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上甘岭最后收摊的团队,随打随补,伤亡达一个团兵力的两倍以上

上甘岭最后收摊的团队,随打随补,伤亡达一个团兵力的两倍以上
2020年08月05日 09:05 新浪网 作者 兵说视野

  作者:德衡术

  1952年11月8日,美韩联军放弃对上甘岭597.9高地的进攻;11月11日,志愿军展开对537.7高地北山的反击。至此,曾经一度在两个高地作战的上甘岭战役,第一次出现双方争夺焦点集中在一处,那就是537.7高地北山。

上甘岭最后收摊的团队,随打随补,伤亡达一个团兵力的两倍以上

  可是,志愿军反击537.7高地北山的难度前所未有的大。首先,由于537.7高地北山本身是537.7高地主峰向北伸出的一条大山腿,所以整个阵地几乎都在敌人主峰阵地的火力控制之下,因此志愿军反击537.7高地北山不占任何地利。其次,近一个月的炮轰弹炸,早已把阵地上所有工事、掩体摧毁殆尽,所以志愿军即便反击得手,也很难将537.7高地北山守住。最后,敌人在丢失了597.9高地后,更加不愿意将537.7高地北山拱手让给志愿军,他们将所有兵力都投入到537.7高地北山阵地的争夺之中。

上甘岭最后收摊的团队,随打随补,伤亡达一个团兵力的两倍以上上甘岭形势图

  第一个参与反击537.7高地北山阵地的是12军31师92团。战斗力顽强的92团仅仅在阵地上与敌人拼了3天就兵力告罄,难以继续。紧随其后,加强92团作战的是原本在597.9高地方向担任第二梯队的93团两个营。这两个营也仅仅坚持了2天,就因为伤亡过大请求上级增援。在这样的情况下,又一支英雄团队被派到了上甘岭附近的梅桧里,用来接替92团、93团的战斗。这个团队,就是12军34师106团,团长武效贤。

  武效贤在兵团指挥部和12军前指接受任务的时候,兵团首长和军首长对106团的期望很高,他们对武效贤说:“106团要在上甘岭‘打到底,收摊子’。”武效贤虽然表示106团一定坚决完成任务,但也感觉到肩上的担子非常沉重。因为92团、93团都是友邻单位中能征善战的团队,他们在537.7高地北山反击战中伤亡如此之快,自己的106团又能够坚持几天?不过,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武效贤面对上级的命令,必须坚决执行。106团负责为上甘岭战役收尾,那么收得了要收,收不了也要收。

  让人庆幸的是,106团果真成为志愿军开赴上甘岭的最后一个团队。这个团在537.7高地北山与敌人反复争夺28个昼夜,最后巩固了阵地,并逼迫敌人停止进攻,完成了在上甘岭“打到底,收摊子”的重任。令人惋惜的是,106团在上甘岭伤亡的人数也达到了一个团兵力的2-3倍之多。以106团1营为例,投入战斗之前有700多人,但不断补入后累计的实际参战人数达2100多人。部队在巨大的伤亡下依靠的是随打随补,最后才没有全军覆没。1营1连战后在点名时,全连第一批上阵地的人居然只剩下2人,一个是战士冯希孔,另一个是炸断腿的副排长。

上甘岭最后收摊的团队,随打随补,伤亡达一个团兵力的两倍以上

  惨烈的上甘岭战场

  即便伤亡如此巨大,106团的战绩还是有目共睹的。因为它在537.7高地北山坚持与敌人激战了28昼夜,而在这28昼夜里,它居然恢复并巩固了阵地,并逼迫敌人停止进攻。这样的战绩不仅依靠了106团官兵的浴血作战,更加依靠106团团营两级指挥员的灵活指挥。

  106团是从17日夜开始接替92团、93团反击537.7高地北山,1营负责接守1、2、9号阵地和3号阵地的马蹄形坑道,3营负责沿6、5、4号阵地方向向7、8号阵地方向反击。17日夜的战斗还比较顺利,两个营的一线分队都顺利完成任务,接守和恢复大部分阵地。但是18日白天,敌人开始反扑,一线分队的伤亡迅速增大。

  1营战斗的阵地因为地处537.7高地北山的反斜面,受敌人反扑的程度比3营方向要小,所以一线分队坚守的时间较长。但即便这样,因为敌人的炮火封锁,导致后方补给无法送上阵地,一线分队是忍饥挨渴地与敌人对峙了6天。

上甘岭最后收摊的团队,随打随补,伤亡达一个团兵力的两倍以上

  志愿军官兵守在坑道里,极度缺水的时候只能喝尿、舔石头

  3营的战斗异常的艰苦。敌人在白天用飞机、大炮不断的对着阵地轰炸,战士们在毫无工事、掩体的阵地上,只能听天由命地躲避着炮弹。3营8连是第一个反击的连队,从17日夜到18日黄昏,这个两百号人的连队最后只剩下7个人。

  8连打光了,7连上;7连打光了,9连上。仅仅3天时间,3营就全军覆没。武效贤命令2营接替3营组织反击。可就在这个时候,却发生了一个插曲,那就是武效贤没有在2营接替3营战斗后让3营营长权银刚撤下阵地,反而要求权银刚留在阵地上协助2营营长指挥。为此,本来因为战斗惨烈就心情愤懑的权银刚非常不能理解,专门请示团指挥所:“3营打没了,为什么作为3营营长还要留下来指挥2营?”谁承想,武效贤听了权银刚的牢骚大发雷霆,在电话里质问权银刚是不是怕死,并要求他必须留在阵地上协助指挥2营作战。

