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他的公开身份是副领事,实际上是中情局在海外殉职第一人

他的公开身份是副领事,实际上是中情局在海外殉职第一人
2020年11月28日 08:46 新浪网 作者 这才是战争V

  美国人对中国下黑手,并非开始于抗美援朝,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前就已经开始了。美国人的黑手,也不仅仅落在东北边境之外,在中国的西部,美国人也都没闲着。CIA(美国中央情报局)每一个死亡的特工,在中情局总部的大理石墙上都有一颗星,其中第一颗星,就死在中国,从新疆经西藏前往印度的路上。这颗星的主人长期不为中情局所承认,直到2000年才正式落实,给了遗孀相应的待遇。这颗星的主人叫道格拉斯·麦基尔南,Douglas Mackiernan。按照我们的习惯,称他叫马克南。

  

  马克南的公开身份是美国驻乌鲁木齐领事馆的副领事,他并不是因为不受重视才被安排到新疆的,相反,他是因为能力强受重视才去的新疆。因为当时苏联正要在哈萨克斯坦搞第一颗原子弹的爆炸工作,而美国人当时有一个猜测,认为苏联的一个可能的铀矿来源是新疆。但是直到苏联的原子弹爆炸,马克南并没有得到明确可靠的情报。苏联原子弹的情报是美国空军从设在巴基斯坦和伊朗基地起飞的飞机截获的粉尘以及地震波的振动记录得到的。

  之后新疆面临和平解放,马克南自愿留下执行销毁密码设备等工作,顺便煽动了一次叛乱。他本来应该在7月29日撤退,但是他多呆了两个月。之后在叛匪匪首乌斯满安排给的向导带路下,从新疆前往西藏,准备与西藏噶厦政府会合后前往印度,然后回到美国。他们一行艰难的走出塔克拉玛干沙漠,然后翻越天山,之后在无人区过冬。1950年3月20日,他们才开始了进入西藏的最后旅程。沿途,马克南一直与华盛顿保持联系,报告自己的方位,并且要求华盛顿与拉萨当局联系,为他们获得入藏的许可。他们希望进入西藏之后,藏方能够派遣一支卫队来护送他们。华盛顿在辗转与拉萨联系之后,复电马克南,确认他们将在新疆与西藏交界处受到欢迎。

  1950年4月29日,马克南一行终于见到了藏人。然后,马克南就没有然后了,他被击毙了。没有被打死了的同伙被押送着去拉萨,路上,噶厦政府派来的信使终于见到了他们,只是马克南已经死了。马克南的尸体就地掩埋,依当时的情况,恐怕是无法运回美国的。

  

  马克南所策动的是新疆尧乐博斯和乌斯满匪帮叛乱。尧乐博斯是巴楚县哈萨克人,和他一起叛乱的贾尼木汗是阿勒泰的哈萨克人,另一个叛匪乌斯满是可可托海的哈萨克人。这几个人,尤其是乌斯满,梦想的还是自己做藩王,谁不让他痛快他打谁,因而也很容易被煽动。

  

  马克南在陶、包(陶峙岳、包尔汉)通电起义前夕,指使省政府委员、阿山区专员乌斯满联合省政府委员、财政厅长贾尼木汗,挟持1.7万多名哈萨克牧民,纠集2000多名武装分子进驻巴里坤草原,并串通省政府高级顾问、哈密区专员尧乐博斯,联合巴里坤草原上层反动分子,摆出一副叛势待发的态势,严重威胁着和平解放后新疆社会的稳定。

  

  当时新疆的驻军有中央系胡宗南的部队,而三区民族军与胡宗南的部队在玛纳斯隔河对峙,还有战斗力最强的马步芳的整骑一师(原青马骑五军),这支部队是当年在河西走廊围剿西路军的青马主力。因为在1945年时被派到新疆对付三区暴动,没能赶回去参加兰州战役。后来马家军败亡,这支部队在处于混乱中。此外还有乌斯满哈萨克武装、哈密吐鄯托等地暴动武装 。这些叛匪比日本鬼子还要凶残,丧尽天良、无恶不作。

  

  与尧乐博斯叛匪交战的是六军部队。六军部队到哈密后,部队在几百公里方圆分散驻守。其中副营长1950年3月,胡青山率二连进驻伊吾。兰州战役时,六军主攻马家军三大主阵地之一的营盘岭,胡青山率2个连突破马家军三道防线,被一野授予了特级战斗英雄称号,军事技术相当过硬,是个神枪手。

