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南沙海战指挥员,破格授少将,未备受争议,58岁提前退休

南沙海战指挥员,破格授少将,未备受争议,58岁提前退休
2021年03月04日 09:46 新浪网 作者 兵之佳

  作者:桅杆

  冷冷清清:502舰编队返航是按上级指令执行的:531、556舰先行,502、503舰随后撤离。因为打了胜仗,返航途中,502编队上的官兵欢欣鼓舞,设想着基地一个盛大的欢迎仪式正在等着他们。但抵达基地后,码头上冷冷清清,没有人群,没有标语,没有彩旗,没有锣鼓,没有鲜花和鞭炮,根本没有官兵们想象中的欢迎场面,码头上比舰队平时巡航或训练归来还要冷清。

  陈伟文很快得知:531、556舰之所以先行返航,是上级特意安排的。两舰返航后,上级立即登舰调查赤瓜礁海域的斗争情况:当时海域的态势、是谁先开的枪、编队指挥员如何下的命令、指挥过程的细节等等。531、556舰官兵据实陈述,并充分肯定了编队指挥员的指挥能力,还说“我们都未见过指挥员,很想见见他”。对531、556舰的调查结束以后,上级才下令502、503舰返回基地。

  502编队指挥陈伟文(右)和502舰舰长徐长银(左)

  三堂会审:502舰靠上码头后,编队指挥员陈伟文立即被请上一辆汽车,直接去“汇报情况”,地点就在码头勤务处的会议室。陈伟文走进会议室时,里面已经坐着20多人。参加汇报会的人员层级很高,上到海军司令部作战部和情报部的部长,以及南海舰队和榆林基地的领导等。与会人员个个表情严肃,气氛紧张,会议桌上的录音机已在录音,真有点“三堂会审”的架势。

  汇报会由南海舰队刘喜中副司令员主持。刘喜中没有任何寒暄和问候,开门见山:“现在开会,请陈参谋长汇报情况。”对这次汇报,陈伟文没有一点思想准备,也就没有做任何汇报准备,只得强忍着内心的不快,详细汇报了争夺岛礁及海战的经过、战斗结果、组织指挥、情报保障等8个问题,同时也指出上级在指挥中的优点和不足。陈伟文的汇报讲了1个半小时。出乎意料的是,陈伟文的汇报一结束,会场突然爆发出一阵掌声。掌声过后,又恢复到先前严肃状态和紧张气氛。

  深入调查:码头汇报会后,上级随即对南沙海战开展了更加深入的调查,找参战官兵个别谈话,到榆林基地检查、核对海战期间的所有往来电报。对此次南沙海战的总结报告,上级也一反逐级上报的通常做法,没有要502编队起草,而是由上级直接起草,并且自始至终都没有征求过编队指挥员陈伟文的意见;事后,陈伟文也没有看到过这份总结报告。由此可见,上级对这次海战的正确性还抱有怀疑态度。陈伟文本人在基地也备受冷落,一些昔日的同事和部属或是视而不见,或是躲而避之,给人的感觉他不是打了胜仗,而是打了败仗。

  但更多的官兵虽然表面上不像以往那样亲热,却通过暗地里送条子、私下里打招呼、甚至直接向上级反映等方式,支持和鼓励陈伟文。很多战友对他说:“历史会证明这一仗打得好。”造成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这次南沙海战,是在高层没有最终决策的情况下打的,上级对这次海战仍在调查评估之中,还没有形成统一的认识和意见。

中国赤瓜礁(资料图)

  外媒帮忙:海战结束后,国内媒体无一报道,似乎这场海战根本没有发生。但国外新闻媒体却迅速做了大量报道,尤其是西方媒体。美国一家电台在海战的第二天(3月15日)就广播说:3月14日上午,中国海军与越南海军在赤瓜礁海域发生了军事冲突,战斗历时一个小时,3艘越南舰船被击沉击伤,中国海军取得了胜利。日本媒体报道说:这是中国海军首次远离海岸线作战,是中国海军走向深水的标志。法国媒体报道说:南沙冲突的结果表明,中国海军官兵素质较之中越西沙海战时要高得多,舰炮射击十分准确,官兵在短兵相接时毫不手软。

  不少外国媒体在报道这次南沙海战的起因时说:这是越南一手挑起的,因为中国在南沙群岛上建设74号观测站,是基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授权,当时越南代表也是投赞成票的;现在越南却出动舰船阻挠中国建站,“实在是毫无道理”。中国当时的对外开放,主要是对西方开放,与西方关系良好。这些西方媒体关于这场海战的报道,对中国大多是偏正面的。这无疑对中国高层评估和认识这场海战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也给中国海军参战编队“帮了大忙”。

  赤瓜礁海战参战部分官兵合影,前排中间手臂受伤的是杨志亮

  2016年慰问守礁部队期间,南沙海战唯一伤员、一等功臣杨志亮接替战士站岗

  迟来嘉奖:经过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1988年4月1日,也即南沙海战结束半个月后,高层终于做出了评估结论,邓公签发嘉奖令。南海舰队随即为502编队举行了隆重的庆功大会,参战的3艘舰艇(502、531、556舰)和89名官兵立功受奖,不过立功名单里却没有陈伟文。

  庆功大会一结束,南海舰队政治部主任王国长代表舰队党委同陈伟文谈话说:你现在是副军职,按我军习惯做法,师以上干部通常是不记功的;但你的功绩将载入我军史册,祖国人民不会忘记你的。这让陈伟文备感欣慰。回过头来看,嘉奖令和庆功会无疑是对南沙海战正确性的肯定,但似乎更像是一种事后的“背书”。因为嘉奖令和庆功会只是暂时平息了内部争论,并没有真正消除内部对这场海战认识上的分歧。这从陈伟文之后的经历可以明显看出。

  将军浮沉:南沙海战是在高层没有决策的情况下,由编队指挥员陈伟文根据南沙海域的现场形势,正确理解上级的对越“斗争原则”,临机决断果断下令开打的。在返航的码头汇报会结束之后,南海舰队刘喜中副司令员私下对陈伟文说:“你这次任务完成得很好,打得不错;如果这次不是你带队,这个仗肯定打不起来。”也就是说,如果换一个编队指挥员,这一仗会不会打起来,还真的很难说。

  1988年被授予海军少将军衔的陈伟文

  陈伟文毕业于大连舰艇学院,前后5次参加或指挥海战,其学历、经历和能力都非常突出。1988年9月,即南沙海战半年后,我军恢复军衔制度,按照陈伟文的职务和资历,应该授予大校,但被破格授予少将军衔。1989年9月,陈伟文被安排到海军最高学府、海军指挥学院战役指挥班深造,前途似乎一片光明,军内甚至“预测”他会进入海军最高层。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陈伟文1990年7月从海军指挥学院学习结束以后,被平调到海军广州舰艇学院任副院长,从作战单位转到了非作战单位。1993年3月,陈伟文又被安排进入党校学习,似乎又有担任重要岗位的希望。可1993年7月学习期满后,陈伟文仍回到原单位海军广州舰艇学院,继续担任副院长,仍是副军职。

  1995年6月,58岁的陈伟文被安排提前退休,这让很多人难以理解。在此期间,陈伟文还曾经承受着各种不为人知的争议和不公,真是一言难尽……

  【深耕战争史,弘扬正能量,欢迎投稿,私信必复】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南沙海战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