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症科女护士战疫日记:20床喘气呼噜大爷,28床全家患病夫妻!你们是如此痛但坚强

重症科女护士战疫日记:20床喘气呼噜大爷,28床全家患病夫妻!你们是如此痛但坚强
2020年02月18日 11:15 新浪网 作者 大众网山东快报

大众网·海报新闻济南2月18日讯(记者 董昊骞)2月9日,山东大学第二医院援湖北国家医疗队出征,至今已一周有余,山东大学第二医院援湖北国家医疗队员孙元婧说,自己此刻想家也想娃。武汉,让她印象深刻的有很多,比如长江大桥,“在这之前我从没见过长江大桥,如此说来还是有必要带娃子到处走走的,免得将来一把年纪连个长江大桥都没见过。”孙元婧说,夜晚的江桥堪称壮观,她终于明白什么叫“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原来跟家乡门前小河流有云泥之别!

重症科女护士战疫日记:20床喘气呼噜大爷,28床全家患病夫妻!你们是如此痛但坚强

“其实武汉是个很美的地方,抛开那个就好像长了一脑门子图钉的病毒来说,这真的是一座很美的城市,街道干净,建筑富有艺术性,最重要的是亚热带季风气候,常年雨量充沛,对我这样一个咳嗽变异性哮喘的人来说,完美!”她说,如今的江城,美则美矣,只可惜身在病中。山东大学第二医院援湖北国家医疗队接管了一个重症病区,重症病区的意思就是50个病人,49个危重症!

【 17日是她的第四个班次,她认识了很多病人】

比如45床的患者,算是半个医务人员,病区唯一一个不那么重的重症病人。这位患者现在最担心的是:万一自己痊愈了怎么办?听他说话,孙元婧以为他脑子“坏了”,坐下聊聊才知道,45床患者的朋友悉数病倒,他只是怕回到那个充满病毒的世界中去,“我告诉他:春暖花开的日子就要来了!”

比如24床,喘气声如“拖拉机”般的轰鸣,孙元婧问他:“大爷你怎么样?”大爷摇头表示不懂,后来孙元婧才知道在武汉不叫大爷,而是叫爹爹。后来,语言通了沟通明显顺畅,“只是怎么每叫一声爹爹就有种说不清的感觉呢?”孙元婧自我调侃。

比如20床,完全瘫在床上,屎尿全靠护士们料理,记得孙元婧上个班次,是四个人凭九牛二虎之力,将20床患者从“屎尿窝”扒拉出来的,孙元婧原以为这名患者甚至都很难熬过那个夜晚。但是,17日再次见到20床的患者,他像个斗士一般,各项体征平稳!

比如28和42床,是一对夫妻,能住在同一个病区,他们是幸运的。但不幸的是,他们的孩子和老人也确诊,一家五口,悉数入院……孙元婧还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这位崩溃边缘的女人的时候,却看见女人的爱人眼里饱含的泪,“我哭了,想到了我的孩子,也是同样的年龄。”当夫妻中的丈夫说希望能有一支像山东大学第二医院援湖北国家医疗队这样的队伍,帮帮他们的孩子和老人,孙元婧告诉他:“一定有的!”

在到达湖北的一周多时间,孙元婧还认识了很多战友,但是长相却并不清楚,每天上班听到最多的就是:“你这漏气,过来我给你粘粘!”孙元婧开玩笑说,感觉大家就像一群气球在战斗,一天下来不漏气就是最大的胜利!

17日,孙元婧的又一个战友吐了!她清楚地听到同事回咽的声音,“赶忙躲开了,我怕继续听我也会吐的。”孙元婧说,她看到了一副副护目镜后面流下的水滴,有的已经顺着镜缘开始滴滴答答,但是脚步依旧不停。她看到很多人的手麻了、手肿了,鼻梁卡破了,前额卡淤血了,但依旧还在坚守!她看到了这场战疫胜利的曙光!

重症科女护士战疫日记:20床喘气呼噜大爷,28床全家患病夫妻!你们是如此痛但坚强

17日晚间,孙元婧回到酒店,自豪地告诉记者,她的房间还不错,有一个小小的狭长玄关,被她改成了污染区,“等到凯旋回家,我感觉我能独自盖一间发热门诊!”她说,据说武汉人民把最好的酒店都腾出来给了医疗队,她听了热血沸腾!

“自从来自武汉,几乎都是阴雨蒙蒙的天气。”17日,雪后艳阳,天气很好。这让医护人员们又增添了一丝信心!“难得五朵金花今夜都不轮值,一起同框,纪念我们来江城的第一周!文莹想吃白菜豆腐,于杰想吃自嗨火锅,老姚什么也不想吃,雨晨想趁不在家的日子把身段来个旧貌换新颜,我,就想吃煎饼果子,双蛋火腿加一包辣条!”孙元婧说:希望樱花飞舞的时候,江城之美,可以挣脱口罩的束缚!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大众网山东快报

大众网山东快报

垂直山东本地新闻资讯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