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古老的行当打铁匠

古老的行当打铁匠
2021年05月02日 21:30 新浪网 作者 旅游中的旅途

  古语说:怕火花的不是好铁匠。这里的铁匠作为一门古老的职业,他们以铁为原料,靠一把小小的铁锤打造出各式各样的生产工具和生活用品来养家糊口。

  铁匠一般都有一个自己的铁匠铺,有一座用来煅烧铁坯的火炉,在火炉的连接处有一个大的用手拉的风箱,主要用来控制火的温度和力度,一般称为掌控火候。

  

  火炉所用的燃料有木炭和煤炭,对木炭和煤炭的要求比较高,一百公斤煤炭中大约只有十来公斤煤可以用来打铁,能够打铁的炭叫铁炭,一个铁匠一般会带一到两个学徒,学徒的主要工作是用一把比自己师傅大出五六倍的大铁锤,帮助师傅把用来制作工具的被炉火烧熟了的铁毛坯打成所需的形状,在最后工具成形阶段就没有学徒的活了。

  铁匠用来打铁的工具有:小铁锤、大铁锤、铁夹(用来夹烧热了的铁坯)、砧子(铁匠打铁的平台)等。

  

  这也是一门古老的行当,铁匠以铁为原料,只凭手中把把铁锤就能变戏法般打造出各式各样的兵器、工具和家什来:刀、斧、铳、矛、箭、戟、锄头、镰刀、钉耙、耙齿、铁叉、铲子、弯刀、切刀、砍刀、火钳……什么都可以打制。一个身手过硬的铁匠打出的器具钢口好,又有型,又锋利,他的生意就一定不坏。铁匠一般都有一爿自己的铁匠铺,几张围席,架个竹棚,土灶、铁砧、大锤、小锤、钳子和风箱,工具简单,粗重,加上肌肉疙瘩,一切就都准备齐了。

  

  铁匠所用的燃料有木炭和煤炭,用炭那是有讲究的,百公斤煤炭中大约只有十来公斤煤可以用来打铁,那炭就叫“铁炭”,黑亮黑亮的硬实,熬炼好,火力足。木炭用来生火,煅烧用铁炭。最好的燃料当然数冈炭了,那是由青冈树烧制而成,成本太高。一般师傅会带一两个学徒,学徒使大锤,把烧熟了的毛铁坯打成所需的形状,最后成型阶段他就从旁打杂了,一边拿眼睛看师傅的表情和身手。

  

  师傅“呸”地一声往手上啐了口水,一搓,然后接过锤子来,“叮当,叮当,叮叮当,叮当当…”声音就有节奏地传出。左手一把钳子夹住毛坯,在铁砧上不断翻动,右手执锤,或轻或重击打,毛坯就慢慢变得有形起来。冷却了,再将坯子塞进炉里,烧得通红、发软取出又打。所谓“锻炼锻炼”就是从打铁这行当中提炼出来的词语,当然人不能放在砧子上去锤。精灵的徒弟跟了师傅一边用劲儿,一边用心,慢慢就锻炼出来了,最终告别师傅,另起炉灶,开起自己的铁匠铺。

  传统的师徒关系犹如父子,徒弟对师傅总是“经佑”(服侍、照顾)侍候,百依百顺。因为“一技在身,赢过良田万顷”成为普遍共识。徒弟要靠学艺谋求生活,师傅传艺也并不是简单寻常之事,他首先要看你顺眼不。自古道“教拳留步”,不能什么都一股脑儿就教给你。

  

  有个故事,讲曾经有个倪铁匠打得一手好铁,他的徒弟陈阿才却耍心眼,老想偷艺,待师傅却缺乏孝心。他早早自立门户又娶了媳妇,忽一转念想到师傅还没有教给最后真传,眼见倪铁匠快断气了,便和他老婆赶快接来师傅,悉心照料。一日,小两口一起跪在床前,苦苦哀求说:“师傅,俺给你磕头,请您把最后一手技术放给我们。要不,您带走了也真可惜。”倪铁匠呻吟着,有气无力地说:“阿才,多谢你夫妻俩一片孝心。我积了五十多年的经验,对谁都没说过,现在告诉你,要切切记住:烧红的铁不能用手去拿。”

  学什么,首先要学会做人,才能以心换心,否则世上就没了“真传”。印象中的铁匠都是些光胴胴,铁砧边灒出的铁屑火星儿乱飞,他们情愿用肉皮去抵挡,也不愿烧坏了衣服。铁匠的皮肤都油浸浸得发亮,汗水流出,经炉火炙烤,皮质就一层层加厚。铺虽朽败,但那里的叮叮锤声却有韵味,如同经典的诗歌。铁匠铺在码头石梯坎的边上,那声音经河风吹拂,又像是打磨了一番,更有了穿透力。

  那时儿歌云:“张打铁,李打铁,打把镰刀送姐姐。姐姐留我歇,我不歇,我要回去打毛铁。毛铁打了三斤半,姓娃崽崽都来看。”看来,铁匠曾经还是十分吸引眼球的行当。柔性的儿歌多情又美丽,好像把刚性的铁匠都唱化了一般。铁匠老挂在嘴边的口头禅是:“李逵开铁匠铺—人强货硬”。儿歌把他一唱,便柔美了起来。

  

  早些年,很多市民家里用菜刀、火钳什么的,还有肉铺用的砍刀,农民用的锄头、耙齿都会拿到铁匠铺里打。有的铁匠强项是打刀,就被称为刀王,据说号称刀王的人精心打制的刀可以“切金断玉”或“削铁如泥”。那当然是神话性质的表扬。而真正考铁匠技术的是打蹄形铁,比如马掌、驴掌之类。这铁掌看着简单,做起来难,其他农具大点儿小点儿无关紧要,马掌要和马蹄相配,稍有差距就不能用了。

  铁匠铺最先是被杂货铺、五金店代替的,后来随着工业革命的到来,先进的冶炼技术的提升,人工打铁的营生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机械代替了人工,工厂替代了铁匠铺,批量生产的铁制品。钢制品越来越多,随着市场经济的日益繁荣,涌现出了颇多的外来的商业集市,批发市场,商超等。也就是超市,许多的匠人师傅被迫退出了市场,他们就失去了饭碗。所以现在只能成为一种岁月流金的美好的回忆。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