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与我们印象里的手无缚鸡之力实际上相差甚远

孔子与我们印象里的手无缚鸡之力实际上相差甚远
2019年11月22日 12:20 新浪网 作者 历史不烧口

一提起孔子,很多人的印象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夫子形象,实际上孔子不仅箭术了得,御车的水平也非常可观。《论语.子罕篇》就有过方面的内容,原文是:

达巷党人曰:“大哉孔子!博学而无所成名。”子闻之,谓门弟子曰:“吾何执?执御乎?执射乎?吾执御矣。”

孔子与我们印象里的手无缚鸡之力实际上相差甚远

“达巷党人”,古代五百家为一党,一般认为达巷是党名,达巷党人就是指达巷党这地方的一个人。钱穆在《论语新解》中记录了另外一种解释“或说此达巷党人即项橐(tuó)也。项橐又称大项橐,大项即达巷之转音,橐是其名,达巷则以地为氏。其人聪慧不寿如颜回,故古人常以颜、项并称,惟项橐未及孔子之门”,认为“达巷”是“大项”的转音,是以地名为氏,此处的“达巷党人”指的就是项橐,相传项橐,曾被孔子叩拜为师,《三字经》记述:“昔仲尼,师项橐,古圣贤,尚勤学。”后世尊项橐为圣公,有“项橐三难孔子”的故事流传至今。

孔子与我们印象里的手无缚鸡之力实际上相差甚远

“博学而无所成名”,朱熹的注释为“盖美其学之博而惜其不成一艺之名也”,意思就是孔子学问渊博,因而不能以某一方面技艺来称道他。对于这句话还有一种比较少见的解释方法,认为应该解释为“学问广博,可惜没有一艺之长以成名”,意思就是孔子虽然博学多识,但是都不专精。

“射”“御”,分别是指射箭和驾车,钱穆先生在其《论语新解》中这样注释,“射与御,皆属一艺,而御较卑。古人常为尊长御车,其职若为人下。又以较射择士,擅射则为人上。”射与御都是六艺中的一种,其中又以御,也就是驾车为最卑贱的职业。古人给尊长者驾车的,其职业就好象下人一样。而比赛射箭则是取士的一种手段,擅长射箭的人就有资格成为士了。

孔子与我们印象里的手无缚鸡之力实际上相差甚远

本章的译文是,达巷党这个地方有人说:“孔子真伟大啊!他学问渊博,因而不能以某一方面的专长来称赞他。”孔子听说了,对他的学生说:“我要专长于哪个方面呢?驾车呢?还是射箭呢?我还是驾车吧。”

孔子之所以要与弟子门人做这样的解释,朱熹的注释是“闻人誉己,承之以谦也”,意思就是听到有党人赞誉自己,自谦的一种回答。南怀瑾先生在其《论语别载》中则有这样的理解,“仔细想一想,大有道理,他这个‘执御’的驾驶人,意思是要领导文化,作一个历史时代的先驱者。所以弟子们把他这句话记下来,是有深意的,并不是对不要紧的话都死记不忘”。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历史不烧口

历史不烧口

专注趣味历史解说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