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印军俘虏和我军伙食一个样,印俘却不干:每天要喝牛奶甜茶

印军俘虏和我军伙食一个样,印俘却不干:每天要喝牛奶甜茶
2020年08月02日 09:26 新浪网 作者 兵之佳

  作者:忘情

  1962年,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打响后,印军溃师千里,不断有官兵成群结队被送进战俘营。他们被俘时,东西基本都丢得差不多了。我军面临的首要问题,是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饿死,得喂饱他们。

  因为当时我军后勤保障极为困难,像穿插贝利小道的11师指战员,在7天6夜奔袭过程中,主要还是靠炒面维持体能。一下子多了几千张嘴要吃饭,我军立即从缴获的战利品中,找出大米、面粉、糖、炊具,发给战俘们应急。

印军俘虏和我军伙食一个样,印俘却不干:每天要喝牛奶甜茶

  1963年4月,被俘的部分第7旅指挥官参观布达拉宫,中立者系达尔维准将

  不过,缴获终归是有限的。随着我军撤军,共计3968名印军俘虏被悉数转移到了后方,给养供应就得全靠国内解决了。

  时值困难时期,国内粮、油、肉、糖等物资无不紧张。我军曾向战俘们宣布,原则上他们将享受与我军指战员一样的伙食标准。不过,印俘中的军官首先就不干了。他们纷纷抗议,说中国这是企图虐待他们。他们要求像过去他们在印度军队中那样,每天都要能喝上牛奶和甜茶。对此,我方管教干部指出,我军是人民军队,我军指战员的给养待遇与人民群众是一致的,不能像你们的军队那样享受特殊待遇。印俘伙食标准与我军一致,是我军优待俘虏政策和人道主义的具体体现,印俘不应有过高的要求。

  不过,话虽如此,我军仍然在可能的范围内,给予了印俘们尽可能照顾。

  例如,印度人普遍爱吃甜食。他们要求我军每天供应较多的糖。要知道,在当时的中国,糖比粮食还金贵。一般只有孕妇和病人才能吃到。我方一面向印俘们解释,绝大多数中国人没有吃甜食的习惯,我军供应标准中,糖本来就不多,加上高原运输极为困难,因此希望他们能够理解。另一方面,为照顾印俘们的生活习惯,我军为每名印俘每天供应15克糖。

  每天15克糖,这对于当年的中国百姓和子弟兵们来说,无异于是奢望。算下来,3968名印俘,每天就需供应59.52公斤糖。一个月下来就是1785.6公斤。如果对于内地部队来说,咬咬牙还是能挤出这些东西的。但对于西藏军区、新疆军区来说,所需一切物资基本得靠内地千里转运,不知得克服多少困难,付出难以想像的代价才办得到。

印军俘虏和我军伙食一个样,印俘却不干:每天要喝牛奶甜茶

  非但如此,到了后期,我军还咬牙将印俘每日食糖供应标准,提高到了30克。别说我军基层指战员,就是我军将领,那年头也享受不到如此待遇,足见我军是举世无双的仁义之师。

  除了糖的供应问题,印俘的生活习惯还各异。其中有的不吃牛肉,只吃宰杀的新鲜羊肉。有的是素食主义者,连鸡蛋粉都拒绝食用。来自廓尔喀、阿萨姆邦、孟加拉邦,以及泰米尔族人习惯吃大米。锡克族及来自旁遮普等北方邦的印俘喜欢吃面饼。副食方面,印俘普遍爱吃土豆、豌豆、白菜、洋葱,不爱吃冻萝卜、萝卜干、脱水蔬菜。

  就总体而言,印俘的口味很重,嗜甜、嗜辣、嗜咸,爱喝浓糖茶、奶茶、红茶、炸甜油饼和用油、糖、面粉做的“哈尔瓦”。

印军俘虏和我军伙食一个样,印俘却不干:每天要喝牛奶甜茶

  为避免印俘们“崽卖爷田不心痛”,我军将后方历经千辛万苦运来的给养物资,每天直接发到各印俘班,并监督他们绝对不允许浪费,并且引导他们要作适当节余。因为印度各族的节日实在太多,我方不可能一有印俘要过本族传统节日,就给他们加餐。要想过节,就得平时过日子时精打细算。

  在其他生活物资供应上,我军也给印俘们极大的照顾。每名印度士兵,每月可领到一条半香烟和半斤水果糖。每名印军校尉军官,在此标准基础上再加半条香烟。印度士兵基本来自底层,习惯于用盘子盛食物,直接用手抓着吃,吃完还舔手指头。为让他们养成讲卫生的习惯,减少疾病发生率,我军给每名印俘发了1个盘子和1个勺子。

印军俘虏和我军伙食一个样,印俘却不干:每天要喝牛奶甜茶

  我军向印军移交俘虏

  锡克族人不抽烟,但每天都要用头油抹长发。印俘中有人将发给锡克族战俘手中的香烟收集起来,倒卖渔利,还四处说这是我军逼锡克族人剃头。我方发现这个问题后,立即想办法筹集锡克族人认可的头油,每月按量发放,用它替换了香烟。锡克族印俘们高兴极了,他们纷纷表示:“一瓶头油解决了我们的困难。以前有人剃头,违反了教规。现在他们都后悔上了坏人的当。”

印军俘虏和我军伙食一个样,印俘却不干:每天要喝牛奶甜茶

  人心都是肉长的,时间长了,我军优待俘虏的效果就显现出来了。有一次,有个尼泊尔籍印俘中队嫌粉条做的菜不好吃,便闹起了绝食。住在附近的一个军官队获知了这一情况,有个尼泊尔藉少校主动要求帮我军“摆平”这事。我军采纳了一个折中方案,将带头闹绝食的尼泊尔籍印俘带到这位少校面前,这个少校厉声呵斥:“当了俘虏,吃得饱、穿得暖、睡得香,却还闹事,简直太糊涂了!”他还大谈特谈二战期间,自己被日军俘获后的悲惨经历:“日本兵对俘虏随意打骂侮辱,伙食糟得不如狗食,还吃不饱,我的同伴们不知有多少人死在日本战俘营里。同那时相比,我们现在就像在天堂里!”

  这通训斥,让带头闹事者战战兢兢,汗不敢出。从此之后,再没人为饮食问题而闹事了。

  【深耕战争史,弘扬正能量,兵说欢迎各方投稿,私信必复】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印军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