上甘岭最后收摊的团队,随打随补,伤亡达一个团兵力的两倍以上

  权银刚,1938年5月参加八路军,1955年授予中校军衔

  武效贤将权银刚留在阵地上,也是有自己的考虑。因为3营战斗惨烈,根本没有时间和2营交换战斗中的经验教训,所以武效贤希望权银刚继续留在阵地上,把经验教训传给2营。事实证明,武效贤的这次“留将”,为106团结束上甘岭战役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20日夜,2营5连率先投入战斗反击6号阵地。按照作战计划,我方炮火进行了长达1个小时的火力准备,随后炮火延伸,5连分3个梯队向6号阵地发起进攻。可没想到的是,当第一梯队刚好行至距离敌阵地300米的位置,敌人突然射出3颗照明弹,将整个山谷照得亮如白昼。而此时5连的第一梯队恰好位于敌人阵地前的一片开阔地,没有任何掩体可以利用。6号阵地的敌人用机枪凶猛的向着5连官兵扫射,第一梯队很快被屠戮。5连后面两个梯队被迫退回冲击出发阵地,等待照明弹熄灭再进行强攻。就这样,整整一个晚上,5连发起了数次进攻,不仅连长和副连长相继阵亡,而且始终未能夺回6号阵地。眼见天亮,2营营长王聚新和权银刚商量只能停止进攻。

上甘岭最后收摊的团队,随打随补,伤亡达一个团兵力的两倍以上

  志愿军炮火准备

  21日白天,权银刚找到王聚新,谈了自己的看法。他分析,近一个月的战斗,敌我都已经摸清了对方的套路。因为冲锋之前必然进行炮火准备,所以敌人一察觉志愿军炮火延伸,就知道志愿军要发起冲锋。既然这样,2营不妨反其道而行之。冲锋之前不进行炮火准备,利用夜暗采取偷袭的战术夺回阵地。

  权银刚的这个提议,立刻被王聚新拿到营作战会上研究,全营干部一致认为可行。因为炮火准备本来就是为了摧毁阵地上的工事,现在阵地上已经没有像样的工事,为什么自己还要组织炮火准备、提醒敌人自己将要发起进攻呢?

上甘岭最后收摊的团队,随打随补,伤亡达一个团兵力的两倍以上

  连块石头都难找到的上甘岭阵地

  21日晚,还是5连反击6号阵地。为了达到突然袭击的效果,5连反击6号阵地的时间特地提前到了晚上8点。虽然在前一晚的战斗中,5连伤亡不小,但是21日晚的偷袭非常的顺利。部队利用了将近1个小时的时间摸到了敌人6号阵地的眼皮子底下,在21点10分发起进攻。仅仅10分钟就夺回了6号阵地,无人牺牲,只伤了4人。

  这场巧胜,很快坚定了2营干部和权银刚改变战法的决心。他们将自己的建议整理好上报给武效贤,武效贤将这个建议立即上报给军指。12军副军长李德生看了武效贤的报告,并没有直接答复,而是安排武效贤亲自来12军前指汇报具体方案。

  原来,2营讨论出来的方案是这样的:鉴于537.7高地北山的各阵地上已经没有掩体,志愿军想要恢复并守住阵地,必须先想方设法在阵地上构筑起掩体,所以志愿军要充分利用晚上的时间在阵地上构筑工事。但是构筑工事又不能一蹴而就,一个晚上的时间难以在支离破碎的阵地上完成工事,那么只要工事没有构筑好,白天阵地上就不留人。志愿军只要用火力封锁阵地,不让敌人上去即可,这样既可以避免白天的巨大伤亡,也可以避免晚上刚刚筑好的工事被敌人白天的炮击所摧毁。

  这个方案因为106团需要“步步为营”的恢复和巩固537.7高地北山各阵地,所以实际操作非常耗时间。武效贤向12军前指总指挥李德生副军长汇报,要想完成任务,至少需要2周的时间。李德生考虑到兵团指挥部希望尽快结束战斗,所以他起先不同意武效贤这个方案。武效贤被逼急了,向李德生说:“李副军长,你要不采取我的意见,那我106团打光拉倒,到我牺牲为止;要按我的打法,巩固不了北山阵地你杀我的头!”

上甘岭最后收摊的团队,随打随补,伤亡达一个团兵力的两倍以上

  李德生,1930年2月参加革命,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1988年被授予上将军衔

  眼见武效贤如此强硬,李德生最后只得同意这个战法。

  终于,在改变战法之后,上甘岭537.7高地北山的争夺开始向志愿军有利的方向发展。因为106团没有在坚持“阵地每失必反”的原则,而是坚持“不让敌人上阵地”的底线,所以战斗伤亡逐步减少。与此同时,经过连续几天夜间的紧张作业,106团在1号、2号、9号、6号阵地下又挖掘了大量的坑道和掩体,保证了防守部队站稳脚跟。所以106团在坚持战斗20多天后,终于完成了“打到底、收摊子”的任务,全面恢复和巩固了537.7高地北山的阵地。为此韩军评价:106团最狡猾,最难以对付。

上甘岭最后收摊的团队,随打随补,伤亡达一个团兵力的两倍以上

  所以,虽然上甘岭战役最终结束的时间是在11月25日,但是106团真正撤出537.7高地北山,完全将阵地交还给15军的时间却在12月初。只是因为11月25日以后,106团通过采取新战法已经使敌人完全丧失了对537.7高地北山阵地的控制。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上甘岭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