas M(2012)提出,某些POPs是内分泌的干扰物,当然就有可能干扰胎儿/婴儿的性激素水平,以致ASDs中男性患者占大多数[2]。

  注:只是看到了这样的结论,论文中未提及POPs是如何干扰性激素的,如果谁查到了相关作用机理,欢迎提供给我,我非常感兴趣。

  参考文献:

  [1] Schwartzer JJ, Koenig CM, Berman RF.

  Using mouse models of autism spectrum disorders to study the neurotoxicology of

  gene-environment interactions[J], Neurotoxicol Teratol,2013,36(1):17:35.

  [2] Boas M, Feldt-Rasmussen U, Main KM.

  Thyroid effects of endocrine disrupting chemicals[J]. Mol Cell Endocrinol,

  2012,355(2):240:248.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