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杜甫名句“星垂平野阔”水平是否能碾压李白诗?明清文人争论不休

杜甫名句“星垂平野阔”水平是否能碾压李白诗?明清文人争论不休
2020年08月05日 13:03 新浪网 作者 美诗美文的世界

  说起诗歌,总绕不开唐诗,而说起唐诗,也同样绕不开李白和杜甫。毕竟唐诗是我国诗歌发展的巅峰,而李杜则是在山顶并立的两位魁首。

  虽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不过对于“诗仙”和“诗圣”谁才是“唐诗一哥”,其实一直以来都有着很多的争论。有些人喜欢李白的天马行空和俊逸超群,有些人则喜欢杜甫的沉郁顿挫和忧国忧民。不过文学的东西本就是“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再者李白是浪漫主义诗人,杜甫是现实主义诗人,所以要在文学成就上强行将两人分个高下,不仅没有太大意义,而且也没有太大的说服力。

  杜甫名句“星垂平野阔”水平是否能碾压李白诗?明清文人争论不休

  不过杜甫曾写了一首诗,其中有一句是仿写李白的诗句,单从这两首诗我们倒是可以看一看,到底是李白技高一筹还是杜甫超越了李白的原诗句。

  一、李白的《渡荆门送别》。

《渡荆门送别》渡远荆门外,来从楚国游。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仍怜故乡水,万里送行舟。

  李白这首诗创作于青年时期,当时的李白离开蜀地到荆门,这首诗是为了赠别家乡而作。

  这首诗起首两句便开门见山写了这次游历,乘坐渡船远行至荆门外,游览旧时楚国的风光,这一句是总写,也为引出后文的沿途风景变化作了铺垫。

  杜甫名句“星垂平野阔”水平是否能碾压李白诗?明清文人争论不休

  “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二句,描写的是诗人随着船只一路前行,耸立的山峦逐渐被平野所取代,从荆门远望,似乎这滚滚江水是流向荒漠辽远的原野。这两句的描写可谓是境界开阔,凸显出了天地之广大,颇有“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之感。其实这个时候的李白正是首次离开故乡去追求自己的理想抱负,这两句其中潜藏的喜悦和昂扬的激情,正是凸显出了李白的蓬勃朝气。

  写完山势与流水,诗人的笔触聚焦到江水之上。夜晚,江面平静,明月高悬,倒映于水中,如同一轮天外飞来的明镜;而到了白天,江面之上的天空,云彩变幻,似海市蜃楼一般。这两句看似平常,却匠心独具,诗人之所以能看到水中月影像明镜,正是因为江面平静,之所以能看到云彩似海市蜃楼般变幻无穷,正是因为视野开阔无山峦遮挡,这样的反衬无疑是将江面的平静和江岸的辽阔衬托得更为强烈。

  杜甫名句“星垂平野阔”水平是否能碾压李白诗?明清文人争论不休

  最后两句,虽然诗人一路走来,饱览风光,但是面对这滔滔江水,也不由想起这水也曾流经故乡,自己远行万里,似乎这水也不舍他走,虽万里之远却依旧在为自己送别。其实这里写的是诗人对于家乡的思念,毕竟那是自己生长的地方,毕竟这是自己的初次远行,所以又怎能轻易舍别?

  李白这首诗首尾呼应,浑然天成,充满了浪漫主义气息。尤其是“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更是将万里山势和水流景色描绘得淋漓尽致,历来被人所称颂。

  杜甫名句“星垂平野阔”水平是否能碾压李白诗?明清文人争论不休

  二:杜甫的《旅夜书怀》。

《旅夜书怀》细草微风岸,危樯独夜舟。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名岂文章著,官应老病休。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

  这首诗是杜甫暮年漂泊时所写。诗的前四句描写的正是旅夜的景象。

  前两句,微风吹拂着岸边的细草,一叶扁舟孤独地停泊在夜色下的江水中,这两句看似简单写景,但是结合诗人当时的境况,实则是寓情于景,此刻的诗人就如同那细草、孤舟一般,漂泊无垠,只有孤独和寂寞作伴。

  杜甫名句“星垂平野阔”水平是否能碾压李白诗?明清文人争论不休

  三、四两句描写的是远景。星星低垂,平野广阔,月色随着水波涌动,映照着大江东流而去。这两句写得意境极为宏大,辽阔的平野、浩荡的大江、灿烂的星月,这些宏大的意象被诗人熔于一炉,让人读之便赶到一股子雄浑的气息。但是结合前两句,其实这两句写得这般宏大,正是为了衬托出诗人自己的渺小和孤苦伶仃,这种以乐景写哀景的手法,被诗人运用得出神入化。

  诗的后四句则是诗人的“书怀”。我的名声都是因为我的文章好,如今撤职是因为我年老多病。我这漂泊的生涯像什么?岂不正像这广阔天地间一只渺小的沙鸥。其实“名岂文章著,官应老病休”是诗人的反话,诗人确实是因为文章而得名,但是这并不是他之所愿,他有着远大的抱负,他希望自己的名声是因为政绩而非文章。而因年老多病被撤职更是如此,他被撤职是因为遭受排挤,而不是身体原因。而这些心中的不平和无奈,才有了最后的两句的悲怀。全诗虽无一字感伤,却让人真切地感受到了诗人的悲伤,感人至深。

  杜甫名句“星垂平野阔”水平是否能碾压李白诗?明清文人争论不休

  三、明清文人争论不休。

  这两首诗中,李白的“山随平野阔,江入大荒流”和杜甫的“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几百年来其实文坛一直都有争论。就像《石洲诗话》中便评价这两句“此等句皆适与手会,无意相合,固不必谓相为倚傍,亦不容区分优劣也”,但是在《诗薮》却说杜甫的这两句比起李白“骨力过之”。

  但杜甫的“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就真的碾压李白的“山随平野阔,江入大荒流”吗?在我看来,单从意境来说,两者确实难分伯仲,但是从其中蕴藏的情绪和所要表达的情感出发,无疑是杜甫的诗句更为打动人。对此,大家有什么见解?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