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魏晋风流,不过是一群世家豪门的彻夜狂欢

魏晋风流,不过是一群世家豪门的彻夜狂欢
2020年11月29日 09:29 新浪网 作者 这才是战争V

  三国时一个叫做许子将的神秘隐士,曹操曾多次登门拜访,只为了得到他一句话。

  那么这个许子将究竟是谁呢?

  一切要从汉代的官员选拔制度说起,汉自武帝时“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后,便以察举制度来选拔官员。所谓的察举制是指中央来设立科目,制定相应的标准和条件,由指定官员(一般是各郡的太守)来向朝廷推举合格者,其本质是以儒学为标准来选拔人才。根据儒家的思想,强调为人立身以孝为本,任官从政以廉为方。最初察举孝廉原为两个科目,即是举孝一人,察廉一人。然而随着时间推移,两者逐渐混同于一科,所以被推荐者被称作孝廉。

  这项制度在推行之初尚比较严格,但是之后就流弊深重,尤其到了东汉,每年地方上所推荐的孝廉基本被世家大族所把控。士人们掌握着地方舆论,他们相互点评,制造声势,世家中的优秀子弟往往十几岁便能闻名于天下,从而直接影响到每年察举的结果。

  这种情况到了魏晋之时发展到了极致,九品中正制的推行使得阶级愈发固化,甚至到了“上品无寒门,下品无世家”的地步。世家大族的子弟什么都不干,在家躺着都可以做大官。社会的风气也随之变得浮夸虚妄。士人们开始追求用极其华丽的辞藻来互相吹捧。如竹林七贤之一的嵇康,便被山涛评价为:嵇叔夜之为人也,岩岩若孤松之独立;其醉也,傀俄若玉山之将崩。世家子弟们不用担心出仕,朝政由于时局的变化,多有不能议论之处。他们久而久之便养成了清谈的风尚,以玄议务虚为佳。他们或放浪形骸,或涂脂抹粉,精心装扮。王羲之任散骑常侍,只知每日喝酒,问政事一概不知。王衍时任太尉,终日清谈,坐而论道,信口雌黄(“王衍,能言,于意有不安者,辄更易之,时号‘口中雌黄’)。他被石勒俘虏后,其风姿绰约,仍令石勒陶醉不已。只是他为了活命,竟然劝石勒称帝,其无耻丑态,连石勒都十分唾弃,将他大声斥责而出,王衍知道将命不久矣,哀叹:“倘若先前不祖尚浮虚,合力匡济天下,犹可不至今日”。最终石勒命令军士半夜推墙将他压死。

  让我们把时间拉回东汉末年,汉末世林间以彼此品评才干为风尚。汝南的许劭、许靖兄弟在每月初一这一天,都会举行大名鼎鼎的月旦评,所谓“月旦”,就是月朔,即每月初一。许靖是许邵的堂兄,刘备建立蜀汉后,他官拜三公之一的司徒,而许邵便是许子将,唐代诗人卢擎在诗中曾写到,犹张皂盖归蓬荜,直谓时无许子将。许子将在十八岁时就得到“希世出众之伟人”的赞誉。在这一天里,这哥俩会对本郡乃至天下的士子们做出点评,用以品题人物。这个月旦评在世林间的影响极大,当时士人的声名成毁,完全取决于他们的只言片语之间。凡是得到称赞的很快就能闻名天下,而遭到贬损的则被人鄙夷。

  袁绍与许子将同是汝南郡人,后汉书记载:“绍有姿貌威容,爱士养名。既累世台司,宾客所归,加倾心折节,莫不争赴其庭,士无贵贱。”有一年,袁绍从濮阳令上卸任归家,随行车马仆从甚多,但是将入郡界之时,袁绍突然遣散宾客,并对随从说:“吾舆服岂可使许子将见。”意思是,搞这么大的阵仗,怕被许子将看见不好。袁绍遂以单车归家。从这段记载,可以看出袁绍的刻意图名。难怪他的老对手曹操,在与刘备青梅煮酒之时,说“今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本初之徒,不足数也。”不过有意思的是,有关月旦评的逸闻趣事,后世最有名应该是曹操的“求评”了。曹操出身阉宦之家,当时正值党锢之祸不久,士人与宦官之间对抗激烈。曹操常自惭出身,他年轻时被太尉桥玄所赏识,桥玄对他说:“君未有名,可交许子将”,曹操于是卑辞厚礼,造访许劭,反复固请,终于得到了“君清平之奸贼,乱世之英雄”这样一个评语,曹操听到后大喜而归,到处宣扬,从此知名于天下。

  袁绍、曹操都是当时的大世家子弟,袁绍的家族汝南袁氏更是号称四世三公,门生故旧满天下。他们也是不久后的风云人物,然而面对许劭、许靖兄弟主持的“月旦评”,他俩一个顾忌畏惧、生怕影响自己的声名,一个主动相求,得到后便大喜而归。由此可见“月旦评”在当时社会的影响力。然而毫无疑问,月旦评的评价对象只会在士人之间,一般的老百姓当然没有被评价的资格。士人与老百姓(黔首)之间有一道看不见却难以逾越的鸿沟。

  毫无疑问,这道鸿沟严重的阻碍了社会的发展,使底层人民丧失了上升的空间。东晋衣冠南渡以后,门阀之势不减反增,晋元帝司马睿在健康建立流亡政权后发现,当时几乎国家所有资源都掌握在世家手里,而他只不过是徒有虚名的皇帝而已。司马睿只能让出权利和皇帝的尊严,被迫与世家大族们共治天下。

  不过在士族们看来,自己家族的门第声望远比国家利益重要多了。他们绝不会为了国家的利益而去牺牲半点自己的门第身望。权臣桓温手握重兵,北伐有功,因门第不显,纵使娶了南康长公主为妻,仍然被当时的门阀大族讽刺为老兵。

  等到东晋灭亡,各路军阀开始染指皇位,世家大族依然故我,连皇帝的舅舅都能当面侮辱。

  毫无疑问,这些所谓的显赫世族完全就是依附在帝国躯体中的寄生虫而已,他们掌握着帝国的权柄,却只图自己享受,让中华帝国陷入长达几百年堕落之中。南宋词人陈亮在其名作《念奴娇》中写道“六朝何事,只成门户私计”。

  士族的腐朽与愚蠢最终导致了他们灭亡,因拒绝侯景联姻的请求。侯景之乱时,这些自持身份的无用之徒全部被侯景屠杀歹尽。而正是这些人还被吹捧为魏晋风流。

  那些旧时王谢堂前燕,最终还是飞回了寻常百姓家。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