  1950年3月30日凌晨,连队正在出操,突遭弹雨袭击,暴乱开始了,尧乐博斯叛匪中由伊吾原县长艾拜都拉率大批叛匪包围了伊吾。

  这时,二连连长带了2个班外出搞生产,在伊吾县城内只有108人。面对突发的情况,胡青山立即命令2个班加半个炮班,迅速抢占最关键的北山碉堡。其余的兵力布置在各防御要点上,胡青山居中指挥 。

  解放军战士们身背冲锋枪,手拿上了刺刀的步枪,腰中都是手榴弹,与叛匪展开恶战。二连的战斗骨干军事素质相当过硬,叛匪连续攻打多日,伤亡惨重。以至于叛匪互相之间都告诫其他人:这些解放军全是神枪手。

  另一个方向,二连连长赵富贵带出去搞生产的2个班却遭到叛匪伏击,全部牺牲。

  而增援的一个营行至半路被向导所骗,误以为伊吾已失守,于是撤回。那个向导是叛匪派出的奸细,在返回时把解放军带进叛匪的伏击圈,一个营伤亡过半。3门迫击炮和6挺重机枪都被叛匪夺去,反过来攻打伊吾。

  在失去救兵的情况下,胡青山率二连坚守了整整40天。这时六军主力部队将其他地方的叛匪清剿完毕,由团长任书田亲自率领一支部队前往伊吾查看情况,终于解救了二连。这就是著名的伊吾保卫战。

  

  另一个闹的比较凶的乌斯满,是哈萨克族。乌斯满的名言是:“我是胡大让我来到这个铁的世界来恢复那个金的世界的哈萨王”。乌斯满特别凶悍,枪法尤其好,在哈萨克牧民中很有鼓动力,他和三区也打,还帮着骑五军打外蒙,但扯旗跟解放军对着干,就不能容你了。而马克南煽动叛乱后就逃离了迪化,向导就是乌斯满给他派的。

  这个乌斯满是神枪手,抓他的过程可谓惊心动魄。1951年,乌斯满陷入走投无路,被六军的部队追到甘青交界一带,进入了解放军三军的辖区,三军就是兰州战役插到黄河铁桥堵住青马“独木桥”的部队。追剿部队发现踪迹后一路死追不放,抓住他的战士是三军的文书孔庆云,这个文书可不是普通文书,他曾任部队的马术教练。

  乌斯满的人越追越少,手下的叛匪有的夜里被抓,跟着他逃跑的都因为马跑不动等着被俘。可乌斯满的马好,还在继续逃,最后抓他的只剩下6个解放军战士。因为马不如他的,乌斯满越逃越远。这6个战士决定冒险从结冰的湖面上抄近路,先是两人滑倒,剩下四人,乌斯满在马上回头一枪,一战士受伤落马,紧接着又是两枪,两战士坐骑倒地,高速奔驰中,转眼就剩孔庆云一个人。

  乌斯满回身频频射击,可无论如何就是打不中孔庆云。乌斯满是出名的神射手,这下他恼了,跳下马在地上支起枪叉子,连续两枪都没打中,来不及打出第三枪,孔庆云已经冲到了眼前。

  两人在厮打中孔庆云被压在身下,这个乌斯满体重300多斤,力大无穷。孔庆云使劲向后掰乌斯满右手的两个指头,才勉强抗住,但还是被他死死压住。这时之前一个马被打中的战士赶上来捡起乌斯满的步枪,一叉子插在他背上,疼得厉害才束手就擒。就这样,还因为他身上穿了好几层皮衣,居然没能插死他。缠住他的是连部文书,制服他的是连队炊事员,又是炊事员解决战斗,这就是解放军的战斗力。

  

  叉子枪就是这么个东西,叉子可以做支架,也可以做刺刀。这张图片就是个示意图,实用的叉子枪的叉子一般不会突出枪口这么长,在西藏北部干掉马克南的也是这种枪。

  

  乌斯满和贾尼木汗后来在乌鲁木齐被枪毙,只有尧乐博斯跑去了对面,还和胡适成了好友,而美国朋友早就跑了。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