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效仿红牛!传曼联洽购澳职球队,将转型集团式经营!

效仿红牛!传曼联洽购澳职球队,将转型集团式经营!
2021年04月16日 12:27 新浪网 作者 浅浅说情感

  

  澳洲媒体Sydney Morning Herald日前报道,上赛季澳职榜末,但今季目前为止暂居榜首的中央海岸水手(Central Coast Mariners)老板有意放盘,而英超豪门曼联正是潜在的收购方之一,引起各界注意。报道指,曼联收购成功的话,有意把球队基地搬到悉尼市北部地区。而这宗传闻最具话题性,当然是如果成事的话,这支球队将会和由曼联同市宿敌曼城所属的城市足球集团(City Football Group,简称“CFG”)拥有的墨尔本城(Melbourne City)延续两队曼彻斯特球队的红蓝之争。传闻到底属实还是纯粹媒体炒作,目前未有定论,但不妨借此机会探讨一下近年球坛越来越常见的集团经营模式现象,以及如果交易成事,可以为曼联带来什么利益。

  

  所谓集团式经营,简单地说是指持有超过一支球队权益的个人或经济体。除了在五大洲持有逾十支球队权益的CFG 和球迷们熟识的红牛集团之外,较为知名的尚有拥有莱斯特城和比利时甲组球队奥哈瓦里(OH Leuven)的泰国皇权国际集团(King Power Group),和拥有英冠巴恩斯利、比甲奥斯坦德(KV Oostende)、与及法国、丹麦和瑞士三支次级联赛球队的 Pacific Media Group(PMG)等。这些集团大部分都有一个共通点,就是集团拥有一支属于顶尖级别的旗舰球队,配以其他市场实力较次的球队。集团大部分的营运方向,都以旗舰球队的成绩和利益为主。

  

  先谈体育表现方面,集团式经营最明显的好处,就是同集团内的球队可以较容易互相调动球员。最常见的,就是旗舰球队的青训球员可以外借到集团内其他球队争取较多上阵时间。反过来,集团内其他球队如果出现极具潜质的球员,也可以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原则转到集团的旗舰球队。这一点,RB莱比锡可算是发挥的最淋漓尽致的表表者,阵中不少球员如达约·于帕梅卡诺,以至刚于今年冬季转会窗加盟的多米尼克·索博斯洛伊等,都是从奥地利的姐妹球队萨尔茨堡红牛转投。至于曼城,目前也有几名青训球员外借到同集团内的低级别球队。

  

  另外,在非主流联赛所属地区插旗,当然也能让集团更容易发掘当地具潜质的球员,并提供在本土联赛上阵磨练的机会,可以说是一种“放长线钓大鱼”的策略。以曼城为例,虽然目前为止未见有从集团内其他球队转投的球员能在曼城队中占上一席位,但也出现过从墨尔本城来投后再先借后卖到哈德斯菲尔德的澳洲国脚阿隆·穆伊(Aaron Mooy)和14岁时移民美国,后来在纽约城打响名堂并入选英格兰U21,2018 年转会到曼城后连续三季借到利兹联的杰克·哈里森(Jack Harrison),总算为集团带来一点投资回报。而在英国正式脱欧后,英格兰球队再不能直接从其他地方签入18岁以下球员,但可以从集团内其他英国以外球队名义购入并给予上阵机会,待球员达到水平时再收归旗下。

  

  至于在财务或其他体育范畴以外的角度,可以从几方面来看。一般商业机构进行跨国并购,无非是看中收购目标或目标所在市场的发展潜力,希望通过收购快速在新市场上争取份额,带动集团整体业务。这一点套用在足球事业上,无疑不少CFG或红牛投入的市场,如中国、美国和澳洲等,都是极具发展潜力的地区,但这些地区的本土联赛可带来的金钱收益毕竟有限。以CFG为例,18/19年度为受疫情影响下,集团整体收入为6.31亿英镑,税后亏损8400万英镑, 同期曼城收入为5.35亿英镑,占集团近85%,亦取得约1000万英镑的盈利,意味其实CFG在曼城以外的业务大都在亏损状态。不过,集团式经营也让成员可以作出较灵活的财务安排以达至某些目标。上面提到和CFG和曼城18/19年度的数据,我们也可以看看两者的薪酬开支。CFG当年整体薪酬开支为4亿英镑而曼城则为3.15亿英镑,占CFG的79%,相比曼城占集团总收入的比例更低,这很有可能意味不少开支由集团其他附属公司或者是总部承担。这种说法并非胡乱瞎猜,毕竟CFG的球探网络以至品牌推广都是为集团内所有成员共享而非单独为曼城服务,曼城现时和Puma的球衣赞助,其实就覆盖整个CFG集团内的球队,由总部承担相关开支也不为过,而且也能提升曼城在FFP评核时的盈利数字。令外,上文提到的阿隆·穆伊,其实是从墨尔本城免费转会到曼城,但后来卖到哈德斯菲尔德的收益就全归曼城所有。当中的FFP考量, 也十分明显吧。

  

  说回曼联收购中央海岸水手的传闻,就以上面提到的各点衡量这宗新闻。体育表现方面,虽然目前曼联只属单一球队运作,但多年来都有外借年轻球员到其他本土低组别或外地球队的经验,也看不到将来把自家青训或海外签入的球员外借到澳职有何好处,充其量如果是亚洲球员的话,或许可以协助水手争夺亚冠,但若以培训球员为曼联效力为目标的话,澳职的水平相信未必符合曼联的要求。至于财务因素,极少澳职球队公开发布财务报告,在众多澳职球队中,小编只能找到墨尔本胜利(Melbourne Victory)过去几年的数据。19/20年度受疫情影响,全年总收入为1800万澳元,而之前两个年度则介乎2200万-2350万之间,三年数字折合英镑,大约是1000万英镑-1500万英镑,这相当于英冠下游球队的水平,而三年也多数出现亏损。曼联本身作为上市公司,这宗收购看来不会为股东在短期内带来收益,不过格雷泽家族也可能以私人名义在上市公司架构以外进行收购,令水手和曼联在架构上成为同等的附属机构。至于中长期的潜质,曼联或许可以利用本身的长处协助水手在各方面增长,但小编认为,曼联在澳洲已经有一定的支持,很难透过持有一家澳洲球队去大规模增长当地球迷数字。另一方面,各地的曼联球迷或许会因为曼联的关系而对水手作出一点关注(特别是在水手迎战墨尔本城时),但很难想象曼联球迷会如同支持曼联般花钱去买水手的球衣或商品吧。

  

  综合上述各点,小编认为这宗传闻的真确性应该不会太高。不过,我觉得曼联倒是可以考虑个别欧洲二三线联赛球队,这对培养和发掘年轻球员都会比澳洲球队更为有利。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