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政委离岗,团长推翻提干方案,悄悄上报师部,不露半点风声

政委离岗,团长推翻提干方案,悄悄上报师部,不露半点风声
2021年03月03日 09:11 新浪网 作者 兵之佳

  作者:石头大侠

  【作者简介】石津安,笔名,石头大侠。1959年出生,1976年下乡,1978年入伍。历任战士、副班长、报道员、营部书记、副指导员、新闻干事、教导员、宣传科长、政治部副主任,2001年自主择业。荣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五次。

  政委离岗住院后,团长推翻了士兵提干方案。干部股长跟政委汇报之后,离开了医院。他看到政委流出的眼泪,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但是,感情代替不了团里的决定。干部股长回到团里,第一时间跟政治处主任,汇报了政委那里的情况。主任说,这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但愿政委保重身体,这是他现在的第一任务。

  干部股长说,我刚跟政委接触时,感觉他的气色、身体还是可以的。可跟他汇报了团里的决定之后,他的脸色铁青的。他什么也没有说,随后,他流了眼泪。我看到这种情况,只好劝他多保重身体。

  主任说,事情就是这样,我们也只能这样。抓紧时间,把该报的材料填好,派人用最快的时间报到干部科。干部股长对主任说,你放心吧,我们加班填好上报的材料,明天一早报到干部科去。主任又嘱咐一句,一定要做好保密工作。现在是非常时期,一有风吹草动就可能会掀起大的风波。这次全团干部战士都很关注我们上报的提干人员,一旦透漏风声,也许会出现意外。

  主任放心,我亲自督导填写上报人员的材料,随后就送到干部科。干部股长很坚决地说。

  好吧,一切工作考虑的周全一些。主任放心地说了一句。这次填写上报提干人员的材料,真的就是干部股长和干部股的人两个人,利用晚上时间进行。他们俩忙碌到后半夜,忙完了上报材料,各自回到宿舍休息去了。第二天早晨,我没有看见干部股长出操,也没有看见干部股的人出操。干部股长是晚上加班到后半夜,第二天早晨就不用出操,这是政治处的规定。但是,干部股的人早晨没有出操,肯定是为了赶早晨那趟去师里的火车。我们还没有下操,干部股的人就找到电影组的山西兵放映员,让他用自行车送他到车站。

  山西兵放映员好像还没有睡醒,揉着眼睛,打着哈气,嘟囔着嘴:你干啥不让报道员去送你,你为他效劳,他要为你出力。干部股的人心里明白,山西兵放映员说的都是老皇历了。这次团里把报送人员全部打乱了,他心里清楚得很,我的名字这次没有报上去。但他不能跟山西兵放映员说,所以含含糊糊地说,就让你送一趟车站,哪来那么多话啊。

  山西兵放映员说,这不是一趟两趟的问题,也不是路近路远的问题,是心里不公平的问题。尽管山西兵放映员嘟嘟囔囔,但他还是蹬上了自行车。告诉后面干部股的人要坐稳,他要加大马力全速前进。山西兵放映员很快把干部股的人送到了车站。

  他回到兵营,第一个见到了我。他刹住自行车,一个脚支撑在地上,一个脚还在自行车的脚蹬子上,气喘吁吁地对我说,我可是为了你,把干部股的人送到了车站,要不我才不送他了,到时你可要请客呀。

  我看着山西兵放映员急急忙忙的可笑样子,也嘿嘿一乐,那是你愿意去送,我也没有命令你去。山西兵放映员一听这话有点急了,他从自行车上跳了下来,带有命令口气,你把自行车给我推回去,我去趟厕所。我只好接过他的自行车,他撒手就往厕所跑去。

  我冲着他的背影说,关键时刻你真是屎尿多。我推着自行车朝着电影组走去。这一刻,我真的不知道,干部股的人上报提干人员没有我。我天真地想,干部股的人要是上报提干人员到师干部科,估计个把星期就会批准,一个月左右命令随之而到,我也会有阳光灿烂的时候。正当我浮想联翩的时候,山西兵放映员从我的身后夺过自行车,大喊一声,你还在做美梦了。山西兵放映员的一嗓子,真是从美梦中,给我拉回到了现实。我真是在做着一场黄粱美梦。

  干部股的人从师干部科回来已经两天了。第一天在宿舍休整,因为这一段时间,他也确实加了不少班。所以,一个事情要告一段落,也需要静静心。第二天,吃过午饭,我看他从食堂出来。我也把碗里剩下的米饭,急急忙忙地扒拉了两口,把碗简单地刷洗一下,就追赶着已经出了食堂门的干部股的人。

  他还是闷着头往前走着,我没有叫他,只是在他的身后跟着他。这个人也是的,好怪好怪的。他知道我在他身后,可一句话也不说。那时我民意测验第二名的时候,不愿意他再说了,他追着我告诉这个消息。可是现在真的想让他透露一点风声,也好有个思想准备。可他,居然连句话都不跟我说了,就好像躲瘟疫似地躲着我。我跟他有个四五十米远,他真的不理我了。我气得差点骂他。气,虽然归气,但是理智还是大于气愤。我有什么理由骂人家了,人家本来就是按照规定办事,这个时候他不可能透露半点风声的。何况我这次是名落孙山。

  我估计着,干部股的人躲着我,有两种可能。一种是现在非常时期,他不可能也不敢放出一点风声。还有一种就是这次报上的提干名单没有我。我琢磨着,后一种的可能性比较大。我太了解干部股的人的为人,假如这次上报名单有我的话,即便他不敢透露风声,一定会对我献上殷勤的。可这次不同,我追了他这么一段距离,他理都不理我,这里面一定有文章。我或多或少也听到一些风声,说团长主持工作,要打破原来政委的方案,但是怎么打破方案,谁也不知道。

  我想就是团长有自己的方案,那民意测验的第一名,第二名总不会被抛弃吧。我跟团长也无冤无仇的,就是搂草打兔子也要捎带着,这是最基本的套路。可是,美好的想象不是现实。

  我回到宿舍,干部股的人从师干部科回来后,对我的态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我琢磨着,肯定是凶多吉少。是的,我们入伍的初衷是来尽义务,保家卫国的,并不是为了提干而来当兵的。从广义上讲,这是入伍的大目标,是崇高的理想。可是,从狭义上讲,每个人都有一个共同的大目标,还都有着一个自己的小目标。比如,想通过提干改变自己的命运,通过加入组织实现自己的梦想,通过穿上军装,找一个农村的媳妇,等等。这些狭义的自己小目标,是上不了桌面的。

  对于我来说,下乡、入伍、提干是我人生的第一步。这一步,前两脚都已经踢了出去。可是,这第三脚却被憋着踢不出去。我是这么想的,也许就是自己的狭隘思想想太悲观了。谁也没有跟我说,这次上报提干人员没有我。干部股的人没有说,科里和处里的领导也没有说,所以我总是这样自己否定自己,那不就是自己跟自己较劲吗。还是应该跟以前一样,一颗红心,两种准备,心胸更豁达一些。

  我又照了镜子看看自己,我没有流出眼泪。这个时候,我还是比较坚强的。自己在给自己打着气。

  【深耕战争史,弘扬正能量,欢迎投稿,私信必复】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