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越南人为革命,伪装中国人留日本,获康有为指点,家家挂孙中山像

越南人为革命,伪装中国人留日本,获康有为指点,家家挂孙中山像
2020年08月07日 12:50 新浪网 作者 所谓学馆V

  1884年,越南的顺化王朝和法国签订第二次《顺化条约》,越南朝廷除有民族气节的大臣弃官归乡外,大都选择苟安或为殖民者效力,为法国鞍前马后欺压自己国家的民众。和投降派形成对比的是,广大的越南百姓从南到北点燃起义烽火。

  

  越南反抗者

  义军听从朝堂上退下的主战派差遣,拥护从京城逃出的幼帝,各地的义军也用“勤王”的名义抗法救亡。义军是顽强的,作战讲究灵活,但终究敌不过法国人的分化和武力。可是越南有很多志士,他们开始思考自身、提升自己的能力。

  他们将目光投向前宗主国——中国。

  中国和越南有很多相似处,都遭西方轰开大门,都是落后的农业国,而且两个在思想上有很多渊源。

  近代中国的每件大事几乎都能影响到越南,清末的维新变法和辛亥革命对他们触动很大。虽然这些运动有些很失败,但还是能激发越南学习并效仿。

  

  甲午战争后洋务运动破产,催生出维新人士,这以康有为和梁启超为代表。虽然变法只有103天,却被越南人视为先进的思想。当时的越南完成了对越南的军事征服,勤王运动的失败让越南进入一个抗法低谷,这也是越南革新的开始。

  越南的士大夫受中国文化影响很深,他们和中国的士大夫某些方面很相似。这就让中国的维新派人士编纂的一些书籍顺利为越南读书人接纳,康、梁的维新变法主张在越南士大夫身上发生共鸣。他们“专读汉语洋书,卢梭的《民约》,孟德斯鸠的《法意》”等。

  最终在20世纪初,越南在思想的积淀下将抗法运动再度推向高潮。其中首讲潘佩珠,他是越南民族民主革命激进派的领袖,越南版维新会、东游运动和光复会的重要组织者。

  

  潘佩珠

  潘佩珠是最早接受维新运动和康、梁影响的越南志士之一,使得他在青年时期就有了反抗法国殖民者的思想。于是他和阮诚等同组维新会,进行反法运动。参加维新会的多是士大夫出身的爱国者,他们自下而上实行,并将暴力和合法手段结合,远比中国的维新运动灵活。

  越南维新者认为“现在世界的列强,如果不是和我们同文同种就不可能援助我们。日本是黄种人最先进的国家,只要我们向他们说明利害关系,他们自然会帮助我们”。于是潘佩珠等经中国到日本,1905年5月到横滨后,就写信恳请梁启超会面。

  由于信中言辞恳切,梁启超感动之下同潘佩珠会面。二人谈论很多,梁启超建议他“摹写贵国沦亡之病状”告知全世界,并以此“鼓动多数青年出洋游学”提升民族智慧。而且梁启超还要潘佩珠建立学校,以培养救国人才。这些全是梁启超在中国变法之心得,潘佩珠得到如获至宝,完全按照梁启超的建议办理。就有了东游运动,即送青年人到日本学习。

  

  此后梁启超还介绍日本政界要人大隈重信、犬养毅等,犬养毅将孙中山介绍给他。可以说越南新式抗法运动的起始,梁启超起了莫大的作用。

  东游运动的青年最终是要回国参加抗法运动的,除了文化课程,最重要的就是军事。潘佩珠希望犬养毅能帮助,但日本政客明确表示日本不可能援助越南,只同意培养送到日本的越南青年。

  即使没有日本的鼎力相助,东游运动的作用还是在3年之内就迅速发挥。法国慌了,勒令越南关闭所有派送留学生的机构,逮捕维新人士,禁止越南人向日本汇款。

  

  托头者犬养毅

  那时的越南人在日本很难生活,为了避免外交麻烦,他们乔装成中国人掩护自己革命。1908年,日本和法国签订协定,共同扑灭越南东游运动。日本下令国内的越南留学生团体解散,并将他们驱逐出境。次年,潘佩珠也被驱逐出境。

  诚如梁启超当时对潘佩珠说,找日本人帮忙无异于引狼入室。

  因为越南的抗法人士早和孙中山有接触,对孙中山的主张他们也很熟悉,当武昌起义推翻清朝后。越南革命者将目光再次投向中国,他们期望能学习中国。

  毕竟东游运动走入历史,必将有取而代之的东西。

  

  他们将希望寄托中国革命,辛亥革命传到越南后,河内很多家庭挂起孙中山像。潘佩珠召集会员在广东广州开会,成立越南版的光复会。但是他们发动的起义都失败了。

  可见近代中国和越南的步伐是一前一后,两国有着相似的道路,越南承受了许多中国思想。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